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休整完毕后,北洛一行便回到了阳平城,可是走在街上,却发现今不如昔,岑缨道:“现在街都比以往冷清了好多……”
无名青年看见一些农耕的工具,便好奇地走过去看,还问:“这是何物?”
岑缨道:“啊,这个……不就是钉耙吗?”
“看起来十分奇特,打造得也很精细,莫非是厉害的兵器?”
“不不,就只是种地用的。这边一排,很多都是务农的工具。”
无名青年听着岑缨的讲解,不断点头赞叹,彷彿对所有的事物都是一般新奇。
一行人来到阳平医馆,正看见凌星见与一名军官在交谈,那军官道:“神火营两千五百人已入中州,既然阳平情势稳定,我也打算即刻奔赴赊旗。请道长您多加珍重。”
“修行之人太少,否则本不该就这样让你们去面对魔族。”
“道长言重。家国有难,不敢惜身。听闻鄢陵有岑氏女以微弱之身守住家宅,保下城中多人。一少女尚有如此血勇,我等军中之人岂能落后?何况这一回还有博物学会改制的灵火铳,我们早也手痒了,定要让那些怪物有来无回!”
“那就祝你们旗开得胜。”
送别了这名军官,凌星见转过身来,就看见北洛等人到来,北洛问:“那个人是……?”
凌星见道:“京城神火营的军士。博物学会已经和军中工匠一同为他们配了两千只灵火铳。”
岑缨也感到惊喜:“一时之间竟能做出这么多?”
凌星见道:“实在是情势紧急,等不了。所以这批灵火铳做得并不讲究,只是用原有的军中火铳草草改装,也几乎不计较灵石的消耗。我们按你给的地图找寻,果然发现了山林村落之中的魔和黑莲。这样一来修行门派的人手也就更加吃紧了。当然也找到了另外七座祭坛,有四座已经因为日久年深完全损毁。”

北洛道:“也就是说只剩下五座……”
“我们还遇上了守护祭坛的人,差点没打起来。”
“守护祭坛的人?”
“两个家族,一家对应一座祭坛,他们是表亲,说是按照祖宗留下的规矩,每一代的子弟中都会有一些人负责保护祭坛。”
“他们对百神祭所了解多少?”
“恐怕比你想的要少。若这些祭坛是轩辕黄帝时留下的,那实在过去太久了。他们家族内的传承也已经不再完整,也或者当初就是各有分工。他们仅仅知道自己必须守住某个地点的祭坛,而这些祭坛一旦释放出灵力便是强大的‘兵刃’,但也说不清楚如何为之。你先前说的有办法难道就是要利用百神祭所的力量消灭魔物?”
“不错。我知道的也只是零星的东西,或许可以问问这位。”说完,北洛把身一让,凌星见看到他身后的无名青年便问:“这是……?”
岑缨道:“他……没有名字。这样说起话来好像的确不太方便……”
这时,无名青年道:“若要有个称呼,便称我为‘长柳’吧。”
凌星见怔道:“长柳?好名字。据说黄帝当年用的占梦之法也叫这个,可惜已经失传了。”北洛听他这一说,马上生出一个念头来,凌星见他脸色有异便问:“怎么?我哪里说错了吗?”
北洛道:“没有。接着讲百神祭所的事吧。”
长柳便开始说:“百神祭所内有‘九井’,每一井中都有古时一位强者留下的少许力量,若有同样血脉的后人则可以激发出祭所蓄积的灵力,九座小祭坛也会随之变化。”
凌星见道:“古人竟还建造过如此厉害的东西。可要到哪里去找这些后人?”
北洛道:“当年的强者……时间紧迫,知不知道是谁也都来不及找了,到时候岑缨一起去,眼下在阳平或许还能找到另外一个人。”
“谁?”岑缨问。
“刘兄。”
“怎么是他?”
“他是玳族的后裔,而玳族是缙云的母族。我想当初在百神祭所留下力量的人之中不会没有缙云。”
“想不到刘兄的家族血脉也可以追溯到这么远之前……”
“这样吧,岑缨,你带着这位……在城里休息片刻。我和云无月这就去找刘兄。”
“也好。”
于是大家先行分开,北洛和云无月迳往刘兄的住处。在前往刘兄家的途中,云无月问北洛:“后来你是如何知道缙云的母族?”
