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法检系统京考报名遇冷,折射出什么?

严循东摘录 20211125
日前,2022年北京市公务员考试结束网上报名。此次京考共有2399个职位计划招录4266人,通过资格审查的人数达到52297人,平均竞争比为12:1。在此次京考过审人数最多的10家单位中,北京市西城区委组织部、北京市纪委监委、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等单位报名火爆,而北京市检察院系统、北京市法院系统报名遇冷,大多数岗位的竞争比刚过开考最低限31
毕业生的求职意向,向来是较为真实地反映社会就业状况和不同行业岗位吸引力的参考指标。这两年,因为疫情等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公务员招考的报名人数大幅攀升,招考难度相应也水涨船高,但法检系统招考却应者寥寥,个中缘由值得思量。
法检系统招考遇冷,并非由于法科毕业生就业如何抢手。相反,从教育部以及各大高校的就业统计数据来看,法学专业几乎每年都徘徊在各专业就业排名的末端,即便如武汉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这样跻身五院四系的名牌院系,也同样是红灯高挂。
法科生就业难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法科生相比其它专业,有一项号称天下第一考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按去年的数据,司法考试的通过率仅为13%,足见难度之大。在司法考试的压力倒逼下,法学专业的学习压力远甚于许多考核标准模糊的所谓摸鱼专业。作为法科生,如果未能通过司法考试,其就业渠道就要窄许多,不得不在
其专业不对口的行业找工作,其难度可想而知。
通过司法考试,是法检系统招考的基本条件。不过,各大院校通过司法考试的佼佼者,也在反复衡量比较各种就业机会及其未来前景。近年来,法检两院案多人少矛盾突出,尤其是基层的法检系统,法官、检察官案牍缠身、疲于奔命,在许多地方都是常态。
与此同时,在全面依法治国与全面从严管党治警的大背景下,法检系统干部与律师之间的不正当交往与利益输送成为监督重点。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还联合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禁止法官、检察官与律师不正当接触交往制度机制的意见》《关于进一步规范法院、检察院离任人员从事律师职业的意见》,进一步压实了对法官、检察官违法以案寻租的制度监督。此外,法官员额制等改革措施加大了法官的责任,淘汰压力也变大。
相较于头戴国徽、身披法袍、捍卫公平正义的职业理想,选择法检系统工作更意味着选择了忙碌清苦的工作。虽然有坚守法治信仰带来的精神回报,但生活相对清贫也是常态。在现实面前,许多通过司法考试的优秀法科毕业生,选择了进律所、投行、外企等。虽然同样很辛苦,精神紧绷,但薪酬福利相较而言要优渥很多。对那些原生家庭条件一般,面临买房、结婚、生育压力的毕业生而言,这种选择无可厚非。
只是,法治是社会公平的基础,正如织密织牢对法检干部的监督网是必要且必须的一样,吸引更多高水平高素质的法科生进入法检系统,培养造就大批业务精专的法检干部,同样是维护公共利益、提高全社会法治水平的必然要求。毕竟,如果罪犯都能在优秀律师的无罪辩护下逃脱责任,那么谁来为公共利益辩护?谁又该为社会的公平正义买单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