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三国】诸葛北伐:诸葛亮为什么流着泪也非斩马谡不可?

2021-09-12 23:55阅读:

衣赐履

退役军人

关注
【三国】诸葛北伐:诸葛亮为什么流着泪也非斩马谡不可?
衣赐履按:这一回,讲诸葛亮第一次北伐。
公元228年正月,诸葛亮扬言从斜谷出兵,直接攻击郿县(陕西省眉县),命镇东将军赵云、扬武将军邓芝充当疑兵,据守箕谷(陕西省太白县魏明帝曹叡派大将军曹真都督关右(函谷关以西)地区各军,驻扎在郿县。而诸葛亮本人则亲率大军进攻祁山(甘肃省礼县东北,属天水郡),军阵整齐,号令严明。
衣赐履说:赵云、邓芝走的褒斜道。谭其骧先生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益州北部》,将箕谷标在了南郑(陕西省汉中市)稍北,也就是褒斜道的南口,似乎不妥。从史料记述,以及后来赵云与曹真的交战情况看,赵云应该已经到达褒斜道的北口,兵临郿县。
起初,魏国自从刘备去世之后,蜀国好几年没啥动静刘备公元223年去世,诸葛于公元228年北伐,因此根本没把蜀国当根儿葱,防备十分松懈。此番,突然听说诸葛亮出兵,朝廷和民间都很恐惧。天水郡(甘肃省甘谷县)、南安郡(甘肃省陇西县)、安定郡(甘肃省镇原县东南曙光乡),背叛魏国而响应诸葛亮,关中地区震动魏国朝廷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但继位不久的明帝曹叡发表讲话,说:
诸葛亮本来依据山要,勉强可以偏守一隅,现在居然亲自来犯,正合乎兵书所说招敌前来的策略(曹叡的意思是,诸葛亮侵犯魏国,相当于是魏国把他引过来的,正好合乎《孙子兵法》“善战者致人”原则),而且,诸葛亮贪三郡之利,知进而不知退,我们大军西进,一定吊打蜀军
于是下令,动员步骑兵五万人,命右将军张郃率领,西上阻截。正月某日,曹叡亲自到长安督战。
衣赐履说:诸葛一月发起进攻,不但张郃本月就杀将过来,就连曹叡也于本月抵达长安,如果史书记录没错,魏国的战争动员能力和动员速度,让人咂舌。本年,曹叡二十五岁,在一众大臣不知如何应对的情况下,这个没打过一毛钱仗的魏明帝,当机立断,动员大军讨伐并且亲赴长安督战,这个皇帝,不可小觑
另外,三郡降蜀,我们稍微掰饬两句。诸葛大军一出,天水、安定、南安三个郡立即投降,给我们感觉诸葛亮取得了很大的战果。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觉三国时期,西北边郡,人口稀少,一个郡地盘确实不小,但很多郡的人口也仅仅几千户。《晋书·地理志》载,天水郡,辖六县,八千五百户;安定郡,辖七县,五千五百户;南安郡,辖三县,四千三百户。也即,在西晋时期,此三郡共一万八千多户,以每户五口计,共八九万口。三国时代,连年战争,人口不会比这个数字更多。这是全部人口,那么,三个郡的守军,又能有多少呢?
