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2020-01-20 14:07阅读: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沙漠玫瑰_ 01-20 14:13
温莎城堡(Windsor Castle),坐落在伦敦以西约一小时车程风景如画的温莎小镇。作为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且仍有人居住的城堡,在漫长的历史中,这里由防御性的堡垒逐渐被改建为王室的居所,多位英国君王都在这里度过了他们的青葱岁月,如今仍是“超长待机”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官方住所之一。相比较起鱼龙混杂的伦敦城,女王似乎更喜欢温莎的恬静怡然。也因为王室的存在,温莎堡每天都会迎来大量世界各地的游客。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温莎堡分为上、中、下三个区,内部对游客参观的部分只有上区的玛丽王后的“玩偶之家”、北翼的国事厅(State Apartments),以及下区的圣乔治礼拜堂,入内时有免费中文语音导览。之前看攻略说参观上区只能按一条路线,不能逆行,但回来整理资料时发现我当时游览的路线完全和地图导览是反向的,也没有工作人员阻拦,看来这网上的攻略经常不准。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我到温莎堡国事厅入口的时候,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虽然雨中的温莎小镇景色打了几分折扣,拍出来的城堡照片也乌突突的不好看。可这阴雨连绵的天气,不正是英国的一大特色么?似乎是天意使然,暗淡的城堡外部更衬托出国事厅内的奢华大气。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国事厅大部分建筑都是查理二世复辟后修建的,19世纪乔治四世又请杰弗里·威雅维尔爵士(Jeffry Wyatville,1766-1840)对国事厅进行了大规模改建。乔治四世是个对法国一切事物都疯狂热爱的君王,将当时法国流行的洛可可风格带到了温莎,整座城堡处处凸显法式的奢华大气。不幸的是,1992年的一场大火毁坏了国事厅多个房间,今天看到的大多是修复后的样子。虽然遭遇火灾,但今天看到的国事厅,依然汇聚了哥特式、巴洛克式和洛可可式等不同风格。可以说,英国王室的辉煌与近千年的历史,都汇聚在这里了。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国事厅房间众多,我就按导览图上的游览路线介绍:
国事厅的参观从宽大的中央楼梯开始,如果有外国政要来访,也必须从这里经过。这里以前是一个内部庭院,杰弗里爵士在上面添加了玻璃镶嵌的屋顶,两侧墙壁排列有兵器和盔甲,保留了19世纪30年代威廉四世布置的样子。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上楼就进入了宽敞高大的“滑铁卢大厅”,这间大厅从1814年乔治四世执政时就开始筹建,但直到威廉四世继任整个大厅才完工。或许是英国那时就预感到了拿破仑气数将尽,次年6月,英国、奥地利、普鲁士和俄国联军在比利时滑铁卢击败拿破仑,从此改变了欧洲历史。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大厅墙壁采用了椴木雕刻装饰,这些装饰却是17世纪的作品。建造滑铁卢大厅时,拆除了破旧不堪的皇家礼拜堂,就把这些精美的雕刻安装到了这里。这倒让我想起了清朝时候太和殿失火需要重修,乾隆前往明十三陵时看到前朝皇帝陵墓上大殿里的立柱质量好,就下令用其他木材将其替换下来,把明朝的柱子安到了自己的宫殿里。
墙上挂着由托马斯·劳伦斯爵士所绘制的在滑铁卢战役中立下战功的英国将军的肖像和一些英国外交官的画像。在滑铁卢战役中统率盟军的威灵顿公爵(Duke of Wellington, 1769-1852)的画像挂在东面墙上正中央。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屋顶倾斜的天窗如同船尾的龙骨,大厅里的地毯可是有年头了,是为了庆祝维多利亚女王登基50周年(1887年)时,由印度阿格拉(Agra)监狱的囚犯编织的。整张地毯重达2吨,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无缝地毯,因为太大太重了,直到1894年才运到温莎堡。1992年的那次火灾中动用了50名士兵才将其卷起转移至安全地点。每年6月底女王都在这间大厅里为嘉德骑士团举行午宴。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从滑铁卢厅出来向北经过“候见室”,就到了绿色的“国王会客厅”。这里曾是查理二世的客厅,在此接见朝臣和其他显贵,他的贴身侍卫也住在这里。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再往前是国王寝室(King’s bedchamber),查理二世曾将这里用于早上和晚上接见的正式场所,或处理国家的机密时间。今天看到的深红色的丝绸壁挂是乔治三世时期留下的,替代了17世纪的镶嵌雕刻板。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国事厅西北角布满红色壁纸的是“王后会客厅”,最早是为了葡萄牙公主,查理二世的王后“布拉干萨的凯瑟琳(Catherine of Braganza)”设计。这公主的名字挺绕口,她却是英国历史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她将茶叶从葡萄牙带到英国,从此使红茶在英国上流社会风靡,开创了英国的饮茶文化。1834年将这个房间的天顶壁画换成了今天看到的石膏天花板,添加了威廉四世夫妇的纹章。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上面几个房间合围起来的是“国王餐厅”,离国王和王后的房间都很近,用膳方便。这里最早是查理二世的餐厅,19世纪60年代增加了天窗便于采光。抬头仰望,天花板上描绘的是众神的宴会,仔细看还有火鸡和鱼的图案。