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美堂的爱国情操

2016-12-06 10:41阅读:
司徒美堂的爱国情操:司徒美堂是中国著名的华侨领袖,也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司徒美堂到达美国的时候正是中国半殖民半封建的落后时期,华人在海外毫无地位,受到美国内部种族主义歧视者的欺压,美国的华人只能从事体力活、下层低端工作,美国国内正执行着排华法案,即使在美国这个多民族的多元社会中,即使在美国执行共和制和重视民主的环境中,民族压迫和不平等的现象仍然非常严重。司徒美堂正是在那样的环境开始为争取华人尊严和平等权力而斗争,这是爱同胞感情的行动,也客观上推动美国社会进步,促进美国内部的民族平等,实际也是对美国的热爱,所以得到美国内部所有进步民主人士的支持,其中也包括美国杰出的总统罗斯福。美国是多元社会,罗斯福家族是和亚洲经济文化有深厚渊源的,也能重视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尤其是罗斯福当选总统后,为了挽救国内经济危机的严重困局,竭力加强开拓美国在亚洲等地的经济合作,发展同中国的贸易为解决美国内部经济危机努力,更加倚重司徒美堂为首的华侨组织。司徒美堂在美国不仅是华侨领袖,而且还参加过美国海军,罗斯福也担任过海军副部长,两人都是和美国海军有渊源,司徒美堂能为美国海军出力也体现了他热爱美国。司徒美堂在美国生活也没有忘记祖国,也希望祖国能进步强盛,这和他对美国的感情不矛盾,因为当时美国和中国是友好的,就像罗斯福也爱英国相同,这是不忘本的体现。在中国遭受法西斯侵略时,如司徒美堂组织援助中国,不希望祖国灭亡那样,罗斯福也同样援助遭受法西斯侵略的英国,两者都是更高的爱国情操。司徒美堂热爱祖国,不嫌弃当时贫穷落后的祖国,为挽救祖国的危难出力,这是高尚的情操,比起那些数典忘祖背叛祖国的人要强百倍千倍,司徒美堂若是一个只顾个人幸福,不顾祖国安危的人,那罗斯福也不会长期和他友好,罗斯福是不会和没有爱国情操和忘记祖先的人建立亲密关系的。司徒美堂的爱国情操也体现在维护进步事业上,法西斯危害的是整个人类,是侵略弱小民族的暴政,不仅当时贫弱落后的中华民族遭受侵略,那些宣扬自己是高等种族要灭亡其他民族的法西斯对美国同样是威胁,美国是多元社会的多民族国家,美利坚民族和中华民族同样都是多民族组成,这被强调纯种血缘和种族至上的法西斯都视为劣等不纯的灭绝对象,是法西斯要攻占奴役的民族,这种暴政实际也遭到包括正直理智的德国人民的反对。司徒美堂和罗斯福反对法西斯的暴政是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这也是为最终解放法西斯国家人民。
在美国的德裔将领艾森豪威尔、斯普鲁恩斯等同样都参加了反法西斯斗争,参加了解放欧洲和德国的战斗。同样司徒美堂也一面在美国组织援助中国的反法西斯战斗,援助中国的所有爱国武装和党派,也竭力劝和国共不要内战,要以民族存亡的大义为重。在1941年以后更是亲自回国参加民族救亡战争,当时他年事已高仍然不辞劳苦地投身祖国救亡的第一线,体现了非凡的勇气,更表现崇高的爱国情操。司徒美堂和罗斯福推动了废除美国排华法案,让华侨在美国有了平等的地位,这实际也是对司徒美堂为首的华侨为美国摆脱危机成为世界强国做出贡献的肯定。司徒美堂等华侨地位上升是中国在反法西斯阵线中地位越来越重要的情况下,不仅是因为华侨为美国做出的贡献,也体现祖国实力的强弱对华侨地位的影响。司徒美堂在二战结束后领导在国内建立华侨政党致公党,参加国内建设重建,推动社会民主进步,反对内战,也反对一党独裁政治,支持各党派联合政府。这时的中国已经是名义上的世界强国,但是落后的生产力和半殖民半封建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不仅有很多殖民统治枷锁,民众的生活也非常困苦,生产水平很低,战后的贫困因内战而雪上加霜,相比美国因为战后的繁荣,生活富足安逸。司徒美堂却仍然心念祖国的忧患,没有在美国过富足生活,再次回到祖国参加建设。司徒美堂回国不仅有年事已高叶落归根的东方传统理念,也有为战后祖国重建出力的爱国情操,他的这一义举也感染了很多华侨回国建设,对中华民族的振兴有进步作用。司徒美堂参加了各党派联合政府,是新中国的元勋之一,他在联合政府也为当时中国能执行同美国和睦的政策出力,当时中国就是执行亲苏和美的政策。因为美国支持中国右翼发动内战和执行的部分殖民政策,都严重伤害中国人对美国的友好感情,也违背罗斯福时代对华政策,美国反华力量甚至称台湾不是中国领土,尤其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再次进入台湾,让中国人对美国的友好感情逆转。在内战末期美军从上海、青岛等地撤出中国,不再执行殖民政策让中国人对美国还有些好感,而美军登陆台湾让中美关系立即转为敌对,不久更是直接出兵朝鲜和美国兵戎相见。司徒美堂这期间是站在被侵略的祖国立场,维护中国利益,支持联合政府抗击美国的侵略政策,这不等于他不爱美国,只是代表他反对美国政府的侵略政策,是为美中关系友好的长远利益,也能体现对美国民众和未来的感情,因为中国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软弱可欺,就像斯大林预测的那样,人数众多的中国军队是不可战胜的,美国在朝鲜遭受了严重的挫折。司徒美堂回到中国是标志中国爱国党派、爱国阶层大联合,体现爱国主义在中华民族的全面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