彼时,所谓某郡降了,并不是说整个郡的所有县都降了,只不过可能是郡政府所在县或者某些重要县城降了而已,其他县城,降没降都不好说,大多是在观望,都在等子弹再飞一会儿,东刮得猛,他们就归东风;西风刮得凶,他们就归西风,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我们举两个例子看一下
一个是天水郡降了,大约指的是郡政府所在县冀县甘肃省甘谷县降了而已。冀县为什么降呢?因为郡太守马遵恰巧陪上级领导下基层检查工作去了,不在家,算是降了。但冀县边上的上邽(甘肃省天水市)就没降,后面我们细说。实际上,冀县降没降,《三国志》也有两种说法,《姜维传》上说没降,裴松之注引《魏略》上说降了。所以说,天水郡降了诸葛,成色严重不足。
再一个是降了也不可靠。《三国志·曹真传》载,街亭战役之后,蜀军退回,曹真、张郃开始收复失地。安定郡的大族杨条等人胁迫官员和老百姓,死守月支城(应属今甘肃省庆阳市),曹真进军包围。杨条对众人说,大将军都亲自来了,我不投降等什么?(大将军自来,吾愿早降耳)。然后,让人把自己捆起来,向曹真投降。也就是说,有的地方,不是官员降了,而是被当地大族胁迫着降了。而这些大族们也相当不靠谱,随时准备重新降回来。
这么一看,所谓的夺下三郡,看着挺耀眼的,实际上,要真正拿下来,真正消化成蜀国地盘儿,还差得远呢。
好,该讲男一号马谡了。
马谡,字幼常,襄阳宜城人,是马良的弟弟马家哥儿五个,个个有才,乡里编了一句顺口溜,马氏五常,白眉最良。白眉就是马良,因为眉毛里长了一撮白毛。刘备还在荆州的时候,马氏兄弟就归附了,刘备对马良很看重,诸葛亮与马良关系也很好,平时,马良都诸葛亮老哥(尊兄)。刘备称帝之后,马良为侍中。刘备发动夷陵之战,马良随行,到武陵地区招纳少数民族助战,夷陵兵败,马良阵亡。马谡是跟着刘备入蜀的,做过绵竹县(四川省德阳市北黄许镇县令、成都县令、越巂郡(四川省西昌市。嶲读如西)太守。马谡才华横溢,而且喜欢探讨军事问题,诸葛亮对他,史称深加器异”,就是说,特别看好他,是当作后备干部来培养的刘备对马谡不太感冒,临死前对诸葛亮说,马谡这个人,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你要慎重!孔明觉得老大可能看走眼了,没看出马谡的真潜力。孔明任命马谡为参军,经常叫来讨论事情,一谈就从白天谈到夜里。前面我们讲了,诸葛亮南征,马谡贡献了“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十六字军事原则。诸葛亮平定南中地区,马谡虽然没去,但肯定也是要记上一份儿功劳的(详见拙文《七擒孟获(上)——诸葛亮为什么非要亲自南征?)。
出兵祁山之前,召开军事会议,与会者一致建议由宿将魏延、吴壹等人为先锋,诸葛亮力排众议,任命马谡为先锋,统御各军,进抵街亭(甘肃省张家川县北),又命令将军高详屯柳城(似应在街亭附近,作为马谡的侧翼。不成想,马谡是个很有主张的人,史书上说他违背诸葛亮的指挥调度,一通乱指挥,又下令全军离开水源,跑到山上驻扎,而不是据守街亭等到张郃大军一到,立即切断马谡水源,马谡军大乱,张郃发动进攻,马谡兵团溃散奔逃战前,裨将军巴西郡(四川省阆中市)人王平一再规劝马谡,马谡就是不听;等到大军溃散,只有王平率领的一千人擂响战鼓,把守营地,张郃怀疑有伏兵不敢往前逼近,王平于是缓缓收拢打散了的兵卒,率领人马返回。
衣赐履说:写到这儿其实感觉挺对不住大家的,男一号一出场就基本上结束了。马谡违反了孔明什么规定,马谡带了多少人,街亭城有多大,是否坚固,王平多次规劝马谡什么,王平有没有跟着马谡上山扎营,王平的兵有没有水喝……等等等等,这诸多的疑问,史书上一句解释都没有,相当无奈啊。
就在孔明攻岐山时,雍州刺史郭淮恰巧到天水郡洛门县检查指导工作上文中我们提到的那位天水郡太守马遵,就是因为陪同郭淮而没呆在治所冀县。郭淮听说诸葛大军已到祁山,惊呼一声不妙”,立即停止检查,快马加鞭向东到上邽(甘肃省天水市),严防死守。张郃攻打马谡的时候,郭淮进攻柳城,大破蜀将高详。
衣赐履说:我没查到柳城具体位置,从郭淮征柳城来看,柳城应该离上邽不远才对。但上文中讲了,高详驻柳城是作为马谡的侧翼,应该在街亭附近。上邽距街亭直线距离大约二百里,距岐山大约百把里,郭淮离开上邽攻击高详,似乎透露出,诸葛亮到岐山之后,就停下来了,至少没有攻击上邽,这样,郭淮才有可能攻打高详。郭淮是一个猛人,后来做到魏国的车骑将军。
街亭一败,诸葛亮失去了前进据点,就攻取西县(甘肃省礼县东北,在祁山东北)居民一千多家,回军汉中。
赵云、邓芝的部队也在箕谷战败,赵云收敛部队坚守,所以损失不大。
衣赐履说:《诸葛亮集》中,有孔明给老哥诸葛瑾的一封信,信中说,赵子龙退军,烧毁沿路的阁道(我理解就是栈道)。也即是说,赵云确实过了褒斜道,被曹真打败,赵云退军时烧掉了阁道,曹真无法追击,故赵云损失不大。
我们的男一号马谡就惨了。
《三国志·向朗传》载,诸葛北伐,丞相长史向朗随行到汉中。向朗跟马谡关系很铁,马谡逃亡,向朗知情不举,诸葛亮大怒,免了向朗的官职,赶回了成都。
也即是说,这小子战败之后,逃跑了!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又被抓住下了大狱。
衣赐履说:如果马谡真的逃跑了,那说明孔明看人真的不是太准。但向朗确实因此而免官,过了好几年才重新启用,马谡逃跑恐怕不假。
《三国志·马良传》裴松之注引《襄阳记》载,马谡在狱里给诸葛亮写了封信说
明公视我如子,我视明公如父,如果我死能够换来国家大义兴起,也不枉与您平生之交,我虽死而无恨。
于是,马谡处斩,年三十九
马谡死时,十万之众为之流泪。诸葛亮亲自吊丧,为他痛哭,安抚他的子女,如同平素一样恩待他们。
衣赐履说:马谡死时,十万之众为之流泪,恐怕是襄阳父老对他的美化吧。
后来,蒋琬到汉中,对诸葛亮说:
古时候晋国同楚国交战,楚国杀了领兵的得臣,晋文公喜形于色。现在天下尚未平定,杀了智谋之士,难道不惋惜吗?
