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2019-09-30 06:54阅读:
衣赐履按:上一回讲到,马援平了交趾之后,被封为新息侯,采邑三千户,基本上已经实现了一个武将的人生理想。但是,老爷子对一个哥们儿说,大丈夫应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着尸体回来安葬,怎么能天天守着老婆娃娃热炕头儿呢!于是,在从交趾回京一个多月后,又出兵北进,迎击进犯的乌桓部落,
45三千骑出高柳代郡郡政府所在县,山西省阳高县行雁门山西省右玉县、代郡山西省阳高县、上谷河北省怀来县)边塞。乌桓内蒙古西辽河上游)发现有汉军,就闪了,马绕了一圈,一无所得。
公元47年,武陵郡(湖南省常德市,即战国时代的黔中郡蛮人首领相单程等反叛东汉政府派武威将军刘尚一万余人征讨。刘尚实在没把这帮野蛮人放在眼里,沿沅水流经湖南省西部,在湖南省常德市以西注入洞庭湖逆流而上,深入溪(流经湖南省吉首市南岂料武陵蛮不是一般的蛮,是很有智慧的蛮,他们据险邀击,刘尚全军覆没。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据说武陵蛮的地界儿,现在是这个样子滴】
衣赐履说:武陵蛮为何这么厉害?《后汉书》上的记录很有意思。在帝喾(五帝之一,喾读如库)时代,犬戎入侵,帝喾组织反击,总也搞不掂。于是诏告天下,谁能得到犬戎将领吴将军的脑袋,赏黄金千镒、采邑万户,还要把小女儿嫁给他。随后发生了一件事亮瞎了帝喾的眼。帝喾养了一只狗,长得非常酷,身材高大,体型健美,特别是一身五彩皮毛,绚烂夺目,还有个很酷的名字,叫槃瓠(读如盘户)。帝喾下诏求贤之后,这只狗子就出门儿了,没过多久,叼了一个人头回来,大家一看,这不是犬戎吴将军的脑袋嘛!帝喾想反悔,怎么能把宝贝女儿嫁给这个狗东西呢!但帝喾养了个酷女儿,人家说,老爹,我愿意!(此处不可细想,不晓得是何方神圣如此编排武陵蛮,呵呵)。狗子背起公主跑到南山,住在石洞里。三年后,公主生了六男六女。狗子死后,孩子们自行配对,结成夫妻,他们用树皮做衣服,可能是为了纪念狗爹,把树皮衣服染得绚丽多彩,衣服上还专门设计有尾巴的形状。公主回到宫里,向帝喾说明了情况,帝喾就把名山大泽赐给他们。自此以后,他们种族繁衍开来,称为蛮夷,武陵蛮就是他们的后代。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这故事容不得细想,呵呵】
公元48年七月,武陵蛮攻打临沅武陵郡郡政府所在县,湖南省常德市。东汉政府派谒者李嵩、中山太守马成讨伐,未能取胜。
老马援又坐不住了,要求出征此时,马老爷子已经六十有二,刘秀觉得老爷子上年纪了,就没答应马说我还年轻,不信我给你上马表演!刘秀就让他一试身手。马援顶盔披甲,飞身上马,作了一番马术表演刘秀笑道谁能长精神?唯我马老汉矍铄哉是翁也于是刘秀派马援中郎将皇家警卫指挥官马武、耿舒刘匡、孙永率四万余众进军五溪武陵郡境内有五溪,全是武陵蛮族居住之地夜间送行时,马援对朋友谒者杜愔读如音说:
我受皇恩深重。但年事已高,去日无多,常常担心不能为国而死。今日能够出征,得偿所愿,死瞑目。我只是有些顾虑那些权贵子弟,他们有的就在我身边晃荡,有的还要参谋办事,一想到要跟这帮家伙打交道,我头皮就发麻,这是我唯一的心病
衣赐履说:杜愔是谒者,是能跟皇上说上话的人,马援这一番话,似乎是想通过杜愔给刘秀带个话儿,你搞了一帮公子哥儿在我身边,一个比一个难伺候,简直烦死了(原文为:但畏长者家儿或在左右,或与从事,殊难得调;介介独恶是耳)。马武是开国功臣,位列云台二十八将;耿舒是建威大将军耿弇(读如眼)的亲弟弟;刘匡、孙永不晓得是什么人,估计也有来头儿。我们不知道马援所说的“长者家儿”是不是指这些人,老实说,就算不是,但这老几位如果听到了马援的话,当作何想?
