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转过多处街道,最后来城郊的一棵大树前,黑猫道:“就是这里。霒蚀君,请允许我先离开。您身边这位我不晓得是哪一族的大人,但我确实有点喘不上气了。”
云无月道:“辛苦你了。”说完,黑猫便飞身逸去。
等它走了,北洛便问:“它什么意思?”
云无月转身对他说:“有时候大妖无意间释出的威压会让别的妖难以承受。你放开对自身妖力的抑制之后,在这方面还不太懂得收敛,虽然释出的只是少许,也会被有些敏锐的小妖察觉到。”
“简单来说,就是怕我啰?”
“也可以这么说。”
“妖族还真是麻烦。”
岑缨道:“那个……一路过来我也听了不少,妖除了人的样子,是不是都会有另外一个样子?那你们的模样到底是……”
北洛道:“小孩子家家不要打听这种事。现在先想办法进到乌衣国里。”
“哦。”
云无月这时道:“跟我来。”说完,她双手捻诀,念动真言,施展起“缩形术”,使三人都缩到最小,然后再以转移术,送往大树上。
等他们着陆,重新睁开眼后,便已经落在了那棵大树的其中一支枝叶上,岑缨惊叹道:“这就是刚才那棵树吧?一下子变得好大。”
北洛道:“走,找燕子去。”
三人往前走了不远,便看到有三只燕子在那里。他们正欲上前问话,可是那三只燕子却立刻对他们作出攻击。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三只燕子的个头都比他们要大上许多,而且还飞行攻击,因此三人无法与他们正面接战,只能进行躲闪。北洛说:“喂,我们是不是也变得太小了,连只燕子都比不过。”
云无月道:“魇自身的变化术之外,我不太擅长其他的这类法术。”
“……行吧。”
岑缨道:“我倒觉得挺好,这样观察燕子,还从来没有过。”
这时,其中一只燕子道:“你、你们到底是要打架还是要说话?”
岑缨道:“……可我们也不想打架啊。”
那燕子道:“别骗我!你是个人,七哥说过,人没有一个好的!别以为有两只大妖一块,我们就会怕,乌金燕死也不受欺负!”
虽然三人没有攻击那几只燕子,但几只燕子多次扑空之后,也不敢恋战,那只说话的燕子道:“可恶,我们去找七哥!”便一同转身飞走了。
北洛道:“这些傻鸟怎么回事?”
岑缨道:“好像很讨厌人的样子……”
三人继续往上走,来到中间的一段树干上,又见几只燕子挡道,其中一只出前道:“你们就是十五说的入侵者?”
岑缨道:“不,我们没有恶意的。”
“那为什么要来乌衣国?”
“我们想找一个叫越三郎的——”
不等她说完,那燕子便怒道:“还说没有恶意!三郎当初被害得那么惨!”
“害……?你是不是哪里误会了,其实我们并不认识越三郎——”
“不用再说了!走,马上回去告诉大长老!”说完,几只燕子振翅而起,便往树顶飞去。
“等等!”岑缨想喊住它们,但它们很快就消失于空中。岑缨沉吟道:“余姑娘和越三郎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
北洛道:“至少时间上听着很巧,他俩成亲是在三年前,余家二老生病和痊愈也在三年前。说不准这里面就有什么关系。”
沿路往上走,走到中段的时候,碰上了一只啄木鸟,那鸟正在啄着木头:“这木头真不错,我要多弄几截,做点好玩的东西!”
岑缨跑过去说:“你吵到那些燕子了。”
那啄木鸟说:“你懂什么!这里的木头又轻软又有韧性,很适合用来做木工!”
北洛道:“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不顾别的鸟。喜欢做木工的话,我可以给你木料,有一堆东西能让你做。”
“啊?喜欢!当然喜欢!你可要说话算数。”那啄木鸟果然是痴迷木工的家伙,听北洛这么说,竟一口答应下来。于是北洛就让云无月施法,将它送往莲中境。
那几只回去报信的乌金燕见到大长老便急匆匆地说:“大长老,不好了!有个人闯了进来,一起的还有两只大妖!他们想找三郎……”
大长老道:“不要慌里慌张的,我已经知道了。你们这些莽撞的孩子啊……幸好人家没下重手。算算时辰,应该也快到了,你去接一下。”
“大长老?”
“唉,算了,我自己去吧。”
这时候,三人已经接近树顶位置,岑缨抬头看到一只巨大的毛虫,便说:“那里有只好大的毛毛虫,我一开始还以为是片叶子。啊,被燕子叼走了。”她刚惊叹地说着看到的事,忽然看到一只大燕子飞到他们的面前,着陆下来,并说道:“我是乌衣国的大长老,不知几位为何来到这里?”
北洛出前道:“大长老,你们知道关于阳平梦境的事吗?”
大长老道:“如果是因为这件事,请跟我来,我们可以慢慢说。”说完,大长老便转身,在前引路,三人紧跟着走。
大长老说:“前些时候我一直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阳平会发生什么大事,所以就约束小辈,让他们尽量别离开乌衣国。”
远处的小燕子们看到大长老为这三人引路,不由交头接耳起来:“大长老竟然对他们这么客气。”
“那可是大妖……”
“大妖也没多只眼睛多张嘴嘛。”
“笨,这应该不是原形。”
“我、我听说有些大妖就喜欢吃小妖,他们会不会一口把咱们吞了?”
