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2019-12-05 14:35阅读:
和欧洲许多教堂一样,坎特伯雷大教堂也是许多主教、国王和英法百年战争中名人的长眠之所。教堂东头圣三一小教堂南北两侧各有一座华丽的墓穴,北边是亨利四世夫妇之墓,南边是“黑太子”爱德华的墓穴。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爱德华(Edward,1330年6月15日-1376年6月8日)生于牛津郡的伍德斯托克(Woodstock),是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1312年11月13日-1377年6月21日)与埃诺的菲利帕的长子。爱德华三世加封他为切斯特伯爵、康沃尔公爵(1337年)、威尔士亲王(1343年)。他是英法百年战争第一阶段中英军最著名的指挥官,16岁就在克雷西会战中独立指挥一支部队,取得辉煌战功。“黑太子(The Black Prince)”之称的来由说法有二:一是他经常身穿黑色铠甲而得名;二是他洗劫了阿奎丹公国(今法国西南部分),法国人认为他心黑手狠而称之。其实,“黑太子”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16世纪,他在世时并没有这样的称谓。可惜的是他比父亲早一年去世,未能称王。他的儿子继承了王位,就是金雀花王朝的最后一位英格兰国王理查二世(Richard II,1367年1月6日-1400年2月14日)
黑太子爱德华黑太子爱德华
“黑太子”的
棺墓上方悬挂着他生前常用物品的复制品,包括帽子、上衣、镀金的铁护手等。脚下还卧着爱德华生前最喜欢的小狗。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侧面三支羽毛的标记是代表和平的三支鸵鸟毛,被称为“威尔士王子的羽毛”。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还记得我在伦敦塔珍宝馆里看到的英国王冠吗?王冠中央的那颗红宝石,就是爱德华将其带到了英国王室,又被称为“黑太子红宝石”。爱德华被封为阿基坦公爵,留守在法国的领地。此时伊比利亚半岛也起了风波,西班牙的卡斯蒂利亚国王“暴君”佩德罗一世被自己的私生子兄长恩里克联合阿拉贡王国和法国赶出了王国,佩德罗向英格兰求援。英格兰也想借此机会控制西班牙,黑太子欣然出兵,迅速击败对手,把佩德罗一世重新扶上了王位。带着王室宝藏逃难的佩德罗一世为了表示感谢就把一批珍宝送给了爱德华,其中就包括那块红宝石。后来,它被镶嵌在英国国王的战甲或头盔上一代代流传,17世纪克伦威尔处死查理一世后,痛恨一切奢侈浪费,抛售王室珍宝,这块红宝石竟然标价仅4英镑卖出到了民间!直到查理二世复辟,一位布列塔尼珠宝商将“黑太子红宝石”献给了国王,红宝石再次回到了王室。1838年,有着“欧洲老祖母”之称的维多利亚女王登基,头戴新制的帝国王冠,正中央就是这块红宝石。
本图来自于伦敦塔官网本图来自于伦敦塔官网
其实,这块“黑太子红宝石”只不过是一块尖晶石,但因其见证了英国数百年来的兴衰荣辱,更显传奇和珍贵。
黑太子墓葬对面长眠着亨利四世(Henry IV,1367年4月3日-1413年3月20日)夫妇。亨利四世是兰开斯特王朝(House of Lancaster)第一任国王,兰开斯特公爵“冈特的约翰(John of Gaunt,1340-1399年)”的长子。1377年爱德华三世去世,黑太子的独子,年仅10岁的理查继位,由王叔约翰摄政。约翰手握大权功高盖主,理查二世继承了黑太子残忍的性格,却没能处理好和议会的关系。1399年约翰去世后,理查二世没收了兰开斯特家族的领地,这一举动让贵族们人心惶惶。同年,亨利迫使理查在伦敦塔退位,自己即位,就是亨利四世,从此开创了国王尊重议会意见的先河。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亨利四世体格粗壮、精力充沛、武艺超群,且虔诚、博学、健谈,还是个音乐家,晚年怪病缠身,据史料推测可能是麻风病。不同于大多数英格兰国王都葬在伦敦威斯敏斯特修道院,亨利四世要求葬在坎特伯雷,为的是离托马斯·贝克特的墓更近一些。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教堂北侧的围廊有一幅壁画,绘制于1480年,名为《圣尤斯塔斯的传说(The legend of St.Eustace)》,旁边有简短的介绍:这位圣人本名普拉西德(Placidus),曾是古罗马皇帝图拉真麾下一名将军,有一天他外出打猎,看到一头鹿的角之间闪现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形象,感到仿佛找到了通往天堂的道路,就带领全家皈依了基督教,自己改名为“Eustace”意为“坚定不移”。后来,他经历了被盗窃、生病等各种灾难考验(听起来有点像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壁画中描绘了最严重的三次考验,从下往上依次为:全家出海时,妻子被船长绑架;两个儿子过河时分别被狮子和野狼劫走;因为他的信仰,亲人又重新团聚了。罗马皇帝哈德良继位后,命人将他的妻儿放入一头铜牛形象的刑具里活活烧死,以此想摧毁他的信仰(因为哈德良对基督教进行打压),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他,因此他最终被封圣。
