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刘兴亮|旗帜鲜明地反对「茅台院士」

2021-02-19 22:31阅读:

刘兴亮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互联网专家 微博原创视频博主

关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我很爱喝酒,尤其中国白酒,胜过啤酒洋酒葡萄酒数倍。
我一直认为关于白酒的酿造和工艺技术等等,已经早在蒸馏技术出现后完成了「科学革命」,对于后来者而言,无非是在酒的香型和口味上再做细化,在包装和存储上进一步完善。要在与白酒有关的技术领域进行「开创性」的工作,追求「现代科学」性质的跃进,都很难了。
因此多年以来,我秉持对白酒的一贯态度就是:把它喝了。如果一顿喝不完,就来两顿;一人喝不完,就呼朋引类。

02


在过去,酒厂和醋厂、酱油厂,乃至芝麻香油小磨坊等等,都属于柴米油盐酱醋茶一类的人类吃食和调味的供应商。但是酒似乎比酱油醋贵一些,与香油常有持平之势。
酿酒所费的粮食比其它几位略多,加之酒虽然是物质生活的一部分,又似乎是唯一与精神生活有密切联系的物质,它给人带来的额外感受自然增加了本身的价值。
我们常常感觉酒是基础生活之外的消费品,一个人饿着肚子是不会想酒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时就有了这种需求,而且很多人感觉十分必须。酒真是个奇怪的事物。

03


但我不认为一个酒卖的很贵很好的酒厂能培养科学家。
就如同我不认为山西的水塔陈醋厂和海天酱油厂能培养科学家。那种地方能出现商业领域的管理人才,开拓市场的业内精英,乃至于精益求精的技术骨干,但是出不了在这个已经很成熟加工生产领域的科技人才。
就好比国窖1573这款酒,源于明朝万历年间(即公元1573年)的「国宝窖池」,采用蒸馏酒酿造工艺,酒质无色透明、窖香优雅、绵甜爽净、柔和协调、尾净香长,风格典型。它强调的是几百年的历史和积淀,而且越是年份久
远越贵。按照这种逻辑,各种酒厂的科学家应该是在古代才对,因为那时候的酒最好,最贵,而且现在喝不着了。要有人拎出一瓶1573年的「国窖1573」,那他肯定是具有「异常」科学的精神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04


茅台近几年成为酒中贵族不说,茅台的股票一路狂飙,高到不可攀登的位置。
如果一个人酷爱饮茅台,又恰巧买了茅台的股票,那他无疑要对茅台爱得更加发狂。茅台酒非常贵,就算年份最近的也要两三千元,略有岁月的沉淀和沧桑的附着,就贵如黄金珠玉。在隆重的场合里,这样的酒饮上一瓶,就可能喝掉一个大学生半年的生活费。
过去我们经常听说「我们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上」。最近几年国家全面脱贫以后,没有人在贫困线上挣扎了,但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还是跟茅台绝缘。
也就是说,如果茅台选出国家的工程院院士,那么这个院士并不是为更多人,而是为那些能喝得起几千块钱的酒的人进行科学攻坚,和进行深入「品酒」的。这种科学贡献很难为普罗大众造福。
这种科学精神背后的动力源是富豪、官僚,与普通大众无关。
这与普惠的科学精神格格不入。

05


因此我在想,为什么有人会推荐茅台的品酒师竞选工程院院士?对此,贵州科协是这么说的:
针对贵州茅台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王莉入围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名单引发网络热议,贵州科协工作人员回应,王莉完全有条件入围,但由于茅台是热点,「使该事件成为热点」。据该工作人员表示,此次中国工程院院士推荐评选主要是根据被推荐人的理论方面对行业的贡献为衡量标准,「王莉作为享受中国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品酒大师,这些头衔就是对她作出的贡献的认可」。
截图来源:贵州省科协官网截图来源:贵州省科协官网
就此我们看看中国工程院这个最高的科学殿堂对院士评选的标准条件:
在中国工程科学技术方面作出重大的、创造性的成就和贡献,热爱祖国,学风正派,品行端正,具有中国国籍的高级工程师、研究员、教授或具有同等职称的专家,可被提名并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品酒大师」云云,与「工程科技方面作出重大的、创造性地成就和贡献」有什么关联吗?
那应该解释一下她是因为什么获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是否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就能竞选工程院院士;她是如何享有品酒大师的美誉,是否品酒大师是在品酒的工作和方法上做出了工程科技方面的重大的、创造性地成就和贡献,这些成就和贡献是什么?应该拿出来摆一摆。
至于「理论方面对行业的贡献」,是什么理论什么贡献,也应该给大家讲一讲。比如诺贝尔的物理、化学、生物等方面的获奖者,都在各自的领域有非常明确的独创性的发现和成绩,常常一句话能讲清其贡献,行外人也能理解。

06


当整件事情被炒的沸沸扬扬之际,中国工程院也做出如下表述:
中国工程院负责人回应时说,王莉处于地方科协推荐公示阶段,还不是工程院2021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负责人提到,根据院士增选工作相关规定,中国科协提名是院士候选人产生渠道之一,具体程序是经地方科协推荐、中国科协组织遴选、报经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审议通过后方可成为有效候选人。

07


之所以这件事成为新闻热点。我想还在于大众常识对这件事的基本判断的一致性,以及这件事本身的严重不合理性,这种冲突造成了旁观看客的目瞪口呆。
酒厂能出工程院院士,如前所述,醋厂和酱油厂怎么不能呢?
中国是个饮酒大国,酒文化博大精深,但那是与生活相关的人情、智慧,社会交往性质的东西,酒可能好喝,也可能醉人,还能乱性,但不能因为你是酿酒的人,你就以为所有人都喝醉了,打算趁机浑水摸鱼吧。
把中国工程院当随便发奖状的机构,把人民群众当傻子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