公元49年,春季,马援兵团抵达临乡(湖南省桃源县),正逢武陵蛮攻城,马援迎击,大破蛮军,斩获二千余人,其余散入竹林之中。
马援大军到达下隽湖北省通城县),有两条路可入蛮界:一条走壶头山(湖南省沅陵县东北,路近水险;一条走充县湖南省桑植县路好走但运输线太长。刘秀最初也没下定决心走哪条路。耿舒主张走充县,马援认为走充县时间太长,补给跟不上,不如进军壶头,扼住蛮咽喉,则充县之敌也就不攻自破。两种意见同时上报朝廷,刘秀批准了马援的策略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这地方可不好打】
三月,大军进兵壶头。蛮贼地势高,据险防守,水流湍急,汉军无法乘船上行。时至酷暑,军中爆发瘟疫大批士卒死亡,马援自己也被传染,于是大军受困,上下不得,只能在河岸窟栖身以避暑热。每当蛮贼爬到高险之处擂鼓呐喊,马援便拖着双腿挪出去察看敌情,左右参谋人员看着老爷子都病成这样儿了,依然壮志不减,真是又敬佩又哀痛无不感慨流泪。
耿舒给他哥哥好畤读如愁写了封信,说
当初我曾上书建议先打充县,尽管粮草难运,但兵马前进无阻,数万大军奋勇争先。而今被困在壶头,官兵忧愁抑郁,行将病死,实在令人痛惜!前些时候在临乡湖南省桃源县蛮贼无故前来,如果乘夜出击,一举可以全歼。但伏波将军就像个西域来的二道贩子,所到之处,处处停留,导致失利。现在果然发生瘟疫,跟我的判断一样
耿弇看过耿舒的信后,上奏刘秀。刘秀就虎贲中郎将梁松责问马援,并代理监军。
正当此时,马援去世梁松对马援,早就怀恨在心,于是乘机构陷,网罗马援的罪证。刘秀大怒,下令追回马援新息侯印信(马援平交趾徵侧、徵贰姐妹叛乱后封新息侯)。
梁松是什么人?之前我们讲过,梁松是梁统的儿子,是刘秀的女婿,马援把他当子侄看待,时不时拎过来讲讲做人的道理(详见拙文《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如果仅仅是这样,梁松最多也就是烦马援,为什么这么恨马援呢?史书上记录了两件事。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梁松媳妇儿舞阴公主】
第一件马援有一次,梁松前往探望在床下行礼拜见,马援没有还礼。梁松走后,马援的儿子们说,梁伯孙梁松是皇上的女婿梁松娶刘秀的女儿舞阴公主刘义王显贵于朝廷,公卿以下没有不忌惮他的,老爹你为什么不向他还礼呢
马援说,爹是老朋友,他身份也得讲辈份
史书记录,松由是恨之
衣赐履说:梁松的老爹梁统,以前和窦融一道,守西北五郡。马援则跟着隗嚣,应该说,窦融、梁统、马援年龄都差不多,情形也差不多,关系也还都不错,故有马援把梁统的儿子梁松、窦融的儿子窦固视为子侄辈的情况。
第二件马援的二哥马余有两个儿子马严、马敦马余死得早,马援对这两个侄子十分关心。哥儿俩平日喜欢讥讽时弊、议论他人,并且常与侠客结交。马援在交趾作战期间,曾写信告诫他们
我希望你们听到他人过失的时候,就像听到自己父母的名字一样,耳可以听,口却不能讲古人不能讲自己父母的名字。好议论他人长短是非,随意褒贬时政和法令,这是我最厌恶的事我宁可死,也不愿到子孙有此类行径。龙述(龙伯高为人宽厚谨慎,言谈合乎礼法,谦恭俭朴,廉正而威严,我对他既敬爱又尊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杜保(杜季良为人豪侠仗义,将别人的忧虑当作自己的忧虑,将别人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原文为忧人之忧,乐人之乐”。马老爷子真是太厉害了!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敢说不是从老马这儿借去的吗?呵呵),好人坏人他都能交往,不失分寸杜保的父亲去世时,来祭吊的客人,很多都是从外郡远道而来。我对他同样是既敬爱尊重,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为什么呢?如果效法龙伯高即使学不到精髓,至少还能成为一个恭谨之士,正如人们所说的雕刻天鹅,即使没刻好,至少还象鸭如果效法杜季良不成,就会堕落成天下轻浮子弟,这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狗了(马援是真正的语言天才啊)。