“有大长老在,不会吧……”
北洛道:“这些燕子,一直都是这样有精神?”
大长老道:“让您见笑了。这几代因为生养极好,所以族里多了许多小辈。他们没见过什么世面,难免大惊小怪了点。”
北洛转头看了那些小燕子一眼,在谈论他们的那些小燕子被北洛的视线扫中,吓了一跳,其中一只说:“妈呀,他的眼睛会发光!”“逃逃逃、快逃!要被吃掉了!”说完,两只小燕子便振翅飞离。
北洛这才正过脸来说:“安静了。”
大长老道:“可以的话,请您对他们温柔一点。这些孩子虽然看起来不小了,其实很多都还只是幼崽。”北洛轻轻点了点头,大长老已经带着三人来到他们的巢里,大长老随即向三人问道:“那么就麻烦几位和我说一下最近的事,还有你们的来意。”
经过三人的一番讲解,大长老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便说:“原来如此。那你们想让三郎做些什么?”
北洛道:“我们对异变的梦域了解不多,虽然想要救人,还要阻止魔来到人间,却也没有太好的法子。余梦之在梦中被魔带走,离开前她的意念有片刻挣脱出来,留下了几句话,我们只能先顺着查,这才找到了乌衣国。”
“我明白了。梦里的魔想必正在寻找突破之处,而你们也在找,找办法让域主醒过来,有一点可能都要试试。”
“没错,如果想用武力把所有的魔都除去,那是我们在发梦了,倒不如先减少几个梦域。”
大长老便对旁边的一只燕子说:“七郎,你去把三郎喊过来。”
“可是……”七郎显然不情愿。
大长老却道:“我不管他之前受了多重的伤,他也已经在家休养了三年。如今不光是他自己的事,还关系到全族的安危。如果魔真的通过梦境大量地来到人间,我们都得遭殃。”
“我知道了。”七郎便立刻出发去通知越三郎。
大长老则对三人说:“请稍等片刻,三郎应该很快就来。”
趁着这段等待的时间,三人便和周围的乌金燕先打听打听。不过北洛刚靠近,一只小的乌金燕就直呼:“别、别过来……我要喘不上气了……”
北洛便连忙退开,旁边的一只大燕子说:“乌衣国很少有客人,就算有的话,也不是大长老去迎接,所以你们一定是身份很尊贵的妖吧?可是怎么带了个人呢……”北洛没有回应,而是再去跟那越七郎说话,越七郎说:“三郎是我们这一辈里最有天份的燕子,可是却差点被人害死了……伤好了以后他就不爱出门不爱说话了,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看来乌衣国的所有国民都很讨厌人,这时北洛三人又回到大长老跟前,向他请教,大长老说:“三郎这孩子有些倒霉,喜欢上了一个人,结果却被骗了。”
岑缨问:“是那位余姑娘?”
大长老道:“嗯,他们按照人族的习俗结为夫妇,没想到成亲的那个晚上三郎就带着伤回到了族里。毕竟是被刀刺中了心脏,他差一点就没命了。”岑缨闻言,吃了一惊。
北洛问:“既然这样,大长老放心他跟我们走?”
大长老道:“这件事三郎不希望族中过问,我们也就不过问。他虽然难过,但在我看来,既然没死,就会活下去。人的寿命很短,所以总是把一些事看得特别重。三郎亲近人,便会去接受他们的想法,以至于一时陷在里面。可他还要活很久,比那个人要久得多。现在看来伤心愤怒的事,转眼也就不算什么了。”
岑缨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万一还是一直念着呢。”
大长老道:“那也是三郎自己的选择。”说着,听到一阵振翅之声传来,大长老便说:“来了。”
一只乌金燕落在了三人的面前,随后幻化人形,并向三人问:“余梦之是快死了吗?”
岑缨看着眼前的人,不由惊诧地说:“你……跟梦里的黑衣人长得一模一样。”
云无月道:“余梦之被魔气所侵,若再不醒来,即便本来无病,恐怕也命不久矣,何况她的身体似乎并不太好。”
没想到越三郎听了,竟是一声冷笑道:“哈,真是报应。”然后便问:“她留了什么话?”
岑缨道:“她说,让你解除你们之间的契约。”
“哈哈,契约……她终于想起来我们之间还有契约。”他的笑声充满悲愤,但又接着说:“可惜我没办法解除,哪怕我如今也恨不得把全身的血都换过……我们乌金燕缔结的血契是一生一世的。”
北洛一听便道:“血契?那就走吧,我想辟邪的血足以吞噬掉你们之间的契约。”
“这样吗……”越三郎沉吟一下,便说:“倒也不错……我跟你们去。”
大长老听到北洛方才之言,登时肃然起敬道:“难道竟是辟邪?真是太失礼了。”
北洛道:“细枝末节就别在意了。”
“不,大人驾临,乃是我族的荣幸。三郎,你须谨慎行事,不要鲁莽。”
越三郎应了一声“是”,便随三人出发。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