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北野代表作:马嚼夜草的声音

2016-09-09 11:25阅读:
马嚼夜草的声音
北野
马嚼夜草的声音
和远处火车隐隐的轰鸣
使我的水缸和诗行 微微颤抖
这正是我渴望已久的生活啊
葵花包围的庄园里 夜夜都有
狗看星星的宁静
我还需要什么
假如我的爱人就在身旁
孩子们在梦里睡得正香
我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邮局
隔三岔五送来一两个
手写的邮包
1995年夏于乌鲁木齐
这首诗是北野32岁写的!20多年过去了,至今令许多人共鸣,俺是其中之一。
俺猜拥有自己的一个庄园是许多人的朴素梦想吧。
诗中“葵花包围的庄园”,其实在新疆应该就是常见的农家庭院。
因为本人一直生活在新疆,父母也曾有过类似的庭院。现在自己花了一生的积蓄也购置了
这么一处类似的庭院,有一亩来地可耕种,无非也是满足回归田园生活的长久渴望。
我曾开玩笑说,我们这代人的农耕基因异常强大。一方面是一辈子几乎都居于闹市,
从事着现代工业的劳作,另一方面则是喜欢去乡野草原山里,放放心灵接接地气。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并不仅仅是诗人的专利,而是人类共同的向往吧!
这种纠结的情感,即一方面是对西部现实中仍存在的传统的宁静诗意生活的肯定,
另一方面则是对噪杂城市生活的否定,同时也有对现代文明生活的期盼。
这在北野的诗歌文本中体现的很分明:近处“马嚼野草的声音”与“远处火车隐隐的轰鸣”
立体交响,传统的“水缸”与现代的“诗行”悄然互动;
想要的小小的“葵花包围的庄园”和无边的“狗看星星的宁静”似乎仍不够,
既要内有酣睡的妻儿,还要外有代表着现代文明的邮局,
而且还偏执地要求着传统的“手写”的邮包。
相互纠缠的对比分明的两组意象浑然一体,貌似宁静,实则紧张,
曾经实有的小小邮局,已被虚拟的电邮所取代。可能的生活,不可能的现实!
马在咀嚼着夜草
,人在回味着这一切呃。
这首诗与海子的那首著名的“面向大海,春暖花开”其实异曲同工,
只是海子更年轻而热烈奔放,北野更成熟而沉静质朴。
二者都对诗意地栖居充满向往与歌颂,海子的首句就是“从明天起.........' ,
直接否定了当下的生活,而北野的态度则显得平和得多,
对存在的合理性既肯定也否定。
两首诗都强调了”通信“的不可或缺性,都想要超越传统生活。
诗歌源于生活但也高于生活,朴素梦想成就朴素的诗歌,这首诗算是典范吧。
仅仅12行,简洁有力,直达人心!静与动,近与远,小与大,内与外,虚与实,明与暗
有层次,有对比,张力十足,遣词炼句,精准到位,似乎是自然流露,
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不多一字也不少一字。
让人感到北野这个表面看上去的粗犷汉子,实在是细腻至极,
从谛听“马嚼夜草”这一易遭忽略的声音形象到“狗看星星” 这一有趣
有味的视觉形象,无不是体察入微,丝丝入扣,词语组合精妙,匠心独运呃!
听说北野唱歌极好,对声音极敏感。“马嚼夜草的声音”这个词组所塑造得
音响形象,是北野戛戛独造,几乎成了他的标签。
事实上,北野的诗歌看似散漫,但内在节奏或音乐感相当强,
几乎读不到其他现代诗常见的拗口或过分暴力的句子。
我喜欢北野的文字,像许多人一样。这么多人喜欢他的文字必定有这么多的缘由。
不同的人在喜欢北野这点​上至少是共同的,但喜欢的程度乃至喜欢的着眼点,肯定是各有各的不同。​误读是普遍的,甚至是合理的,因为作品离开母体后其自身是有生命力的,​如果我的感受冒犯了其他读者甚至作者本人,还望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