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通鉴】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

2019-09-27 00:00阅读:
衣赐履按:刘秀是少数不杀功臣的开国皇帝之一。然而,伏波将军马援,战功赫赫,甚至年过花甲死于征途,真正做到了“马革裹尸”,然而身体尚未凉透就受到刘秀的清算,使刘秀“不杀功臣”的历史美誉,笼上一抹阴云。老马征战一生,忠心耿耿,一身正气,究竟是哪里让刘秀不爽了呢?我们试着探讨一下。
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陕西省兴平市东北人。史载,其先赵奢为赵将,号曰马服君,子孙因为氏马。赵奢是谁?大名鼎鼎的赵括的老爹诶!如果说赵括被认为是“纸上谈兵”的笨蛋(我个人认为赵括并不像后世所说的那么不堪,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详拙文《七问长平之战),赵奢可是战国时代一等一的大将,武力值未必在战国四大名将之下。我们不清楚马援是不是赵括这一支的,不过,可能性非常大,没准儿觉得姓赵括的“赵”太丢人,所以改姓马服君的“马”了。 【读通鉴】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

【原来,老马家和老赵家可能是一家子诶】
汉武帝时,老马家有人做到二千石的官,从邯郸迁到茂陵。马援的曾祖父马通,以功封为重合侯,因老哥马何罗谋反一事,连坐被杀,所以马援的祖辈、父辈在公务员队伍中混得比较悲催马何罗事,可参详拙文《汉武帝五柞宫托孤。马援三个哥哥马况、马余、马员哥儿仨都有才能,在王莽朝,全都做到二千石官员
衣赐履说:这一段文字不长,信息量不小。马氏家族不但在战国时出现过赵括这样不光彩的人物,在西汉时竟然还出了马何罗这样的反面典型教材。显然,老马家在西汉是混不出头的,当王莽取汉而代之后,正需要这种在汉朝不受待见的人来当官,于是,马援的三个哥哥都做到了二千石的高级官员。对王莽而言,马家就是“好出身”;而对刘秀而言,则是历史污点,这就很难把马援划到“成分”好的那拨儿了。大家带着这个背景去读马援,可能对他们君臣之间的关系会理解得更透彻一点。
王莽末,四方兵起,王莽从弟卫将军王林四处划拉人才马援收在帐下,推荐给王莽。王莽任命马援为新成郡(即汉中郡)大尹。王莽败亡时,马援的哥哥马员增山郡(即上郡,陕西省榆林市南鱼河堡连率,马援一块儿凉州甘肃省
衣赐履说:王莽在官制改革时,把郡太守一分为三,分别是卒正、连率和大尹,职权完全一样,但对应不同爵位,如果是侯爵,则称为卒正;如果是伯爵,则称为连率;如果没有爵位,则称为大尹。马援没有爵位,是为大尹;马员在王莽朝应该是封了伯爵的,所以称为连率。你看,马家哥儿四个在王莽朝都混得有声有色。
刘秀称帝之后,马员先到洛阳投奔刘秀仍让他当增山连率,后来在任上马援留在凉州西州大将军隗嚣很敬重他,他为绥德将军,与他共同筹划决策。
衣赐履说:看,刘秀对马援并不陌生,老哥马员第一时间向刘秀表了忠心,而马援仍然呆在天水,跟着隗嚣混,刘秀的心里,不会太舒服。
公元28年,隗嚣先后让马援出使成家皇帝公孙述和东汉皇帝刘秀,观察、打探这两位爷的情况。马援出使回来后,表示公孙述井底之蛙,刘秀才是真龙天子,劝隗嚣归顺刘秀我们前面已经讲过,隗嚣是想当春秋五霸的角色,听了马援的汇报,心中不喜,但还是假意臣服刘秀,并派长子隗恂到洛阳当人质。马援则借陪伴隗恂的机会,举家前往洛阳(详见拙文《西州大将军隗嚣:凭什么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读通鉴】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
【马援一开始并不太受待见】
马援来到洛阳,一住几个月,没有接到任何任命。马援感到,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就以三辅大长安地区地广土沃自己所带宾客为由,上书请求在上林苑中屯田。刘秀批准
之后,刘秀又不搭理马援了。直到公元30年,隗嚣正式反叛刘秀,马援见机会来了,就给刘秀上书说:
