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2003与2020:后疫情时代的机遇与挑战

2020-07-12 21:42阅读:
文/刘兴亮文/刘兴亮

01


本世纪运行了20年,我们经历了两次疫情。这两次,我都以创业者的身份赶上了。
疫情总会过去,太阳照常升起,我们总要摘掉口罩,再次出发。两次疫情的情况截然不同,枕戈待旦的时候,我总结对比了一下,说说后疫情时代的机遇和挑战。

02


这两次的大环境差别很大,主要有三个大的方面:
第一:2003年,80后刚刚进入社会,8090后的人口红利刚刚开始


我国内需经济和青壮年劳动者供给,在2003年的时候才刚刚开始发挥作用,改革开放了20多年,社会基础和体制为他们铺好了路,大学扩招为他们充好了电,一切的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候的中国是真正「八九点钟的太阳」。
17个年头过去,90后今年步入30岁,我国出生率持续下降,可以说,宏观上的人口红利已经进入后期,所有的消费行业特别是内需行业,在17年中,从暴涨的供不应求进入供大于求的存量竞争时代。
存量竞争的另一个说法,就是「淘汰」。
与2003年后的扩张战略不同,新冠疫情后的首要任务是活下去,淘汰别人,保存机会和实力,这是战略层面的差别。现实如此,无法盲目乐观。
第二:2003年刚加入世贸,WTO红利刚开始


我国在01年刚加入WTO,国民经济三大引擎最强劲的赚钱发动机刚刚启动。
改革早期,深圳香港一个窗口拉动了整个珠三角,WTO推倒了一面墙,国际市场像大海一样敞开了怀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百舸争流,万象更新。在过去这十多年里,外包出口的飞速增长支撑了投资基建和内需两大增长引擎,社会高速发展日新月异。
今天,世界贸易进入转折和调整期,单边主义抬头,贸易战此起彼伏。外贸出口这个最赚钱的红利增长乏力,甚至出现了下降,加上疫情影响,不确定性非常大。
对比2003与2020:后疫情时代的机遇与挑战
第三:03年互联网刚起步,用户增长潜力大


随着纳斯达克崩盘,互联网在2000年之后完成了一次泡沫破裂,2003年国内互联网才刚刚起步,正在从用户培养到全面普及的过程中,2003年全国网民数量只有8千万,今天已经超过了9亿,这是10多倍的增长空间,更不用说在线时长的增长。
也许今天的创业生态更成熟,但是03年的创业空间和前景,毫无疑问远远超过今天。
比较两次疫情后的复苏,以上三点是最显著的背景差异,无论是业务重启还是创业创新,都无法脱离大背景的约束,所谓「顺势而为」,这三个「势」的落差决定了疫情后市场的大环境。

03


这几年的经济增长本来就已经在调整中,这次疫情更加加速了这种「调整」,大浪淘沙,很多过去发展顺利的业务,都面临瓶颈和困境,甚至崩盘。
时移势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两次疫情过去,世界完全不一样,复工思路也完全不同。这次疫情影响大,时间长,人们被动居家,带来了一波互联网红利,但是随着疫情结束,这种红利能持续多久,很难预估。

04


困难很多,挑战巨大,机会也不是没有。我来亮三点:
  • 左一点:先看大背景,我国正在从温饱进入小康社会。
衣食住行基本满足后,小康需求大量涌现,很多过去的「奢侈消费」、「弹性消费」,正在变成新的刚需,教育、健康、文娱等行业还存在大量的机会,这是大背景的利好。
  • 右一点:科技互联网没有停止进步。
科技进步从来不会停止脚步,微信和抖音如日中天,新技术新应用,新的场景也不断涌现,5G才刚开始, 除了带宽的增长,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推广和全面普及也才刚开始,人工智能技术还在爆发的早期,互联网从来不相信垄断,历史上被初创企业掀翻的巨头比比皆是。
这是互联网的规则,永远有创新的机会。
马云曾经说过,今天很难,明天更难,后天才会变好。王兴说: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一切皆有可能,前提是活到天亮。
躺着赚钱的日子过去了,是时候靠真本事赚钱了。
  • 下一点:眼巴前的机会,所有的生意都可以用短视频+直播重做一遍。
眼巴前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事,眼巴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人。眼巴前的事,就是短视频+直播;眼巴前的人才,就是短视频+直播的从业者。
对比2003与2020:后疫情时代的机遇与挑战
2020年,是短视频+直播时代的元年,疫情加速了这个时代的到来,这也是疫情危机中的最大的机会,而且也是每个人每个企业触手可及的机会。
疫情是催化器,5G是助推器,短视频+直播的最大魅力在于,可以让你的生意变得更立体、更逼真、更具有参与感。好不夸张的说:所有的生意,都可以用短视频+直播重做一遍。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