述,是山都县(湖北省谷城县东南县长;杜保,是越骑司马南越兵团军政官,两人都是京兆陕西省西安市人。
杜保有个仇人上书,指控杜保行为浮薄、乱群,伏波将军马援从万里之外写信告诫侄不要与他来往,而梁松、窦固窦固也是刘秀女婿,娶的是涅阳公主却同他结交,对他的轻薄伪诈行为煽风点火,败坏扰乱国家。
奏书呈上,刘秀把梁松、窦固叫到宫里一顿臭骂,又给他们看了指控杜保的奏书和马援告诫侄的书信。梁松、窦固啥也不敢说,只顾叩头求饶,叩得鲜血横流,刘秀最终没有为难这俩女婿随后,刘秀下撤了杜保官职,将龙述升为零陵郡(湖南省永州市太守。
因此,不光梁松,窦固也是对马援恨得牙痒痒的。此番,刘秀派梁松去调查马援,梁驸马抓住这次机会,狠狠修理马援,虽然你已经死了,死了我也要修理你!
衣赐履说:这一段,非常不解,逻辑链上缺的环节太多。是谁控告杜保?控告杜保为什么要把皇上的两个女婿捎上?不想活了?马援给侄子写的信,控告人是怎么知道的?这封信是怎么到了刘秀的手上的?梁松、窦固要恨也应该恨告状的人吧,怎么恨上马援了?……
且不管这些问题,我们只想知道,明知梁松痛恨马援,刘秀为何派梁松去调查马援的问题?各位,一定要清楚一点,调查组组长对调查对象的态度,基本上就决定了调查对象的结局,此为铁律。我们只能认为,刘秀就是要收拾马援,他根本就不想查明事实真相
这就扯出另外一个问题,看起来刘秀对马援不错啊,怎么就突然要收拾马援呢?我们再往下读。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梁松的奏章上去之后,刘秀已经愤怒,又有人指控马援。
原来,马援在交趾作战时经常服食薏苡仁,因为此物可使身体轻健,抵御南方蛮夷之地的瘴气老实说,我一直不理解“瘴气”是什么东西,我感觉更像是水土不服而致人生病,被文人们给神秘化了。而薏苡仁这样的东西,可以帮助人适应当地环境南方的薏苡仁果实很大,马援想回到北方种植,就拉回一车当种子时人以为这是南方土产的珍怪权贵们“皆望之”那时,马援受宠信,所以没人敢报告朝廷。等马援死,立即有人上书指控马援从南方载回来的,全是明珠带花纹的角之类的珍宝。中郎将马武于陵侯侯昱前宰相侯霸的儿子等,都上书说明其形状原文为:皆以章言其状刘秀更加愤怒。马援夫人和儿子们惶恐畏惧,不敢把马援灵柩运回祖坟安葬,只好在城西买了块地草草埋葬了事。宾客故人都不敢去吊唁。侄子马严夫人用草绳捆绑自己,到皇宫门口请罪,刘秀拿出梁松的奏书给他们看,才知道马援被指控的罪名于是上书诉冤,前后六次,辞意哀切,终于得以葬回祖坟。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据说马援整了一车这玩意儿回京城】
衣赐履说:以我的经验,薏苡这东西并不难表述,然而,看了马武和侯昱的奏章之后,“帝益怒”,这说明,即使马、侯没有对马援落井下石,也绝没说什么好话。马武是跟着马援一块去打武陵蛮的,显然,他对马援很不爽
实际上,直到现在,我们还是不知道,梁松到底陷害了马援什么?马援的罪名究竟是什么?但可以肯定一点,刘秀没打算给马援翻案,因为,马夫人和马严前后上诉六次,结果只不过是然后得葬”。
前任云阳县(陕西省淳化县西北县令、扶风陕西省兴平市人朱勃前往皇宫门阙上书为马援喊冤,历数了马援的功劳,质问了对马援的指控(原文太长,我们就不引述了),并建议请将马援一案交付公卿议论,评判他的功罪,决定是否恢复爵位,以满足天下人的愿望实际上,并没有公开讨论
刘秀的怒气稍有消解。
