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刘兴亮|《点亮视频号》自序

2020-07-29 20:39阅读:

刘兴亮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互联网专家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本文为《点亮视频号》自序,2020年7月18日写于北京家中本文为《点亮视频号》自序,2020年7月18日写于北京家中

01


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世界,我整日居家,原本安排的出差计划因此搁置,但也由此创造了一项自定居北京以来的新纪录——半年没有离开过北京。在过去,这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在我的印象中,生活一直都是忙碌的、繁复的、不能停顿的。
突然「刹车」后,尽管天天憋在家里,但是生活却并不单调乏味,反而有些出乎意料地丰富多彩,原因就在于「视频号」的出现。
2020年春节假期的某天下午,张小龙先生在微信上问我:「兴亮好,我让同事邀请你来开一个视频号内测账号吧?」我的视频节目《亮三点》已经制作、播出3年了,不敢说我自己多么专业,但多少已轻车熟路,于是欣然答应邀请。
当天晚上,我开通了视频号,并发布了我在视频号上的处女作《小企业最难熬的春季》。马化腾先生在这条视频号下面留言:「欢迎测试」。
有两位「大佬」的前后加持,我的视频生涯由此开启。

02


之前的《亮三点》是长视频节目,有的视频时长达30分钟以上,短的也有10多分钟。而在视频号上发布1分钟时长的短视频,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为保证最佳呈现效果,我提前组建了专业的视频拍摄和制作团队,甚至还邀请了化妆师。
但视频号开通不久,由于疫情袭来,人们无法见面,拍摄、制作和发布全套工作只好由我独自完成。人就是这样,若是身处一个无法选择的环境中,总能想到办法快速适应,并且常常超水平发挥。
在过去,我的长视频节目是周播节目,而视频号上线后,我给自己「立下Flag」:2020年实现全年日更!到目前为止,我坚持下来,后续还请大家多多监督和督促。
之所以日更,我认为,事物的发展变化是从量变到质变的,没有积累就没有飞跃,世界上更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人不对自己狠一点,很多事情就无法坚持下去。在博客盛行
的年代,我坚持日更3年多,在「微博」时代,我坚持日更5年,微信公众号上线后,我至今已坚持日更2年......

03


过去我更习惯用文字的形式来表达和输出内容。我在纸媒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在1993年,在网络上发布第一篇文章是在1997年,这20多年来,我在网络上发布过的文章大约有2000~3000篇。未曾想我这样的一个文字「老炮」,今年却在向所有人「安利」短视频。当然,我并没有放弃写文章,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每周输出3篇原创文章。所以,目前我的状态是:左手文字,右手视频,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为什么要向所有人「安利」短视频呢?下面我来「亮三点」。


  • 左一点:
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年轻人比我们这代人更喜欢视频这种表达方式。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文字,年轻人则追求全方位的视频体验。短视频,是未来,是趋势,谁也挡不住,唯有顺应。
  • 右一点:
相较于文字,视频的表达方式更性感、更立体、更丰富。我认识一些水平不低的作家,毕其一生在纸上耕耘,但作品的影响力往往不敌一些半路出家、非专业导演拍摄的作品。何也?视听的媒介更具有身临其境、易于入戏、便于移情的属性,更吸引人。
  • 下一点:
在5G飞入寻常百姓家后,看视频、发视频将变得如同我们现在说话一样,更自然、更生活化。那时候,仅仅靠文字表达,不足以适应广阔而丰腴的未来。


04


视频号并不是第一个短视频产品,为什么以前我没有「安利」短视频呢?
这是因为,与其他短视频平台相比,视频号最显著的特质是,它自带微信生态系统「光环」,微信生态系统如同大自然生态系统,宽广而丰厚,富含各种生态链所需的「营养物质」,可以为视频号提供完全不同于其他平台的生存环境。
刘兴亮|《点亮视频号》自序
从一开始,微信生态系统就为视频号提供了足够成熟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因此,视频号几乎不需要再去探寻这些跟「三观」相关联的意义。我认为,视频号的目标就是以自身的存在让那些身处其中的人挖掘更多的价值,而这个价值是通过展示自身与链接他人来完成的。
视频号,给所有人提供机会。