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国事厅最西端的是“王后舞厅”,最初为凯瑟琳王后而建,至19世纪30年代曾一直是温莎堡的主要舞厅。维多利亚女王在位期间安装了富丽堂皇的吊灯,墙壁上也陆续用肖像画做装饰。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国事厅西南角的是“王后召见室(Queen’s Audience Chamber)”,隔壁是“王后接见室(Queen’sPresence Chamber)”,用作来宾的等候室。这两间房间都保留了由安东尼奥·弗里奥绘制的精美天顶画,描绘了凯瑟琳王后乘坐天鹅车驶向神殿。房间里的壁毯是乔治四世在19世纪20年代购入的。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转到国事厅南侧就是整个北翼最大的房间——圣乔治大厅。大厅长55.5米,宽9米,杰弗里拆除了原来巴洛克风格的壁画和天顶画,用石膏板覆盖,再以木纹石膏做拱,绘制上自1348年设立嘉德勋章以来全部嘉德骑士的纹章。屋顶曾在1992年的火灾中烧毁,今天看到的是当代建筑家吉尔·唐恩(Giles Downes)重建,以橡木撑起新的屋顶,是20世纪所建造的最大结构的木屋顶。空白的盾形图案是因为撤销了骑士的嘉德勋位,涂掉了他们的纹章。所有嘉德骑士的名字、授勋日期和纹章编号都刻在大厅周围的镶嵌板上。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嘉德骑士团由国王爱德华三世于14世纪所创立,为王室服务,是英国最高级别的骑士团,女王就是骑士团的领袖。“嘉德骑士”是英国顶级贵族的象征。每年6月女王、爱丁堡公爵和其他24位骑士都在此集合,由女王带领前往下区的圣乔治礼拜堂参加每年的礼拜仪式。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东端的屏风也是20世纪新添加的,上面的四只神兽代表了组成英国的四个部分。后面墙上巨大的镀银和石膏嘉德勋章和玫瑰是英联邦国家赠送的礼品,53片花瓣代表了53个成员国。勋章前面是一尊身着盔甲骑在马上的“国王卫士”雕像。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再往前走就到了国事厅东南角的“灯笼式门厅”,曾在1992年的大火中毁坏的最厉害,因为它本身就是木质结构。这个房间是火灾后在原来的私人礼拜堂位置上建造的,连接起了国寓和半国寓。地上镶嵌有嘉德徽章和格言,中间十字图案的红色大理石产自德文郡公爵(Duke of Devonshire)庄园里的矿床,也因此得名“公爵红”。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上区的半国寓是19世纪20年代为乔治四世所建造的,起初作为国王的私人居所,现在被女王用来招待宾客,只在每年的10月-次年3月开放。这一排房间被杰弗里设计为供国王私人使用的客厅、餐厅和图书馆,充满了乔治四世的奢华品味,每个房间都精美绝伦,被认为是乔治四世后期室内装潢最精致的表现。
先看到的是“绿色会客厅”,最早被规划为图书馆,在火灾中北端被烧毁。地面上华丽的地毯是由路德维格·格鲁纳(Ludwig Gruner)专门为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设计的,曾在1851年世博会展出。但救火时地毯被水浸泡,早已脆弱不堪,现在房间已经不允许游客进入。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半国寓最东头是“绯红会客厅(Crimson drawing room)”,在1992年的大火中毁坏严重,天花板被烧塌,原来的镶花地板也被迫更换。重建的天花板有些是从原来的房间里抢救出来的。墙上挂着由杰拉德·凯利爵士(Sir Gerald Kelly,1879-1972)绘制的乔治四世兄弟姐妹、乔治六世和伊丽莎白王后的肖像画。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半国寓东北角是“国宴厅”,曾是乔治四世的私人餐厅,后被用于较正式的宴请招待场所。1992年火灾几乎毁掉了国宴厅的一切,今天看到的恢复成了杰弗里的哥特式设计。如今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在这里举办每年复活节前夜的宴会。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再往前走有一个小餐厅叫“八角形餐厅”,每当女王住在温莎堡里的时候,一家人就在这个小餐厅里用餐。餐厅位于布伦斯维克塔(Brunswick Tower)中,可以欣赏美丽的花园风景。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再往前走就绕回了国寓部分,滑铁卢大厅东侧是洛可可风格的中央接待厅,也是最能体现当时乔治四世追捧法国流行风格的房间。这里原本是温莎堡的主舞厅,墙壁采用了18世纪的法国镶嵌板,就连挂毯也购自法国。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参观的最后一个房间是滑铁卢大厅北侧的“嘉德王座厅”。顾名思义,新授勋的嘉德骑士们都在这座大厅接受女王颁发的嘉德勋章。这里曾是维多利亚女王的主要王座厅,房间尽头的华盖下放着富丽堂皇的印度象牙王座,两侧是骑士的座椅,椅背上印着骑士团的徽章。杰弗里改造时拆除了17世纪的天花板,换成了绘有嘉德勋章的石膏板;17世纪的护墙板和檐口保留至今;20世纪20年代玛丽王后又安装了橡木墙板。
英国城堡却装修成了法式奢华风,是贵族们的精神家园
一路参观下来可以发现,组成温莎堡房间风格的主线,就是乔治四世在位时期的奢华风,和嘉德骑士团的印迹。如果在非周日来参观,别忘了去参观下区的圣乔治教堂,那里是嘉德骑士团的精神家园。
========================
【作者:沙漠玫瑰】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近50个国家,200余座城市。
阅读我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