“在梦里。我又梦到了他。”
“太岁上的意念竟是这样强吗?”
北洛点了点头,云无月又说:“你的精神力不弱,但也要谨慎为梦境所累。”
“我会留心的。”
到了刘兄家,只见门紧闭着,北洛上前敲门,没有人回应,北洛便说:“好像没人,等一下吧。”
“嗯。”
于是二人就到一边等着,云无月这时问:“百神祭所的事你也是从梦里知道的吗?”
北洛道:“嗯,我给凌星见的地图其实是按照当年以百神祭所为中心所修的九条驰道而画,在那些驰道的尽头都会有一座昆仑玉祭坛。巫炤是当年的主祭,那种地方留有蕴含力量的莲种也就不奇怪了。”
云无月道:“缙云过世之时,百神祭所似乎还没有修建完成。轩辕丘花费了如此多的时间,果然并非真的是要祭神。”
“你知道龙渊吗?”
“约略有过耳闻,是以魂魄铸剑而被神厌弃驱逐的一族。”
“龙渊最初叫做安邑,一剑出世,伤及神体,由此被毁去城池,族长蚩尤也身陨入魔。后来的残族以龙渊之名再度崛起,太古七剑扫荡天下,欲向神明复仇,虽然最后没能成功,避祸于地界,但当年的传说仍然让一些人心生向往。他们辱骂姬轩辕臣服于天界,说整个轩辕丘都没有血性。”
“这样听来,姬轩辕的蛰伏与眼光却并非龙渊可比。”
“人族需要时间,但也不能手无寸刃。百神祭所不是祭神之地,它只是一件‘兵刃’,轩辕丘倾全族之力打造的或许可以弑神诛仙的兵刃。如果当初能够早一些完成,就算与魔的战斗依然惨烈,有些事情也会不同了。”
“可惜总是没有‘如果’,人心中才会留下各种遗憾。”
“你当年……没有想过去找缙云的转世吗?”
“成年之后,我曾经去过轮回之井,看到无数的生灵新生寂灭,那些魂魄比天上的星河还要璀璨,有时又比最深的晦暗还要幽邃,但是……我没有见过缙云。后来有个魂魄告诉我,与那么多的魔血战而死,他注定是要魂飞魄散的,不能再转世了。”
“如果见到他,你又会说什么呢?”
“也没什么,或许只是想问一句,就这样分别了吗?然后各自离去。可后来想想,缙云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告别吧,只是我那时候还不太懂。”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唤他们:“你们是……难道是来找刘兄的?”
二人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名书生,北洛便上前回答:“对,他一直没回来。”
“你们认识刘兄?”
北洛道:“也算是共过患难吧。”
“我怎么都没听他提起过……你们别等了。这人前几天刚醒过来,变得更加神叨叨,说是做了可怕的梦,又记不太清到底梦见了啥。然后昨天就留书出走,打算去首山里找一个什么祭所……可把我愁的……我是多倒霉才交了他这么个朋友,首山那么大,让人去哪里找他……”
北洛道:“你也别急了,我们正打算去那里,说不定能遇上他。”
“真的吗?要是遇上了,能不能让他麻利点儿滚回来?”
