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日本:放学后儿童教室+放学后儿童俱乐部

2020-10-21 10:43阅读:

教育法苑

关注教育,当学校、教师、学生的维权使者。

关注

日本:放学后儿童教室+放学后儿童俱乐部
下文节选自《解锁日本屡获“诺奖”的教育密码》

伴随着少子化进程的发展,日本儿童的玩伴越来越少,工业化的高速发展导致了儿童玩耍空间的丧失,而社会治安的恶化加大了儿童们上下学路上被诱拐、恐吓等恶劣事件的发生概率。在此背景下,日本自2007年起就出台了课外托管教育相关的政策计划,并不断结合时代背景与实践经验,制定出台了一系列的推进政策。

一、日本课外托管教育的基本政策

2007年,日本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联合出台了《放学后儿童计划》,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在教育委员会的主导下,协同各福利部门,原则上在所有的小学校区,将文部科学省设立的放学后儿童教室与厚生劳动省设立的放学后儿童俱乐部进行一体化或协作实施,推进放学后儿童对策事业,目的是在放学后或休息日给儿童们营造一个既可以学习又可以游戏的安全健康的场所。
为了保证《放学后儿童计划》的稳步实施,2007
3月,日本政府出台了《推进《放学后儿童计划》中相关部门与学校的相互协作》的通知,要求教育委员会加强与福利部门学校的相互协作,并促进空闲教室的利用。
200811月,日本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联合颁布了《将不再作为普通教室的教室活用到《放学后儿童计划》》的通知,再次推进学校设施的利用,并明确表示活用于放学后儿童计划的学校设施不需办理相关的财产处理手续。
20096月,日本文部科学省颁布了《关于不再作为普通教室的教室活用》的通知,敦促各级教育委员会与相关部门探讨空闲教室的活用情况与活用方法,致力于《放学后儿童计划》中空闲教室的积极运用。同年,日本文部科学省出台了《“放学后儿童计划”概要》,展示了截至2009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与放学后儿童教室的实施情况及其相关数据,并以平面图的形式提出了对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与放学后儿童教室的协作构想。
20145月,在探讨日本经济再生的产业竞争力会议中,文部科学省长官下村博文与厚生劳动省长官田村宪久联名出台了《放学后对策的综合推进》计划与之前政策不同的是,此次计划的出台强调了综合二字并且伴随日本社会环境的变化,此次政策提出推进综合型放学后对策,面向全体就学儿童为其提供放学后安全的生活场所,开展多样化的体验活动,致力于破解双职工家庭等出现的困境”,即儿童一旦进入小学就需要母亲们辞掉工作的困境,同时培养未来人才。同年7月,日本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正式颁布了《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明确而详细地规定了综合计划的推进方案。同年11月,文部科学省又颁布了《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参考资料》,展示了截至20145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与放学后儿童教室的推进情况及其相关数据,以立体图样的形式展示了一体化推进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与放学后儿童教室的基本构想,可谓十分直观而详尽。

