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教材循环使用制度亟待合力全面推进
严循东摘录 202148
5年,全国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大中专教材、业余教育课本及教学用书的零售数量,平均每年约28亿册、金额超200亿元。这些教材若循环使用一年,可节约200多亿元,节约的费用如果用来援建希望小学——大约可援建4万所希望小学。这是2020年《瞭望》新闻周刊援引国家新闻出版署的数据,对教材浪费所作的形容,教材循环制度也随之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印刷精美的教科书,尚还品相完好、干净整洁,大多数情况下却只能送进废品收购站,最终进入造纸厂回炉再造的境地,就全国范围看数额之巨大,的确令人触目惊心,令人遗憾,是到了亟需重视和有效应对的时候了。
应该说,教材不能重复循环利用,造成环境和资源浪费,进而期待教科书重复循环利用,早就有共识。然而,我国教材重复利用的现状是,人人都说好,国外也搞得不错,唯独我们却学不了,或者说迟迟难以有效大面积展开。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笔者以为,除了市场发育不成熟外,还有以下因素综合掣肘造成。
背后利益使然。早在2017年,科技日报曾报道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在高校教材的编写上,学校、老师、教材编写者、出版社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很多大学会选择本校出版社的教材,不少老师会选择自己的书作为课本,每一本教材的出售都意味着相关方能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
SPAN>其它阶段如义务教育等阶段的教材发行,虽然没有如此明显的发行利益,但或多或少都存在这些问题。而与此相对应的,想要推动课本重复使用的人士多从环保考虑,却无关利益。
使用习惯使然。新学期新气象,不管对学生还是家长来说,每一个新的学期、新的学年,都意味着新的开始,有一本崭新的课本,尤其是所谓主课的语数外等课本,大家长久以来似乎都有很大的共识。这种背景下,在众多家长等再穷不能穷教育、再难不能难孩子思维主导下,每学期为孩子卖新课本,就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第一选择。这对推行教材重复循环利用,也是一个很大的掣肘。
教学习惯牵绊。时下,对于不少地方和学校的老师,尤其是语数外等主科老师,大都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也就是在课程教授过程中,对于一些重要的知识点,往往要求学生把其抄记在课本相应的页面和内容旁边。这在方便教授和学生记忆学习的同时,却也有意无意造成了教材书本的不卫生。再加其他污染因素,如果循环使用这些教材,书本卫生就是一个无法绕过的问题,这也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教材循环使用,进而加重浪费现象
此外,缺乏统一的制度规定,也是一个个无可忽视的因素。说起教材循环使用,并非所有的教材都没有这样使用。比如目前的义务教育阶段体、音、美等教材,多年前已经实现了循环使用,而且效果还不错。原因就在于,其自上而下有一套明确的制度。反观语数外等主课教材循环利用,却缺乏这样的统一制度安排,仅靠地方、学校等自觉,而且很多时候意味着麻烦甚至经济成本付出等,自然循环使用不积极推进较慢,乃至停滞。
当然,可能的因素还不少,这里不再一一列举。但这些已经说明,要想遏止教材使用浪费,有效推进教材全面循环利用等,就需政府、学校、老师、学生、出版社等众多方面,在出版利益、购买习惯、使用传统、制度完善等环节综合协调努力形成治理发力,才可能让这一问题得到解决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