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

2019-02-24 22:13阅读:
在本文的(上)篇里,基本上把鹿儿岛旅行的主线撸了一遍。展望—城山,庭院—仙严园,商店街—天文馆,历史记忆—知览,温泉—指宿,神社—雾岛,登山—开闻岳/高千穗峰,海景—长崎鼻,火山—樱岛,美食—黑猪/鸡肉刺身/鲤鱼洗
毫不夸张的讲,在以上所有领域​,鹿儿岛都是日本最最拔尖的水准。所以把上一篇交代完了,其实也就差不多算是到位了。但!鹿儿岛的精彩之处还远不止如此。最简单来说,可以作为独立旅行目的地的奄美群岛也是鹿儿岛县的一部分,至于更近的种子岛特别是世界遗产屋久岛也常常会被硬排进鹿儿岛旅行的行程中。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
佐多岬眺望南方诸岛
而就算再进一步排除南方诸岛,鹿儿岛还是有很多值得一去的王牌景点(别忘了,鹿儿岛可是由萨摩和大隅两个半岛组成的,而前一篇的景点几乎全属于萨摩一侧)。比较可惜的是大隅这边的景点大多没有公交可达,但作为鹿儿岛游记当然也不能将它们拉下,于是就有了这个中篇(下篇则留给屋久岛和奄美大岛)。

​佐多岬:日本本土最南

基本上来说,最东西南北中都不过是个噱头,大马路边光秃秃的宗谷岬就算有日本最北的名号也没什么特别的魅力可言​,反过来根室半岛最尖端的纳纱布岬就算没有日本最东的噱头光凭一路上纯绿耀眼的风景也足以醉人。而日本本土最南的佐多岬,特别过人之处就在于它的秘境感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左大隅右萨摩
鹿儿岛由萨摩大隅两个半岛组成,但比起萨摩半岛最南端阳光明媚的指宿海岸,大隅半岛的南部完全都是山区,最多只有几个零星的渔村。而这便是佐多岬秘境感的天然由来。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佐多岬的蓝
九转十八弯好不容易把车开到佐多岬景区入口,结果下车就会发现离观景台还有非常长的距离(左图就是在景区门口拍的)。
但所谓的秘境感必然需要这样的元素(而不能让游客一蹴而就)。​前文已经提及,宗谷岬评价不高的根本原因便是在于它就在大马路边停车便是,然后圆溜溜也没有任何向海中刺突的锐度。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佐多岬灯台
佐多岬就不仅有极为明确的尖突,前往海角也需要​穿过一片小小的密林,会途径一些起伏和分叉。
而更妙的是海角的灯台孤悬于外面的小岛之上,似乎在用自己的存在提醒到访者,这里便是最南的尽头了,再往前已无路可走。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废弃岗哨
不过事实上佐多岬这个本土最南,眼前就是嚣张大喷烟的萨摩硫磺岛(参见本文题图)。这一方面当然增添了佐多岬景点的丰富性,但另一方面也导致佐多岬最南这个名号多少显得有点尴尬——视线所到之处就是几个大岛屿,无法激发在世界尽头放纵嘶吼的特殊情绪。
幸好佐多岬这里废弃岗哨​留存下来的断壁残垣颇有质感。要对抗景点人工介入带来的风景衰减,最理想的状态其实也就是这样——废墟遗迹,及自然的反侵入,最能让游客产生人类活动已经退去的错觉。
于是尽头的寂寞滋味,也就油然而生。​

​西原台:鹿儿岛湾全景大展望

总体上多山的日本,倒是有一个额外的乐趣——总是尽量靠海边修公路以降低工程难度和成本。大隅半岛也不例外,一条主路,一边贴近大海,另一边就是火山堆积物垒砌起的山崖。车开在海边,一路能隔岸欣赏对面的开闻岳以及侧面的樱岛(樱岛过于庞大,侧身露出一段也足够有存在感了);开上山,则可以俯瞰鹿儿岛湾的全貌。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鹿儿岛湾全景
鹿儿岛湾和东京湾形状类似,大小相当。但若是要比展望风景,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东京湾一是缺展望高台(关东平野的关系),即便现在有了人造晴空树之类,但下面的楼房杂乱无章,港湾也是拥挤繁忙(集装箱船队简直像是海中的高楼大厦群),就是一种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陷得更深的闷燥感(所以晴空树这个景点评价很低。。。)。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佐多岬方面


而鹿儿岛湾就大不一样,一边是尽头的佐多岬。隐约还能看到南方离岛。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开闻岳方面