二、日本课外托管教育的基本内容

(一)概念定位
根据日本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日本的课外托管教育主要体现于《放学后儿童计划(20072014)》和《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2014~至今)》,其核心内容是一体化或协作实施文部科学省掌管的放学后儿童教室与厚生劳动省掌管的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放学后儿童教室以全体小学生为对象,提供安全的活动场所,通过地方居民的参与,开展学习、体育文化艺术活动,并提供与居民交流的机会等,一般在小学、公民馆、儿童馆等地点实施。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以双职工家庭里未满10岁的儿童为对象(20154月起,以全体小学生为对象),提供放学后合适的游戏和生活场所,助其健康成长,一般在保育院、学校等地实施。
(二)目标宗旨
通过解读日本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相关政策不难发现,20073月至20145月,《放学后儿童计划》政策的制定与推进致力于为儿童提供安全健康的生活与游戏场所。以20145月产业竞争力会议为分水岭,之后的放学后儿童对策更加强调“综合”二字,《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的颁布旨在破解“小一困境”,实现女性活跃社会、促进经济发展,同时面向全体儿童提供学习、体育、文化、交流机会,培养下一代人才。这种目标宗旨的演变体现了日本的放学后儿童对策紧密结合社会发展中现实需要的特点。
(三)执行主体
日本在推进课外托管教育方面,可用八个字来形容概括,即“自上而下、各司其职”,遵循国家主导、都道府县推进、市町村主体、学校与教师配合、家长参与、社会支持的原则。
首先,由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制定并颁布相关的政策法规。
其次,由各都道府县的长官、教育委员会与福利部门相互协作,推进并援助相关政策的实施——设置由行政相关人员(教育委员会及福利部门)、学校相关人员(小学校长或教导主任等)、社会教育相关人员(青少年相关团体等的代表)、福利相关人员、学识专家等构成的“推进委员会”,共同探讨地域内的放学后对策的未来走向,以及面向行政、学校、福利及社会教育的相关人员、有识之士的研修企划;实施《放学后儿童计划》指导人员的研修活动,进行统一研修,以实现信息共享、提高质量等。
再次,由各市町村的长官、教育委员会与福利部门相互协作,运营实施相关政策——设置由行政相关人员(教育委员会及福利部门)、学校相关人员(小学校长或教导主任等代表)、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相关人员、社会教育相关人员、儿童福利相关人员、地域居民等构成的“运营委员会”,围绕事业计划、安全管理方案、广告活动方案、志愿者等地域协作人员的人才确保方案,活动项目计划,放学后对策事业实施后的验证、评价等进行探讨。
然后,由市町村作为实施主体,稳步落实放学后的对策事业,保证放学后儿童计划的实施场所,最大限度地活用空闲教室、学校操场、体育馆、图书馆、保健室等;致力于学校相关人员与放学后对策事业相关人员间及时迅速的信息交换和充分协作,以充分应对儿童状态的变化和放学时间的变更等;在每所小学配备协调人员,为放学后儿童对策事业的顺利实施提供调整;提供多种活动机会,包括学习活动、体育文化活动、与地域居民的交流活动等。
最后,学校、家长与社区居民均需积极参与到《放学后儿童计划》的推进落实中。
(四)运行机制
2007年《放学后儿童计划》颁布以来,日本政府就一直在贯彻一体化或协作实施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理念。2009年出台的《关于“放学后儿童计划”的概要》中,以平面图的形式展示了两项事业协作实施的运作模式。201411月出台的《“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参考资料》更是以立体模型的方式描绘了一体化或协作实施两项事业的构想方案。

三、日本课外托管教育的运行保障

(一)政策法规的保障
2007年以来,日本相继颁布了《放学后儿童计划》《推进“放学后儿童计划”中相关部门与学校的相互协作》《将不再作为普通教室的教室活用到“放学后儿童计划”》《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等八项政策。每一项政策文本的出台都有其权威的法规效应,各级都道府县、区市町村的教育委员会、福利部门与相关单位均需严格按照政策法规实施相应举措。
(二)财政经费的保障
国家、都道府县、市町村作为经费支援主体,各承担三分之一,国家向都道府县、指定城市、核心城市进行财政支援,都道府县再对市町村申请进行审理和发放,一般由教育委员会统一处理。2007年,国家的财政补助金为65亿日元(约4亿人民币),包括了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与放学后儿童教室。2014年,国家预算中,针对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投入332.2亿日元(约19亿人民币)针对放学后儿童教室投入38亿日元(约2.2亿人民币)。财政经费的充足投入与大幅提升是日本政府稳步推进课外托管教育的有力保障。
(三)实施场所的保障
为确保儿童多样化活动的场所,日本政府相继出台的政策中均要求市町村充分利用学校设施,更颁布了多项针对活用学校设施的通知,明确表示在不影响学校教育的情况下,有效活用不再作为普通教室的教室、体育馆、图书馆等学校设施。此外,根据《公立学校设施配备补助金相关的财产处理规章》(20086月文部科学省颁布),在放学后、学校授课日以外的时间段,临时将学校设施运用到学校教育以外的领域时不属于财产处理情况、不需要办理手续,为放学后儿童对策的实施场所提供了有力保障。
(四)师资力量的保障
放学后儿童对策事业的核心包括了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放学后儿童教室的推进实施人员不论资历资格,主要由地域社区的志愿者担任,这些志愿者大多为大学生、退休的教职人员以及地方非营利组织的成员等,并且部分地区存在无偿性质的志愿者服务。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实施人员叫作“放学后儿童支援人员(专职)”,厚生劳动省省令对这些人员的资格条件做出了如下规定(满足其中任意一项即可):保育专员;社会福利专员;高中或中等教育毕业人士,同时从事过2年以上儿童福利事业;拥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或中等教育学校的教师资格;在大学修完社会福利学、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艺术或体育等课程并大学毕业;在大学修完社会福利学、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艺术或体育等课程,成绩优秀并升入研究生院;在大学专攻社会福利学、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艺术或体育等课程并大学毕业;在国外大学修完社会福利学、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艺术或体育等课程并大学毕业;高中毕业、从事过2年以上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等相关事业,获得市町村长官认可。
此外,都道府县面向地域内实施放学后对策事业的相关协调人员、安全管理人员、放学后儿童指导员等,开展了促进其资质提升的研修活动。

