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睁睁看着妻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四个年轻人抢了

2020-04-08 14:16阅读:
眼睁睁看着妻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四个年轻人抢了
昨天,几个月没有下楼的女儿和同学相约去吃烤肉,我们老夫妻也觉得该一起出门走走看。据说外面都已开始恢复汽车限号了,我们也该去看看那个逐渐恢复了生机的城市。
我们老两口吃了一碗熟悉的荞面,在文殊坊古玩市场看了会儿旧书,几个老板在门可罗雀的摊位前,悲催地回忆前些年死猫烂耗子都卖得出去的美好时光。我们想去文殊院茶馆喝杯茶,但没有开门。转道去后面的娘娘庙,也同样铁将军把门,说开放时间等候通知。
其时已是下午三点多,我口干舌燥,眼里鼻里只有一股茉莉花茶的香气,想早点回家泡茶,就提议坐公交回去,126路正好就在眼前,只须五六站就到家门口。妻说,好久没有骑过车了,不如骑回去吧,反正不远。这也不算啥大的要求,于是一人扫一辆车,一路聊着天回家,像当年刚出来打工时的那个样子。
车过一号桥,到活水公园与东较场街,也就是李贝贝当年偷人家蜂窝煤的地方,我转弯在前,妻紧跟在后,突然,一辆摩托车从我们之间横穿过来,车上两个年轻人,二十岁上下,脸上稚气未脱,混搭着被阳光过度照射之后的黑斑,一看就不像长住盆地内的人。早此时候,我曾看过与他们同款的年轻人,同样是一辆轻型摩托,同样的脸色和表情,跟在一个骑摩拜车的女孩身后,
后排的伸手夺包,前排的加足马力,险些将女孩子拖倒,得包之后,一路狂奔消失在车流中。
我正要给妻说,注意安全。但为时已晚,只听身后妻一声大叫:手机,手机!
这时我看清,在妻的身后,还有一辆摩托车,也同样坐着两个年轻人。他们像狼群一样,协同作战,一个负责在前面别车吸引受害者注意力,另一个负责下手。妻穿的是一件敞口袋上衣,正好下手。
一切,都只在一瞬间。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两辆摩托车已疾速调头,冲入前面的快车道,从车流中逆行着往一号桥的方向冲去。把惊愕,留给我们和周围路过的人们。
被抢的是一部二手手机,运气好的话,可以换一百元钱。妻最大的担心,是手机上绑定的银行卡和微信钱包,虽然数目不多,但被取了就太可惜了。而我更担心在外面玩的女儿,深害怕会出现新闻里说的那样,被用妈妈的手机骗了。我们在路边一通忙活,挂失解绑微信通知亲朋好友不要理会借钱求救的信号。
忙完之后,才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如果这帮孩子懂得起解指纹锁玩得来高科技,哪还用得着用这种近乎于刀耕火种的方式,上大街来搞这么原始的抢劫游戏?他们在车流中飞速穿行的危险性,也算是拿命在拼啊。
这时,我心中隐隐地开始痛起来,不是为那部跟了妻两年的旧手机,也不是为我们在路边费的那番口舌,而是为那几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年轻人,我为他们深深的不值,并且难过。
我眼前莫名闪过的,是远行千里困在工地上等待家人寄饭钱的表弟妹们,是几天前在一家凉菜店门口看到谎称手机坏了吃猪耳朵饭没法付费的青年。我知道,即使没有疫情,也有贫困和没有饭辙的人,也有偷盗和抢劫,但我最担心和恐怖的,就是这种状况会越来越烈。像这样大白天在街上抢夺,而且被我们这种很难得上街的人碰到,就是证明。
几乎是同时,朋友圈上突然传起春熙路上有人在金店毁坏财物被击伤,这种场景,也似乎是多年未见的。虽然后来有传闻说那个人有精神病史,但是不是与生计有关,也难说。
有朋友开玩笑说,你娃立场有问题,妻子被抢了,你反而担心和难过抢你的人。
是的,我也觉得是这样,但却忍不住要这么想。
反正,强盗和小偷也复工了,大家都小心一点。
但愿疫情早过,经济复苏起来。所有的人,都早脱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