05


视频号还是极好的亲子教育工具。
我喜欢研究孩子的心理状态,喜欢和孩子一起投入她的游戏情境中。疫情期间,我偶然发布了几个与孩子玩耍的短视频,没想到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和点赞。
第一个是关于「没事千万别出去」的视频。视频中,我跟女儿说,刚听到广播里说「没4000万(元)别出去」,感慨现在出门门槛真高,孩子马上听出了其中的「梗」,并纠正我的错误解读。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后,哈哈一乐!
第二个视频是和孩子做一个双簧表演,让一个接一个「喷嚏」打断我们的表演。这个游戏充满童趣,能激发孩子的表演欲,内容和形式都很容易复制。
第三个视频是和孩子以表演的方式探讨汉字象形问题,涉及吵架用嘴的口字旁,炒菜用火的火字旁。当然,这个问题引申出来的问题,已经从文字训诂学上升到了社会学的层面。女儿说:「吵架也有火啊,不然为何会火冒三丈呢?」我顿时哑口无言。
随着这三个视频的播放量从数千一跃至数万——彼时的视频号用户人数并不多,孩子的表演欲和机智的表现欲瞬间「爆棚」。在那段时间我总是会随时捕捉生活中的点滴瞬间,把我们之间有趣的亲子互动记录下来。作为一位有志于用文字「说话」的人,我不得不暂时扮演起女儿的「陪读生」。
那段时间,除偶尔出门遛弯,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家里,父女之间的亲子关系因录制短视频而更加亲密。这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孩子的表现欲被激发之后,他们的想象力是漫无边际且浪漫恢弘的,常常让成人感到惊异。
这就是我视频号里的《亮父亮女》系列。短视频可谓是一款极好的亲子教育工具,让我们单调的居家生活有了生机勃勃的气象。
刘兴亮|《点亮视频号》自序

06


从开通视频号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思考关于变现的问题。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我愿为大家探路。
在我发布的两个播放量超10万次的视频号节目里,《给视频号亮三点》中的「右一点」,以及《视频号和抖音的三点不同》中的「下一点」,均提到视频号背后的生态、视频号的想象空间与发展路径、视频号的商业化问题,等等。但是,千言万语,能否变现仍是大家最关注的。
当然,并非在微信生态里的用户都是奔着变现去的,但是在这个生态里,至少得有实现变现的可能性和途径。「有没有」是基础问题,「用不用」是客户问题。
大概是在2020年3月初,我第一次尝试了视频号的变现通道。
我写了一篇公众号付费文章《如何抓住视频号的机会?我给9点建议》,用户须支付3元才能阅读。然后,我在视频号平台发布了引流视频,这个引流视频就类似于电影的预告片,结果为这篇付费文章带来了5000多次的阅读量。最后,这篇文章带来的直接收入超过15000元,这还不包括间接收入。
一次小尝试,证实了变现渠道的是畅通的。这未尝不是所有人的通道!
目前,视频号仅仅开放了公众号这一个链接出口,所以,现在的商业化变现只能围绕这个出口来做文章。未来,我猜测视频号很可能会开放其他链接出口,比如小程序、直播,等等。


这些出口一旦打开,那么我们的想象空间,以及视频号未来的发展空间将被无限放大。

07


目前,视频号还在内测期,然而身边的很多朋友爆发了极大的热情,我已经帮几十位朋友开通了视频号。
除此之外,视频号还帮助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比如,本书的另一位作者——秋叶。
我和秋叶都是最早一批开通视频号的用户,我们俩通过视频号相识。由于视频号刚刚上线,一切都是未知数,于是我们俩就经常在微信上交流关于视频号的一些运营经验和技巧。虽然工作性质、研究方向和生活方式都截然不同,但我们俩对于视频号的看法却出奇地一致。
我们都认为,视频号是一盘很大的棋。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经验做成一本棋谱呢?是啊,为什么不呢?这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啊,说干就干。于是,从2020年3月初到现在,我们都是「捋袖子写稿子」的状态。
尤其是在最初写作的时候,武汉还处于封城状态,我自始至终看到的都是身处武汉的秋叶对于运营视频号的积极投入。在此,我向秋叶表示极大的敬意。
到目前为止,我们俩还没有见过面,但是却已经合作写完了一本书。
缘,妙不可言。

08


视频号毕竟才上线短短几个月,更多的精彩还需要你我一起去发掘。那么你还犹豫什么呢?
我的新书《点亮视频号》(也是市面上第一本视频号书籍),这本书是我和秋叶近半年来的心血,也获得了罗振宇、吴晓波、胡海泉、江南春、盛希泰、郎永淳、凯叔、刘润等人的力荐,感谢。
本书全面介绍了视频号的诞生背景、基础操作、平台功能和规则、内容策划和运营策略等,也全面解读了视频号的商业红利、商业模式和成功案例...是一本极具前瞻性并能让大家能及时、全面了解视频号的实操宝典。
京东、当当等电商平台都已上架,大家可以抓紧购买了,抢先一步「点亮视频号」!
最后 希望大家都能视频号里遇见更好的自己。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