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澜:职业离婚户?

2017-09-12 12:38阅读:
这两天,有一位成功创业的程序员自杀,留下万言遗书,说的是他与前妻不堪回首之事。两个人认识三个月就结婚,结婚一个月就离婚,婚前为她花了1300万,离婚后还遭她索要1000万。他不堪她辱骂威胁恐吓,又给不起分手费,竟然自杀了。
现在,我介绍一下,男的叫苏享茂,WePhone软件创始人。女的叫翟欣欣,单位是北京市房地产科学与技术研究所。记者打电话给后者的单位,对方回答是没听说过此人。一时间,媒体说,女方身份存疑。我一看,女主角是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生,我的好朋友就在那个学校任教,赶紧@她。不等她回信,我又说,这肯定是个骗子,哪有这样(捞钱步步为营又赶尽杀绝)的大学生?
今天,我同学经过调查,说,“(她)真是我们学院的学生,以前还是学霸级的,跟一个副院长读研。”
苏享茂的哥哥也很有才,他写了一篇文章形容弟弟如古龙小说中的剑客阿飞,遇到了林仙儿,可怜他终究没有机会变成战狼。他说,我弟弟1.6米(多?),翟欣欣1.7米,“可怜我弟,相貌平平,竟然相信比他高半头的年轻美女,对他一见钟情!!!”
苏享茂在遗书里写到,他俩在今年三月,经婚介所介绍见面,第二天,她主动联系他,称对他一见钟情,想给他生孩子。她提到了他微信里晒的特斯拉,很快,她就让他给买了一辆。在借故去海南旅游的时期,还让他在当地买了房子,如愿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因为房产证上面还有男方的名字,她在快速离婚以后,又逼着他去掉自己的名字,这一回,她把他的命都要走了......
我对同学说,她第一次离婚(结婚仅两个月),得20万,第二次(结婚一个月),(想)得2000万,这是职业离婚哪,我说,现在这样的学生多吗,她说,在学生里不多,她第一次结婚是正常婚姻,对象是同学,可能是从第一次离婚轻易得到好处了吧。我只能说,哇~哦,大家都在猜测女子身后有一个诈骗团队,要不,怎么轻易地把人家一辈子的家当全部搞到手,还把他当作抹布一样,说扔就扔啦?人家受害者的同学说,他怎么样也是你的金主嘛,所以说,怀疑她动机不纯,而且手段毒辣,身后必然有一个团队在操作。
还是回头看看我同学是怎么分析此事的:
她说呀,理工男很多缺情商,严重缺情商。他们容易受骗,其实也喜欢伤人,一根筋,把研究的认真劲儿用到生活中。
她说,这种女孩很了解傻傻的工科男。
补记:
后来媒体采访到北京
市房地产科学与技术研究所的知情人,说翟欣欣在本单位工作过,当时表现很好,但是2012年就离开了。为什么她今年还跟交往对象说,她仍然在这个单位工作呢?意味着她现在不上班,没工作,专职:“钓鱼”。原因有二:邻居说,她的时间比较悠闲;网友说,第一次跟她见面,她就要求他给她买车,把他吓退了。
记者还采访到翟的第一任前夫,他说,过去的事情不想再提,也不关心她现在怎么样了,至于离婚给她二十万,他说,就当做炒股赔了钱,你还会关心吗?
但是说不定是他的慷慨大方,使她觉得离婚的钱很好赚呢?她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获得了也许靠她的劳动(比如上班)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这件事让她上瘾了,她很难在一个普通的婚姻里稳定下来了。
也许她太狠了,她因此而失去了珍贵的名誉。那么,2000万元,和一位高材生的名誉,哪一个更贵呢?
当然,她还面临着涉嫌“敲诈勒索”罪名的指控。她利用舅舅(公安大学任职)的关系,恐吓过受害者,以争取自己心理的优势,得到了谈判的主动权,男方只能任其摆布,签下令他感觉羞辱的协议,最后他以死亡来争取公平,你能说他是自杀,他咎由自取吗?今晚,她舅舅发表了声明,和此事划清了界限。
这是一个透明的世界,网络是平的,大家共享信息资源,人是不能轻易犯错(罪)的,现在有监控、有截屏、有录音、有你消费的记录、有你手机登录的信息,有一系列的大数据来指征你的行为轨迹,所以,姑娘,没人能帮你了,你扪心自问一下:什么时候变坏了?
09,12,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