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阅读的奥秘·读《快速阅读》

2020-07-06 06:20阅读:

pplong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读克里斯蒂安·格吕宁《快速阅读》一书有感
阅读的奥秘·读《快速阅读》
把一个孩子从自然人培养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学校教育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培养孩子的阅读能力,让他能够自主学习,无论在何时遇到问题都可以评价自己的阅读能力来寻找问题的解答,则是教育中很重要的内容。
问题是,我们对阅读这件事情本身又有多少了解呢?
一、阅读与人的思维
我们都知道,人是经由进化而来的。
现代人类出现于400万年之前,而文字的发明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是由当时的苏美尔人创造出来的。在没有文字之前的漫长时间里,人类之间的相互沟通显然是有口头语言的,这种语言我们称之为自然语言。
文字是人类的创造发明,是在自然的基础上抽象出来的一种新的语言体系。自从有了文字之后,那些掌握这种文字的人们,在交流互动的时候,就需要掌握并运用一种技能——将人类创造的文字“翻译”成能够被自己处理的自然语言。自然语
言更多的是形象思维,而文字则是抽象思维,两种思维之间的转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学会阅读绝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在自然状态下,基因的变化是需要通过漫长的时间才能完成的。文字创造发明的这5000年时间和人类的演化历史相比,显然太短,人类对文字的理解和认识还来不及通过基因变异的方内化为基因的组成部分,所以识别文字、学会阅读是人类出生以后要不断演练的一种技能,与遗传没有太多的关系。
前面说到,人们遗传下来的自然语言以形象思维为主,它在文字学习的表现上,就是把一个个的字母或者文字看成是一幅幅图像或者图像的组合。如果你留意幼儿的学习,就会发现这一点。人类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对自然界的各种现象有了非常详细的观察,能够通过形状、色泽等方面的差异识别各种图像,并用相应的图像符号加以表达。比如说一棵笔直的树,用一根竖线表示,墙角可以用直角线来表达,等等。这样的自然语言,在初学文字的时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比如说“A”,在初学字母的孩子眼里,它就是由三个不同方向的线段所组成的图像;汉字也是如此,每一个笔画在孩子的脑海中都有特定的图像,在他们的眼里,文字就是这些图像的组合方式而已。
人们识别文字,大体上要经历这样的过程:
第一步:用图像的方式来构筑字母或者文字,将其看作是一个新构建出来的图像。很多幼儿跟着家长读绘本,渡了几次之后,自己都会用手指着其中的文字,“一字不差”地将故事复述出来,让父母惊奇不已,这并不是孩子认识了这些字,而是孩子将这些“字”构成了一幅幅图像,大脑记住了这些图像而已。识别和构建图像的本领是孩子与生俱来的。
第二步,逐渐理解笔画,将其看作是组成文字的最小单位。这是一个思维的跨越和提升,孩子不再从图像组合的角度来构建文字,而是从每个笔画开始学习书面文字。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也会逐渐认识到,字母、一个个的汉字等,可以作为识别文字的最小单位。
第三步,和汉字、单词的发音建立起关联。英语中那些较长的单词,我们先得分辨出其中的各个音节,依次读出,才能最终理解整个单词;而同一个汉字,可能会有不同的发音,需要在具体的语境中加以揣摩。
第四步,开始逐字阅读,走上阅读的起点。为了让学生读准每个字,小学老师在教孩子阅读的时候,强调的比较多的就是逐字阅读,很多人因此养成了逐字阅读的习惯,尽管很多时候并没有读出声来,但即便是默读,也是一字一句,有板有眼。很多人一辈子的阅读都是逐字逐句进行的。
二、阅读与人眼的工作机理
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生命体,组成该生命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有独特的功能和作用,并且相互之间协同合作,以确保生命体的正常运转。人的眼睛在这其中所扮演的具体角色就是探测周围环境中运动的物体。
静止不动的物体,比如说一棵树、一座山丘等,对人的威胁通常比较小,人眼平时不会将注意力放在其上。反倒是那些运动的物体,不管是躲在灌木丛中蠢蠢欲动的剑齿虎,还是从你身边飞驰而过的宝马车,往往都有潜在的危险。所以,为了尽早发现危险,及时做出反应,人的视线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从一点跳到另一点。这是我们的生存本能所决定的,也是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所形成的。