“不好说。”
“诶,那你们一起回来也行啊。可得把他看好了,这家伙简直太能招事儿。”
北洛拱手称谢之后,便和云无月回去找岑缨、长柳。
岑缨与长柳也已经来到城门口附近等着北洛二人,岑缨送了些小玩意儿给长柳,但长柳很厉害,几下子就能破解,岑缨赞叹道:“这么快就解开了……”
“这东西不是很难,不过还颇有意趣。”
“不难吗?我第一次解可是费了好长时间。你要是喜欢的话,这个九连环也送给你好了。”
“这些东西都是你刚刚用‘钱’换来的,我不能再收了。”
“没关系,又不贵,我们现在也算结识一场了吧?送点小礼物很平常呀。再说类似的东西我也有过不少了,就没那么稀罕了。”
“那就谢谢了。”
长柳收下了礼物,这时北洛和云无月也到了,北洛喊道:“走吧,刘兄已经先去了首山。”
岑缨道:“啊?那我们得赶快赶路吧。”
于是大家便动身,北洛跟岑缨并肩而行,岑缨低声说:“对了,我跟你说,我觉得长柳说不定真的是老早以前的古人……虽然从神情上看不太出来,不过我能感觉到他瞧见什么都挺吃惊的,看很多东西都特别新鲜。所以我就给他买了些小玩意儿。”
“做得挺好。”
“还有,他很想看看灵火铳,但我们手边都没有,而且这个现在也算非常紧缺的东西吧。”
“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一行人到了城门口,就看见两名青年在这里等着,岑缨连忙上前问道:“请问你们就是路家和黄家的人吗?”
“姑娘你是……?”
“我是凌星见的朋友。”
“凌道长的朋友?”其中一名白衣青年马上省悟道:“难道……你就是岑家小姐?”
岑缨道:“我……是姓‘岑’没错,我叫岑缨。”
白衣青年连忙见礼道:“在下、在下路双玙!之前听闻岑小姐于怪物手中保护多人的义举,族中弟子都……都甚为仰慕。啊?我……”这时,他旁边的那位黄家青年走上来,一手拍住路双玙的肩膀,一边说道:“这小子啊,见到喜欢的姑娘,连话都说不太利索了。”
“别胡说!岑小姐,我绝对没有唐突之意!”
岑缨忙道:“我、我没在意……其实你们不要那样想,那是很多人的功劳,我都不知道传言变成了这个样子……”
“便是很多人的功劳,也有你的一份,岑小姐当得起这一礼。”
“不不不……我……”岑缨正感到不知所措,便朝北洛招呼道:“啊,北洛你来了。”
北洛和长柳也走了上前,听岑缨这么称呼,那黄家青年便说:“这位便是北洛少侠?在下黄珀。我等也从凌道长那里听说了你的事,心中十分钦佩。”
北洛道:“客气。你们两家能够世代守护祭坛,定是辛苦不足为外人道。”
路双玙道:“我们也是因为这回的大灾才知道祭坛共有九处之多,可如今去保护的似乎也只有路家跟黄家了。”
黄珀道:“嗯,既然这祭坛颇为重要,我们两家商议过后,决定今后会一起守住余下的五座。”
岑缨喜道:“那真是太好了。”
黄珀道:“大伙儿都是一条路上的,今后不妨多多往来。”
路双玙连忙附和:“对,多往来、多往来。”
黄珀又说:“听凌道长说你们还要去找首山之中的那座祭所,我等力微,却也希望助上一臂之力。如今那些小祭坛附近不时有怪物徘徊,我们定会不惜代价全力守卫。我和双玙也该回去一同奋战了。”
北洛向二人拱手道:“此战不易,珍重。”大家就此分别,各自启程。
经过数日时间,北洛一行来到了首山,长柳指着山上说:“这里离百神祭所已经不远了,往上去吧。”
岑缨问:“我们真的可以在这儿找到消灭那些魔的办法吗?如果不行……”
北洛道:“如果不行,也不是穷途末路。这一回伤亡惨重,固然有力量之别,但也是因为猝不及防,而如今人族已有防范。”
岑缨道:“嗯,我记得你和云无月说过,几千年前已经有魔闯入人界。那时候的人面对魔族都可以倾力而战,我们应该更强才是。”
北洛道:“若是那个‘灵火铳’真的能杀灭下等魔,或许也是转机之一。”
岑缨道:“它的威力是我亲眼见过的。可惜数量太少,不过能在这个时候做出来已经很幸运了。”
北洛问:“灵火铳,你们做了多久?”
“多久……这该怎么算呢……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下子就有了这个东西,但是对于灵力的研究,葛先生的师门已经持续了上千年。也被人嘲笑过是异想天开,尽做些无用的事。”
北洛道:“许多事情本是千秋之功,怎会无用?”
“嗯,也幸好他们一直坚持了下来。几十年、几百年、上千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学会里肯定还能造出更多神妙的东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