自衬投奔陛下以来并没有三公的推荐,也没有近臣的帮助有些话,我自己如果不说,陛下怎么可能听到身为大丈夫,放在哪里都让人觉得无足轻重,就算被人怨愤,人家都觉得你不值得忧虑,我以这种状况为耻。所以我今天敢于冒死表达我的心迹。我与隗嚣,本来是朋友。当初,隗嚣派来洛阳,对我说我心向汉,请你先去看看,如果你认为可以,我就专心事汉。等到我回去,一片赤心回报隗嚣,真心实意诱导他从善,不敢挑唆他为不义之举。但是隗嚣自挟奸心憎恨陛下,而把这种怨恨之情归结到我身上。我如果不说,意见就无从上达。我愿亲自向陛下陈述消灭隗嚣的策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之后,就算陛下让我回老家种地去,死无所恨。
【读通鉴】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
【作风泼辣、充满自信的影后】
衣赐履说:这封上书,基本上把马援的个性特点,表述得淋漓尽致。其中一段原文为夫居前不能令人轾,居后不能令人轩,与人怨不能为人患,臣所耻也”,深刻表达了马援拒绝平庸的性格特征,让我突然想起若干年前,正当红的刘晓庆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的那句话:就算吃屎,我也要吃那个屎尖尖(大意)。对马援来说,绝不能身居人后,前程,都是自己争取来的。马援的这一特点,贯穿其一生。
另,马援也是个成语大王,这里,给我们留下一句“不分轩轾”。
刘秀召见马援首肯其提出的作战方又拨给他五千骑兵突击队,往来于隗嚣的将领,以及羌族部落(散居在甘肃省南部及青海省东部的首领之间开展外交攻势,离间瓦解隗嚣部属。由于马援对西州(甘肃省东部)情况非常熟悉,东汉将领们每有疑惑争议,都向马援请教,对他十分敬重。
公元32刘秀亲征隗嚣,到达漆县陕西省彬县,各将领都认为王师重要,不宜深入险阻,计划犹豫不决。于是再召马援,马援深夜到达,刘秀大喜,亲自将马援接进大帐,征求他的意见。马援认为隗嚣将帅有土崩瓦解之势,已呈必破之状然后用粟米堆成山谷模型,指画形势,指出众军应从哪条山道进去又从哪条山道出来,条分缕析,明明白白。刘秀大为高兴,说,敌虏在我眼中了。第二天早晨,进军到高平宁夏固原县,安定郡郡政府所在,隗嚣众大溃具体作战过程当然没这么简单,可参详拙文《刘秀拒绝分封异姓王,西州大将军隗嚣的封王之路,就是一条不归路
公元33刘秀拜马援为太中大夫,协助中郎将来歙监诸将平定凉州甘肃省。自王莽末年,西羌侵犯边境,就移居塞内,金城郡(甘肃省永靖县西北属县多被羌人占有。来歙说,陇西被侵残地,非马援不能定
公元35年,夏季,先零羌部落侵犯临洮甘肃省岷县刘秀拜马援为陇西太守。马援发步兵骑兵三千人,在临洮击破先零羌,斩首数百级,获马牛羊万余头。守塞羌八千多人向马援投降。有各族数万人,屯聚攻击掠夺,拒守浩亹读如门隘。马援与扬武将军马成发起攻击。羌部落老婆娃娃辎重移阻于允吾谷,马援偷偷走小路,发动突然袭击。羌人大惊,再远迁到唐翼谷中,马援再追击。羌引精兵屯北山上,马援假意陈兵进攻,而另派数百骑绕到羌兵背后,乘夜放火,击鼓呼叫,羌兵大溃,共斩首千余级。马援兵少,没有穷追不舍人的粮谷畜产打包带回。战斗中,马援的小腿被敌人射穿,刘秀专门下诏慰劳,赐牛羊数千头,马援全都分发给宾客。
【读通鉴】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
【平叛西羌,马援功不可没】
衣赐履说:来歙于公元33年上书说“陇西被侵残地,非马援不能定”,但直到公元35年夏天,刘秀才任马援为陇西太守。或多或少显示出,刘秀对马援,总是不那么贴心吧。
这时,朝廷里正在进行一场大辩论,很多人认为金城在破羌青海省民和县之西,不但路途遥远而且盗寇众多大家商议干脆这破地方别要了。马援听说后,立即上书说
破羌以西池大多完好牢固,易于防守;土地肥沃,灌溉流通。如让羌人在湟中地区湟水,青海省东北部一条重要河流,发源于青海湖东北,向东南流,又称西宁河。在甘肃省永靖县北,注入黄河。湟中,指湟水流域,也就是青海湖至黄河跟湟水入口之间约四万平方公里地区,那就为害不止,不可放弃。
刘秀同意,于是诏武威太守,令在武威的金城都回金城去。归者三千余口,使他们都回到自己原来的旧邑去。马援奏表他们派置长吏,修缮城郭,建立小城镇,开导水田,劝以耕牧,郡中得以安居乐业。又遣羌族豪强杨封劝说塞外羌民,都来和亲。武都人背叛成家皇帝公孙述来投降的,马援都奏请恢复他们的侯王君长,赐给印绶刘秀全部批准。这之后,才下令扬武将军马成部班师
公元37年参狼羌部落甘肃省舟曲县东)联合其他羌人部落侵犯武都甘肃省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