衣赐履说:实际上,是《通鉴》上说“帝意稍解”,《后汉书·马援传》里,只讲了朱勃上书,挂冠而去,没讲刘秀看过上书之后的态度。我们不管刘秀的怒气有没有消解,但他一定没有给马援翻案的意思,因为,本年,刘秀徙封朱浮为新息侯,也就是说,刘秀收了马援的爵位,立即给了朱浮,于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刘秀朝,老马家已经没有机会了。
另外一个比较蹊跷的地方是,征蛮军团总司令马援死了,刘秀居然没有再任命主帅,实在是让我不能理解。《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载,武陵蛮首领相单程等人饥饿穷困,请求投降,恰好马援病逝,谒者宗均接受了他们全部人马的投降。朝廷在蛮夷设了官府官员,众蛮由此平定。哈!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马老爷子,让人敬佩】
衣赐履说:王夫之认为马援不知进退,他在《读通鉴论》中说:……天下已定,(马援)功名已经十分显赫,本来可以全体肤以报双亲,安禄位以侍君主,何必非要马革裹尸而后快呢!刘秀于是而知道马援很不自重。不自重的人,明君就会厌恶他。因为,君主难免会想,如果你马援不是贪图俘获之利,为什么非要老于戎马而不知引退呢?明珠之谤(指那车薏苡仁),由来已久。一把年纪了而贪得无厌,驱使别人的军队,满足自己的私利,当然招人反感。所以,马援身死名辱,家族几乎不保,是因为他违背天道,好战乐杀,而忘掉生命的庄严……
柏杨先生把王夫之痛斥一番,说王夫之对马援的评价,再次暴露“他污秽了的心灵”,呵呵。
我倒觉得,王夫之所说,并非全无道理,毕竟,他是从一个理想化的功成身退的角度来作判断的。
所谓“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命”,暗含着中国古代对武将的一种不成文的约定,即,武将出生入死,为自己谋点利益,也属正常(当然,这种利益是不能拿到桌面上来说的)。马援花甲之年,在刘秀拒绝其带兵南下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出征,的确有可能引起帝王和臣僚的猜忌,哪怕马援晶莹透亮如一杯雪碧,也并不妨碍别人会这么想,那一车“薏苡仁”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认为那是一车奇珍异宝,你就无可辩解。
现在,我们探讨一下,刘秀为什么这样对待马援。
就现有的史料来看,刘秀对马援的不满、乃至恼怒,始于耿舒给老哥耿弇的那封信,信中,耿舒说,老马打仗不行,要用我的方案,蛮人早就收拾了,正是用了老马的方案,才导致军队进退不得,大批战士遭瘟疫而死。
我认为,马老爷子和耿舒,谁的作战决策对,不好说,这里面运气的成分很大,并不是说,老马的决策错了,你耿舒的决策就一定对;也不是说,目前碰到了困难,老马的决策就一定是错的,事实上,最后由谒者宗均收服了武陵蛮,仍然是马援决策的延续而已。
问题的关键是,当时军队进退维谷,似乎决策是错了,而这个决策是谁定的呢?追到根子上,是刘秀亲自批准的诶!也就是说,这个错误是刘秀犯的诶!这真是岂有此理!刘秀从二十几岁开始带兵打仗,不管是亲自冲杀,还是在前线指挥,几无败绩。称帝之后,刘秀多坐镇后方,遥控前方将领,这人牛就牛在,前方将帅,包括大司马吴汉这样的武力值爆棚的家伙,听了刘秀的,就能胜;不听刘秀的,一准儿吃败仗。也就是说,刘秀在军事上,至少在史书的描述上,基本上就是一尊大神。大神是不能犯错的,大神如果犯了错,面子往哪里搁?于是,需要有人背锅,这个人必须是马援,也只能是马援
这个问题搞清楚了之后,对刘秀的一系列反应,我们就可以理解了:派怨恨马援的梁松去调查马援,收了马援的新息侯爵位;徙封朱浮为新息侯;让马武、侯昱上书说明马援那一车“宝贝”是什么东东,然后“益怒”;马夫人和马严六次上书喊冤,仅仅准许把马援葬回旧坟;朱勃为马援鸣不平,基本上没什么反应。
