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懿和诸葛亮比忠诚

2017-08-11 07:29阅读:
司马懿和诸葛亮比忠诚:司马懿是封建末期被丑化,此前虽然有贬低嘲讽的误解,但总体正面形象,在民间甚至被神话,到封建落后腐朽的末期则贬为反面人物。司马懿被丑化是篡位凶残的奸臣,用来突出诸葛亮的忠诚,对比两人的经历,实际很容易看出谁更忠诚。封建正统伦理要求:君不仁,臣不忠;父不慈,子不孝,这是有进步民主意义的,但这些正统在封建末期也早就抛弃了,只要求绝对忠诚。司马懿是习凿赤评价他过于忠诚,说他当曹魏的纯臣是可惜了,用现代话讲是愚忠了,那诸葛亮的忠诚是否愚忠呢?诸葛亮效忠刘备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首先是他作为士族世代受汉室恩德;其次他又得到司马徽和徐庶荐举,有师友之情;再者刘备是三顾茅庐请他,这是礼遇;还有刘备临终托孤的信任;委任丞相的重用,这么多因素决定他效忠,这些恩情和礼遇让诸葛亮效忠终身,鞠躬尽瘁十回都够了,再加上他还和刘备联姻,有什么可让他不忠的理由?只要拿这些条件来比较司马懿的待遇,就可以知道司马懿确实像习凿齿评价的有些愚忠了,首先是司马氏作为汉臣虽然也有恩德,但他的高祖司马钧是被汉朝冤枉下狱自杀,他至少有个不替汉朝效命的理由,在曹魏他父亲是曹操的恩人,却仅以骑都尉而终,对曹家也没有上辈子亏欠;其次他是荀彧荐举的,他比老师更早看出曹操代汉之心,推辞装病不愿参与,这已经是对汉室有德,曹操后来杀了荀彧,他就算推翻曹魏替荀彧报仇,也不算过分;司马懿是曹操用刀逼着出来效命的,不是三顾礼遇,他就没有义务像诸葛亮那样卖命,连习凿齿都认为司马懿被逼出仕,没有需效忠的礼遇,所以不能苛求司马懿对曹魏忠诚;司马懿和曹氏也没有像刘备和诸葛亮那样联姻,也不是被任命为丞相委以重任,这些都表明司马懿是不需像诸葛亮那样卖命效忠的,在这么多因素的比较中,司马懿仅有托孤这一件事和诸葛亮都享受了,但托孤的待遇也是有区别的。司马懿没有像诸葛亮得到最高权力的托孤,他在曹操托孤时仅获得主持丧事的荣誉地位,也仅是督军御史中丞中等职务,但他没有辜负曹操,辅佐曹丕终身,至少让曹丕完成代汉当了回皇帝,勤勤恳恳地像萧何辅佐了曹丕。在曹丕托孤时也仅是抚军将军录尚书事,地位上升也不是最高,他也依然辅佐曹睿终身,获得了周公的评价,可见司马懿的忠诚,当时连孙权的大臣张俨都并列评价司马懿和诸葛亮同样忠诚,都是可敬的托孤大臣。要是拿托孤待遇比,司马懿的职务比诸葛亮的丞相要相差很远,他依然能效忠是更加可敬,这也难怪习凿齿等后人对
司马懿效忠曹魏不平、惋惜了,怎么能像封建腐朽末期那样批评司马懿是篡位奸臣呢?在司马懿最后受曹睿托孤辅佐曹芳时,司马懿也不是唯一的托孤臣,还要在曹爽之下辅政,他的太尉是在大将军排名之下的,曹睿有意让他当大司马再排到曹爽之上,但曹爽陷害他,夺权让他当太傅,加上把他逼得回家养病了,这能抱怨他推翻祸国殃民的曹爽,挽救曹魏吗?要是司马懿不推翻曹爽那才是辜负了曹睿托孤,坐视曹爽僭越欺辱曹芳那才是不忠,当时孙礼就为此已经指责他了,诛曹爽连封建末期腐朽伦理为主的时候,毛宗岗和君子们都评价司马懿做的合理。司马懿在当时统治阶级内部已经要拥护他代魏的情况下,仍然拒绝丞相、九锡,这么忠诚的行为被无视,却丑化他是奸臣,可见封建腐朽文化的偏见已经是无以复加。司马懿这样忠诚在习凿齿评价已经是愚忠,甚至不比诸葛亮差,他受托孤辅佐的三位皇帝,至少三次都是效忠终身,比诸葛亮仅效忠一位要多,其中的两位皇帝也还算是有些成就,最后一位曹芳也是曹魏当皇帝时间最长,寿命比爷爷父亲都长,虽然无德被废黜,总比诸葛亮辅佐的刘禅腐败亡国要体面些。司马懿一生为统一中国奋斗,这是他幼年时心忧天下就立下的志向,晚年仍然没有改变初衷。司马懿不仅是对国君忠诚,对统一理想忠诚,待人接物也能以诚相待,他能提拔出身寒微的邓艾等贤才,能留着职位等待州泰近十年,正是这种诚心能感召人,当时的竹林贤士阮籍对曹爽的征辟是直接拒绝,对蒋济能敷衍,对司马懿则是效忠,这本身就体现了人心所向。司马懿去世的时候司马师兄弟的官职都不高,他没有为儿孙谋利搞代魏的准备,不像曹操当丞相让曹丕当副丞相,在忠诚方面没有任何可以指责司马懿的地方。司马懿在现代民主战胜封建腐朽文化后,形象开始恢复,毛主席和元帅们更重视他爱民用贤的品德,更重视他统一的历史功绩,对他的忠诚也不再像封建末期丑化贬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