古人坚守信仰的方式我实在难以接受=。=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壁画旁的花窗制作于1180年前后,上两边的半圆图案里是《旧约》的故事,中间整圆里都是《新约》的故事。在中世纪的欧洲,识字的人不多,很多平民都是文盲,就只能通过这种绘画的形式传教,比如顶端有“东方三博士来朝”。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顺教堂北墙向东出来就是大回廊(Cloister)。回廊和座堂议会楼/牧师会礼堂(Chapter house)是修道院生活的中心。Chapter在英语中意为“章节”,起初神职人员开会时都由领导先诵读一个章节的教规,久而久之开会的地方就被称为“Chapter house”了。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回廊连接了修道院的不同部分,座堂议会楼被教士们用于举行每日会议,讨论日常活动,并诵读本笃会教规等,它也是英格兰最大的一座牧师会礼堂。大部分教堂的议会楼都是圆形且位于东南方向采光较好的地方,这里的却是长方形且位于教堂主体建筑的北边,也是比较特别的一个。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回廊拱顶上布满了古老的盾徽,记录了大教堂历史上所获的支持和保护。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回廊围合的草坪里埋葬着曾在这里供职或与教堂关系较为密切的人物。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教堂南侧的现代建筑群就是我所住的酒店和国际研究中心,提供一流的住宿和会议设施。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参观坎特伯雷大教堂,最早看到的应该是入口处的门楼,但由于我是住在大教堂里边,头一天又是开车从专门的车辆入口进来的,门楼就成了我在教堂最后欣赏的部分。如果不住在教堂酒店而是住在老城里,教堂不开门的时候只能看到这个精美的门楼。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这座大门最早建于16世纪初都铎王朝时期,门上方正中是亨利七世的盾徽,两侧有代表都铎王朝的玫瑰和吊闸标志。这座门是亨利七世为了纪念自己的长子亚瑟(Arthur Tudor,1486-1502)而命人修建的,他最器重的这个长子16岁便夭折了。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大门在1931-1973年间经历了漫长的修复,中间的耶稣也是1990年才按照原样重塑的,采用了复活后重返人间的形象,而不是常见的受难造型。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著名诗人奥登曾将坎特伯雷大教堂比喻为“灵魂的巨轮”,因为它承载了太多的历史文化积淀。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坎特伯雷作为英格兰地区的“后花园”,每年都吸引大批的游客。记得曾有人评价这里“人杰地灵”。其实,我对坎特伯雷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我抵达的那天已近傍晚,天空飘着小雨,晚上想逛逛老城,发现所有的商铺到了晚上6、7点就已经停止了营业。可能是因为天气问题,街头鲜有游人,路边却坐着不少流浪汉。也许是因为这里总有朝圣者吧,流浪的人们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施舍,坎特伯雷也是我整个英格兰之行中见到流浪汉最多的小城市。直到第二天早上游览了教堂,漫步至城外西门花园,才体会到这个集智慧与美景于一身的地方。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英国王冠上传奇的红宝石最早的所有者,就长眠于这座教堂里
历经上千年的沉淀,洗尽铅华后,朝圣的信徒们早已不再蜂拥而至,只有精致的花窗图案忠实地记录着昔日大主教的荣光,那些石头依然默默地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故事,行走其间仿佛隐约能听到石墙后的低诉声。今天的坎特伯雷有现代化的国际学校和艺术展馆,延续着这座城市的勃勃生机。
================
【作者:沙漠玫瑰】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近50个国家,200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