我们在前面讨论过,刘秀统一天下之后,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不用功臣,绝大部分侯爷们,都跟家呆着享清福呢,只有邓禹、贾复、李通等有限的几位,时不时参与国事的讨论,注意,他们都没有实际官职,参政都谈不上,最多也就是议个政。我想,刘秀这么做的出发点就是,与这些功臣的感情太好,万一他们违个法乱个纪,有可能下不去狠手,那就败坏了制度。因此,天下一统之后,刘秀基本上不用老班底,用的是窦融、马援这些人,一旦出了事儿,说处理就处理,一点不带含糊(例子很多,比如大司徒韩歆,被刘秀骂到自杀;再比如大司徒欧阳歙,因贪污死于狱中)。窦融是个老狐狸,一贯以退为进,不断要求辞职,反而自保;而马援恰恰相反,所有的功劳都是自己争任务争来的。特别是北伐匈奴无功而返之后,我以为,从个人进退的角度看,不宜再去争着打仗了,要知道,朝里头能打的人多了去了,刘秀最初不愿让马援出征,当然已经有出征的人选了,马老爷子非要挺身而出,让别人怎么想?
我们看看在马援案的过程中,都是哪些人跟他过不去。
耿舒上书,对马援提出意见;梁松调查,让刘秀对马援愤怒;马武、侯昱上书,说明薏苡果实的形状,刘秀更加愤怒。
耿舒的背后是耿弇,梁松、窦固(《后汉书·马皇后传》中说,马援是梁松、窦固两个人害死的)背后是梁统、窦融,侯昱是前宰相侯霸的儿子,马武本来就是功臣。
耿舒、马武属于功臣集团;梁松、窦固既属投诚集团(性质与马援相同),同时还属皇亲国戚集团;侯昱则属文官集团。而朝中除了那个叫朱勃的县长,再也没有一个人为马援说话。也就是说,朝廷中的三(四)大集团,都跟马援过不去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满朝只有马援一个人是君子,是好人;那些害他的人都是小人,是坏蛋,那就太幼稚了。
每个在官场上混的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为自己和家族来谋取未来,窦融的方式是以退为进,马援的方式是积极进取,但在这个过程中,马援可能得罪了太多的人。我们在《伏波将军马援一语成谶,果然“马革裹尸”,究其原因:话太多!》一文中已经说过,马援有两大特点:一是话太多,得谁都滔滔不绝;二是好为人师,得谁都要教育别人如何做人。这两点已经很讨厌了。在这里,我们再给他总结两个特点:三是太争胜,似乎打仗除了我谁都不行;四是瞧不起人,谁都瞧不起。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驸马爷梁松前来问病,给他行礼,马援自恃长辈,不给梁松回礼;第二个是,唯一为他上书喊冤的朱勃,跟他从小就熟,大约比他小一点。朱勃很聪明,十二岁就被试用为代理渭城(陕西省咸阳市)县宰,曾让马援自惭形秽,但直到马援封侯,朱勃还是个县令。马援显贵之后,常常照顾朱勃,但很是看不起朱勃,有时候还故意怠慢他。及至马援受到诬陷,只有朱勃一个能够最终保持忠诚不渝。老实说,如果我是朱勃,恐怕不去陷害马援就不错了,断不会放弃官位为他疾呼。仅以朱勃为参照,就可知,马援虽阅人无数,其实并不识人;因不识人,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这么捋下来,我们大约可以感觉到,马援的结局,有一定的必然性——皇帝和皇亲、功臣、投诚、文官四大集团都想搞你,你觉得自己会是个什么结局?
文中提出一些疑问,史料里没有合理的解释。其实,再想想,也不大需要解释。
申明一下,在分析马援事件中,我们不是从道德角度出发的,而是从官场逻辑和个人生存角度考虑的,道德高尚的嘴炮们,请绕行。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读通鉴】解谜:为什么光武帝刘秀偏偏跟伏波将军马援过不去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