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炎和党争

2017-03-19 10:24阅读:
司马炎和党争:司马炎建立的晋朝和历代同样都有党争,这是封建社会的普遍现象,是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体现,只要有阶级就会有矛盾和党争,司马炎是怎样对待党争呢?在晋朝建立初期主要有任党和贾党两大集团,比起朝廷其他党派的实力都强。司马炎创建门下省,实行三省制后,侍中任恺为首控制门下省,和尚书令贾充控制的尚书省严重对立,而中书省的中书监荀勖支持贾充,中书令庾纯支持任恺,等于中书省分裂两派分别加入任党和贾党,这自然会严重影响政令执行和朝廷团结,尤其是两派都有很多重臣,所以维系两派平衡和团结是晋武帝控制党争的首要政务。侍中任恺的任党不仅包括门下省的支持,他在门下省是管综万机,司马炎又让他咨询八公中病养不朝的元老,实际也受元老派支持,力量最强,有张华、温颙、向秀、和峤、杜友、刘良等盟友。贾充是开国元勋,又是司马昭临终托孤臣,而且是外戚,贾充虽然是佞臣,但是司马昭知人善任,对贾充最理解,能任用贾充的才能,他发现贾充“雅长法理,有平反之称”,所以让贾充删定法律,这是当时挽救百姓的要务,贾充最终领导完成《泰始律》,这是对中国法制进步的重要贡献,贾充是有历史功绩和作用的。而且贾充在政治立场倾向统一,司马昭派他和李胤支援邓钟二将伐蜀,贾充还最早支持羊祜“立勋边境”,对统一能相对积极是司马昭能托孤贾充的重要原因。司马炎任命贾充执政能“务农节用,并官省职”,也得到司马炎的赞许。司马炎只要对贾充任用合理是能发挥进步作用,况且贾充经常推荐士人,而且善始善终,所以士大夫多归心他。贾充有王恂、华廙、杨珧、冯紞等人,后来在庾纯责骂贾充事件中石苞也站到贾充阵营。任党没能推翻贾充是策略错误,庾纯攻击贾充不忠杀曹髦,不仅得罪了支持推翻曹魏的石苞等元老们,也触动了晋朝合法性的忌讳,而贾党攻击任恺用御器则击中要害,这种情况下即使晋武帝再宽容也没法袒护任恺,僭越是严重罪行,是要抄家问斩的,也就是晋武帝圣明仁慈,没有追究,仅是暂时把任恺和庾纯免职,表面看任党似乎彻底惨败,而实际体现了晋武帝的政治智慧。首先他没有杀贤臣任恺和庾纯,其次他让庾纯的同党和峤接替庾纯,仍保持两党政治平衡。此时晋武帝也认识到两党斗争的危害,他更加重视平衡两党的力量,也抓紧在两党中扶持效忠自己的力量。他任命贾充太尉,让中书监荀勖当尚书令,让自己的幼年好友华廙担任中书监,这也是在贾党内部调整,实际让自己的亲信控制中书省,让张华接替和峤当中书令,这也是在
任党内部调整,张华也是自己的亲信。司马炎首先让自己的亲信控制中书省,统一了原本分裂成两派加入两党的中书省。这结果对任党是更有利,实际是把张华逐渐推上任党领袖的地位,有利于司马炎继续控制任党,对贾党来说,贾充当太尉不再执政,荀勖被调离中书监被他称为夺我凤凰池,贾党也受到限制,避免其更加膨胀独大,可见司马炎对政局是有清醒的认识的判断的。也正是在这期间他更加重用羊祜、山涛、李胤、杜预、卫瓘等孑然无党的众多君子,李胤和卫瓘先后接替贾充任尚书令,减少党争对朝廷的影响。在当时的政治发展中,贾党发挥的作用也是进步的,比如王恂是贾党重臣,他能禁止魏末豪强募客的弊端,执行晋武帝禁止募客兼并的危机,减轻对百姓的压迫。贾充能在晋武帝严厉诏令下转变立场支持统一,他能参加也带动了贾党冯紞帅郡兵和王濬共同攻入建业,后来接替贾充成为贾党领袖的华廙也在政权中发挥进步作用。任党的领袖任恺虽然一度被免职,但很快又被重新任用为河南尹,最后当了太常,仍然受到司马炎的器重,甚至任恺推荐的魏舒当司徒,司马炎特意让他主持册封,任恺在朝廷仍有很大影响力。任党继任的领袖是张华,他是晋朝杰出的贤臣,尤其在支持中国统一方面有重要历史功绩。司马炎用巧妙的智慧和宽容胸怀解决了晋朝早期的党争,避免了党争对政局和统一的破坏,最终能实现统一建立天下无穷人的太康盛世,也为后来的元康之治打下坚实的基础,这是值得后世尊敬的。晋武帝时期的党争没有造成血雨腥风的内乱,没有严重破坏朝廷的团结和稳定,其最后的余波也仅是贾充去世后,任恺当太常负责议定贾充谥号,给贾充定为荒,在晋武帝干预下改为武。司马炎重用任恺以作为正直忠诚的榜样,重用贾充作为勤政守法的榜样,都能发挥两人的优点,有效地化解了党争危机。司马炎更加重用孑然无党的贤臣,张华、华廙为首的新两党在未来继续发挥进步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