四、日本课外托管教育的关注重点

(一)可获得性
供给的充足是日本制订放学后儿童对策事业的优先议程,20147月颁布的《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中提出了“2019年以前,实现放学后儿童俱乐部能够再接收大约30万新入儿童”的目标,即覆盖的儿童数由现在的90万人增至120万人;放学后儿童教室达到2万处,几乎覆盖全部小学校区。201411月颁布的《“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参考资料》中更是提出,自2015年起,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接收的儿童由过去的“未满10岁”变为“就读小学”。此外,对于特殊群体采取特殊关注也是日本确保所有儿童均享有平等机会的一大特点。一系列的政策出台体现了日本政府在争取实现所有学生均享有课外托管教育机会方面做出的努力,明确的数据目标是有效推进相关政策的强力指引。
(二)质量
日本为推进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一体化或协作实施,开展了丰富多样的活动,包括指导作业、预习复习、补充学习等学习支援活动;实验或工作、英语会话、文化艺术等体验活动;与当地的成年人及不同龄儿童的交流活动;掷小布袋、拍纸牌等传统游戏;棒球、足球等体育运动以及生活指导等。多样化、高质量的课外托管教育旨在促进学生的社会、情感及认知发展,同时十分重视儿童的身心健康。此外,为保证儿童的安全,政策要求应力争实现不需学生移动的校内的课外托管教育;设置安全管理人员,保证校内设施完备、避免学生参与活动时出现意外,并面向学生讲授安全知识等。
(三)可支付性
2007年开始实施《放学后儿童计划》以来,日本政府不断加大财政投入,并且仅仅要求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学生家长支付一小部分的运营费用,几乎不存在家长方面的费用负担问题。有力的经费保障是日本确保课外托管教育、促进公平的关键。
(四)灵活性
为了更好地满足学生多样化的个性需求和应对家长工作时间不规律的复杂性,日本从形式、地点、时间、内容等多个方面不断提高课外托管教育的灵活性。
1. 形式
一体化或协作推进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各取所需、各展所长,有意愿的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儿童可以参与到放学后儿童教室中。

2. 地点
为确保学生安全,政府要求力争实现放学后儿童对策事业的实施地点均在小学校内,充分利用学校的空闲教室、体育馆、图书馆、保健室和操场等。对于在公民馆、儿童馆等小学以外的场所实施的放学后儿童俱乐部与放学后儿童教室项目,根据家长和地域需求,可继续在这些场所中实施。
3. 时间
原则上,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每年需开放250天以上;放学后儿童教室可每天或定期开放。根据家长下班时间以及学校放学时间的变更等,可灵活调整开放时间。20145月颁布的《放学后对策的综合推进》表示,要将延长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开放时间由过去的17点结束延长至19点结束,并针对延长时间实施额外的财政支援。
4. 内容
充实共同项目、深化并拓展校内学习、补充型学习;开展文化艺术活动、体育运动,以及迎合儿童兴趣与需求并立足地域资源的多样化活动;实施以儿童为主体的活动项目、志愿者活动等;致力于开发迎合低年级与高年级儿童学习积极性、促进不同年龄儿童间相互交流的活动内容。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