衣赐履说:公元前632年,楚、晋在城濮(山东省鄄城县西南)会战,楚军大败。然而晋文公忧形于色,说,楚军统帅成得臣仍在,我们的灾难恐怕难以结束。不久,楚国斩杀成得臣,晋文公如释重负,喜形于色
诸葛亮流着眼泪说:
孙武能够制敌而取胜于天下的原因,就是用法严明所以晋悼公的弟弟扬干犯法,魏绛就杀了为他驾车的人(《左传》载,公元前570年,晋悼公主持君高级别会议时,他的弟弟姬扬干犯法,大夫魏绛处决姬扬干的仆人。晋悼公认为魏绛正直,命魏绛主持新军)。现在天下分裂,交战刚刚开始,如果废弃军法,怎么能够讨伐敌人呢?
诸葛亮又下令斩杀马谡兵团将军张休、李盛,夺了将军黄袭等人的兵权,贬镇东将军赵云为镇军将军。王平受到表彰,任命参军,统五部兵马和营屯之事,晋升为讨寇将军,封为亭侯。诸葛亮上书请求自己贬降三级,后主刘禅任命诸葛亮为右将军,兼领丞相如故。
诸葛退军之后,曹真、张郃很快收复了天水、安定、南安三郡。
诸葛亮一出岐山,失败。
衣赐履说:关于孔明为什么要斩马谡,历来众说纷纭。马谡该不该斩,其实反对的人挺多的。我们刚讲过,孔明斩了马谡之后,他的嫡系黄琬就当面表示马谡不该斩。只不过,孔明嘴大,黄琬不敢再争辩罢了。
我也谈一点看法,我认为,孔明斩马谡是对的,至少,对孔明而言,是对的
第一,马谡兵败,损失惨重。马谡究竟损失多少人,史无记载。咱来猜一下哈。《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有一段注说,诸葛亮打西县,得千余家百姓而归,但“拔西县千家,不补街亭所丧”。意思是这千家户口不能弥补街亭损失的人马。彼时,一般而言,户为五口,千余家即五千余人,不能弥补街亭所失,我们给它翻一翻,街亭大约损失万把人吧。不会更多了,否则,老裴应该说“不补街亭所丧远甚”,对吧?实际上,一万人马对蜀国也不是小数目了。但是,打了败仗就该处死吗?这就涉及到——
第二,孔明依法治军,不避亲疏。诸葛亮主政的基本原则是依法治国。陈寿对他的评价是:尽忠益时者虽雠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戮。也即,诸葛亮治国、治军,基本上是做到一碗水端平的,有功劳的,关系不好也赏;作奸犯科者,关系再亲密也必惩罚。马谡不但败得难看,而且居然丢下兄弟们跑路了,尽管他是自己的嫡系,也必须严惩。然而,我们还是要问,以法治军就必须杀了马谡吗?打了败仗就得死,那还有哪个大将愿意打仗呢?马谡惨败,当然该罚,但一定要处死吗?判个十年八年流放,难道就不可以吗?这就涉及到——
第三,违反命令的必须从严从重处理。以前我们讲过,诸葛亮用人,只用听话的,不听话的,要么杀了,要么废了。连魏延那种眼过于顶的家伙,也从来不曾违抗过诸葛亮的命令。马谡为什么败了?史称“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大为郃所破”。即,马谡是没听诸葛亮的命令,擅自举动,才被张郃所破。如果马谡完全按诸葛亮的命令来,是不是一定守得住街亭,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可以确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