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大题材的短小创制---三首诗

2017-07-21 13:24阅读:
《南京大屠杀》
 作者:朱剑 (70后)
  
   墙上
  密密麻麻写满
  成千上万
  死难者的名字
  
  我看了一眼
  只看了一眼
  就决定离开
  头也不回的离开
  
  因为我看到了
  一位朋友的名字
  当然我知道
  只是重名
  
  几乎可以确定
  只要再看第二眼
  我就会看见
  自己的名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作者:田间(延安时代的街头诗代表)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
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
作者:约翰.邓恩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
每个人都是那广袤陆地的一部分
如果海浪吞掉一块岩土,欧洲就小了一点
如果海岬失去了一角
正如你的朋友或自己的家园被冲毁
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有所缺失
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难解难分
千万别打听: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你而鸣
我是最近才读到70后诗人朱剑的《南京大屠杀》,立刻感到遇见好诗了,难得一遇的好诗!
联想到抗日时期的擂鼓诗人田间的街头诗名作,又联想到邓恩的谁都不是一座孤岛。
3首都可称之为短诗中的巨制。
邓恩的诗是自己试译的,流畅性上没法与前二手的汉语诗相比。朱剑的这首诗,一般被看做“口语诗”的代表作,而田间的街头诗其实不就是“口语诗”吗!口语照样能出传世之作哦。所以作为大众(包括自己)的读者,不必对口语诗存偏见,口语诗作者也不必苛责他人,关键在诗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