转眼看向开闻岳,山虽不高,但孤悬海上无遮挡,一眼便可望穿这完美锥形。​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鹿儿岛方面
鹿儿岛方面​也没有任何局促感。樱岛悠然的喷着白烟,仿佛与世无争。
大隅半岛山路崎岖难开,前往西原台甚至要走上一段林道。但好处就是游客稀少,甚至在新年长假都能独享这样的美景。再对比拉踩一下永远都是人满为患的东京湾​展望点,心情就自然往很高很远的地方飘去了。
雄川之泷:深山宝石
论风景水准,大隅半岛甚至可能还在萨摩半岛之上(樱岛其实都是属于大隅这边的),但论观光开发,简直就差到了一塌糊涂。通往佐多岬的公路和游步道居然是2018年才刚刚开通,西原台无正规道路可走要借用森林管理员和登山客用的林道,而因大河剧片头名声鹤起的雄川之泷甚至直接地图上查无此泷。。。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雄川之泷入口
所以呢,即便这不是一篇自驾游攻略,也一定要先把位置关系梳理一遍。地图下面的星是前一节介绍的西原台,红点是雄川之泷的车辆入口,一路沿溪谷开进去,中间的星就是停车场位置。从停车场再要走上十五分钟左右,右边蓝色的标记才是雄川之泷展望所。关键问题在于从地图上看很明显雄川之泷离其他道路更近,但如果不从较远处的公路开进溪谷道路,再怎么绕也绕不对地方的。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绿宝石
那折腾这一大圈到底值不值得呢?还是看图说话吧。。。​​虽然名字是叫做雄川之泷,但这瀑布其实并不以雄壮的气势取胜。特殊光照条件下的色彩以及岩壁潜流才是看点,颇有那么点小家碧玉的意思。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全景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放大
日本多山多溪谷,所以沿清流休闲远足倒并不是那么稀罕。大隅乡下连入口都难觅的雄川之泷能瞬间爆款,大河剧片头的活广告当然是主因,但其本身也确实极有特色。因为任何溪谷最终都会以一个断崖(=瀑布)作结,而雄川之泷给人一种以大见小的奇妙感觉——瀑布本身似乎仅仅只是翠绿中的露珠点点而已。
于是这样的终点,也就成了最安宁的远足目的地了。

曾木之泷:人类活动自然景观

按自驾游的路线,雄川之泷之后顺路就是樱岛和雾岛。不过这两处在上篇已经介绍过了,在中篇就跳过他们直接来到鹿儿岛之旅的终点:曾木之泷。
最基本的事实是,​曾木之泷本身就是日本最宽的瀑布、也理所当然的被选为平成百景之一(平成百景并不是指平成年代的百景,而是平成年代票选出的日本百景。具体的排位高下肯定是有争议,但一百个景点本身都是绝对过硬的)。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曾木之泷小全景
日本的水资源极为丰富,但总体上河道规模不大,所以必然会有易泛滥的问题。曾木之泷所在的川内川就像萨摩人一样性格刚烈,洪灾多发。而曾木之泷最神奇之处则在于,它虽然是日本最宽的瀑布,却完全没有因为宽阔而削弱水势——古代鹿儿岛火山群大喷火时降下的火山喷出物把这里搞得杂乱崎岖,水流通过百般受阻,自然势头更猛。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瀑布主体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重建的大桥
但曾木之泷的魅力还不仅仅在于奇丽的景观本身。平成百景是游客投票,曾木之泷广受欢迎(这个景点的高评价甚至可以追溯到九州征讨时的丰臣秀吉)而入选。但日本瀑布百选这个半官方性质的专家评选中,曾木之泷却名落孙山。
原因便在于左图的大桥(现在位于曾木之泷下游),原本就直接架在曾木之泷景点的头上!逻辑其实很简单:水流量巨大——造大坝/水利发电——工程交通需要——在最方便的地方架桥。
但这个逻辑只是纯粹的工程逻辑,几十年前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工程的逻辑也必须将环境因素纳入考量。 ​日本瀑布百选将曾木之泷排除在外,虽然显得不太公道,但(作为半官方组织)这种态度本身是极为正面和积极的。
无关九州:最遥远也最美好的鹿儿岛(中)樱花,红叶和川鱼也是这里特色
于是曾木之泷头顶上的大桥就被转移到了更合适的位置——新的位置不仅无碍景观,甚至本身变成了一个优质的观景台!
而作为川内川泛滥问题的一个关键节点​,曾木之泷河段的疏导工程也体现了与自然景观和谐共处的新世代理念。并不是简单粗暴的开洞、踏平、增加水流通过量,而是在平行位置巧妙营造一个小溪谷。在平和期溪谷里只有涓涓细流(也就是不会抢走曾木之泷气势之源的河水流量),游客甚至可以沿溪谷休闲散步;到洪水袭来时,新修的溪谷瞬间就化身为疏导用分流河道,与曾木之泷并肩作战(洪水来临时本身也不存在什么景观的说法了,所以分流也无妨)。
从嚣张大桥顶上飞到​低调水路林中藏,其实不过五十年。这也是经济高速发展的五十年,所以尚有余裕来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之后则或许是经济衰退中工程老朽化的五十年,就需要更大的智慧来应对各种难题了。
鹿儿岛游记的中篇大概就写到这里。开闻岳和雾岛山登山将会放到日本百名山登山的博文里,而奄美大岛​和屋久岛则是预定中的下篇。鹿儿岛旅行的水准和充实度远远超过了预想,也绝不是这三篇所能涵盖,只希望这系列游记能稍微起到一点提示作用吧。

本期图集

https://pan.baidu.com/s/1VkrqwrEH8ArkjGdzh6t2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