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的女人能坏到哪儿去?

2019-08-14 08:37阅读:
有一回看个文章,谁写的忘了,一男一女做完一场,男人喊着饿了,女人披个衫子去了厨房,嘟嘟说着啥也没有呀,又说,还有两根儿葱……不一会儿,男人闻到了葱的香味,过了一会儿,女人端来两张薄饼,那是他一辈子吃过最香的葱花饼,那时他老了,她也老了,戴个老花镜坐那儿剥莲子,莲子清如水,像一幅油画。
这个印象就留在心里了,时不时想起来。
有位朋友,快不惑了,恋爱不止,只是没能成家。每次分手都来一句,女人越来越坏了。我不喜欢男人动不动朝女人泼冷水,更别说泼脏水了,有一回问他,你是不是也是越来越坏了咧。他沉吟一阵点着称是,我说人这一辈爱是有限的,要节约才行嘛。
过一阵子,从网上发来两个照片,一张是他和一个女子学泰坦尼克号男女主角迎风抱立,一张是他跟一个女子相对而坐,那位女子举筷子朝着剁椒鱼头,眉眼生动。他问,哪个合适做老婆?
我说,以我的意,要选吃鱼头的这位。为啥?
一般来说,爱吃的人对于食物都有着深情厚意,知道冬笋的好,也晓得春笋的好,尝得出黄瓜里的阳光味,豌豆的清甜,或者有点像初恋。面对富态透亮的红烧肉,敢一筷子扎下去,满口的肥甘,多好的一口,真是人间值得。
一块豆腐除了小葱拌它,自然还有许多搭配,而这个搭配是自己倒腾出来的,芸娘会茶叶放在荷花里,轻轻系了花朵,第二天取出来,吃上一杯独一无二的茶,这单是茶了,也有情,也有趣。
如果一个爱吃的女人,又喜欢做吃的,那就不会坏了,就像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一样,就像白水煮豆腐那也是要花心思的,更不说一桌饭菜了。
男人如果遇到这样一个女人,如果不能珍惜,是要栽跟头的。
后来,他果然和那位吃鱼头的女子结婚了,婚后几年,据说如鱼得水。
这两天看蔡澜先生的一本书,他写爱吃的人值得交往,自然有他的道理,蔡澜说他会看人,为啥会看人呢,因为他对着镜子看自己,看见了一只老狐狸。嗯,就是老奸巨滑。
蔡澜文章里举了一个例子,说一些宴席中,太太什么都吃,胖得要命。而先生呢?瘦得像电线杆,他一举筷,太太即刻发出警告:“胆固醇已经那么高了,还敢吃?你吃死了不要紧,千万别爆血管、半身不遂要我照顾!”
这有点扫兴。吃货哪能这样干呢,只管吃,吃坏我照顾!这样才好。
一般来说,爱吃的女人要是不好,也坏不到哪儿去,爱吃的男人也一样。汪公子汪朗写汪曾
祺吃他做的夹沙肉,吃了几块直嚷着,不能吃了,再吃要死人了。说话之间,一筷子下去,又是一块夹沙肉。
他们对食物的深情,照耀着其他,这才是饮食男女。(自公号“南在南方me”,欢迎垂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