眼睛对运动物体的工作机理是:在运动中视线捕获、定格聚焦、生成图像、做出判断、形成决策。在阅读的时候,眼睛依然是按照这样的工作机制运作的。读书过程中所谓的“聚精会神”“全身专注”对眼睛来说其实是不准确的,很多人认为的阅读过程中眼睛的视线一直是平滑移动的观点也是错误的。
眼睛比较擅长处理运动的物体,不擅长对静止的物体进行捕获,这样的一种工作机制也给阅读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书本上的文字都是静止的,在阅读时时候,我们常常要求自己或其他阅读者正襟危坐,保持安静的状态,试图让视线和注意力都聚焦在书本上。可是只要周围出现运动的物体,眼睛就会优先关注它们,而将文字置于次要地位。有关于名人在繁华的闹市培养自己读书习惯的故事,那要付出多大的毅力啊!
很多人在读书的时候,喜欢用手指着所读的内容,随着文字不断滑动,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辅助阅读的方法,就是通过运动的物体让眼睛更容易聚焦在文字上。但一些老师和家长不理解这一点,认为这是一个笨办法,不让孩子把手指放在书本上。
人在观察事物的时候,眼睛一直是在跳动的。要想看清一个物体,眼球必须停止跳动,把视线停留在某一点上,才能像照相机一样调整焦距,生成清晰的图像。人们在阅读文字时眼球跳动的模式是这样的:视线的焦点首先落在第一个字上,眼球停止运动、对焦、读取信息,然后再跳到下一个字,重新对焦、读取信息,以此类推。这种读取信息的方式就是前面提到的“逐字阅读”。科学研究表明,眼球对焦一次的时间大概是1/4秒,从一个焦点跳到另一个焦点却只需千分之几秒,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阅读每个单词所需的时间就约等于1/4秒。正常人逐字逐句读文章的速度大约在每分钟200字左右,其原理就在于此。
科学研究还指出,人类的思维速度至少能达到600/分钟,但一般人的语速却只有200/分钟左右。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在听讲座或是听报告时才会经常走神儿。要知道,人脑是一台异常勤奋的计算机,一旦出现资源过剩的情况,它就会在后台自动调用空闲的资源来处理其他信息,所以,出现走神是必然的事情。
三、从逐字阅读走向语义阅读
逐字阅读是在学习文字的过程中养成的阅读习惯。这样的阅读习惯让我们具备了基本的阅读本领,但在阅读的过程中也存在不少缺点。
首先,效率低下。比如说你在阅读一个文本时,读了“一”“个”两个字,虽然大脑会自动把这两条信息叠加在一起,但显然你并没有得到结果。千万不要小看这个简单的信息叠加步骤,大脑完成这个运算需要发生上百万个不同的化学反应,只可惜如此复杂的运算工作还没换来任何有用的信息。1/4秒以后,你的视线跳到了下一个字“小”上,显而易见,虽然又经过一次信息加工,但依然没有结果;在接下来的1/4秒,眼睛又聚焦到“青”字,还是无果;然后接着往下,当“苹”“果”两字先后出现后,我们的右脑终于绘制出了这句话的相应图像,我们终于理解这句话说的是什么了。
其次,浪费了右脑的资源。前面提到,人类抽象构建起来的文字,在阅读的过程中,必须要能转化为我们熟悉的图像,变成形象思维,才能被我们所理解。人的左脑主要负责线性思维和数字化的分析工作,右脑则需要完整的图像信息才能形成理解。在上面这个例子里,我们的右脑一直处于闲置状态,不仅浪费了半个大脑的资源,还会阻碍左右脑的协同效应,加大理解的难度。在逐字阅读的过程中,我们的左脑不仅要不断叠加读入的信息,完成运算工作,还需要随时记忆。一旦句子很长,我们就很可能像狗熊掰棒子一样,读完了最后一个词,却已经把句子的开头忘得一干二净。大脑依据文字形成图像的过程只需要不到0.5秒的时间,而此前的准备过程是非常繁琐和复杂的。如果不能让右脑提前介入,则闲置着的右脑就会开小差,反而影响自己的阅读效果。
要让人们在阅读的时候不分心,真正做到“全神贯注”,一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改变自己在初学文字时期所养成的“逐字阅读”的习惯,转向语义阅读。比如说前面提到的“一个小青苹果”,在阅读的时候,我们不再将其拆分成一个个的汉字,而是将其直接作为一个语义单元,一次性地获取信息。这样做有几个好处:首先,眼睛不需要针对每一个汉字进行跳跃,而是针对每一个语义单元跳跃一次,每一次跳跃所捕获的信息量大大提升。按照每1/4秒跳动一次来计算,每分钟阅读文字的数量大大增加;其次,文字数量的增加使得大脑有可能处于满负荷信息处置的状态,没有时间“开小差”了;第三,右脑可以及时形成有关语义单元的图像,帮助读者有效理解文本的含义,左右脑可以更加有效地开展协作。
当然,人是不会自然地从逐字阅读走向语义阅读的,需要做相关的训练,本书的作者对此给出了非常详尽的训练办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一读。

《快速阅读》 []克里斯蒂安·葛朗宁/ 赫湉/ 中信出版社 2015.07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