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跨境资产管理,优化国家资产负债表,这才是青岛演讲的重点。

2015-06-20 21:22阅读:
发展跨境资产管理,优化国家资产负债表,这才是青岛演讲的重点。【优化国家资产负债表】巴曙松:一个地区,一个企业,一个金融机构,都有它的资产负债表,国家也是一样。你看不同国家的资产负债表,有很多非常有趣的特点,实际背后直接和间接的与资产管理行业相关。首先我们看美国,美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特点,在去年,它有海外的净负债是4.5万亿美元,但是你看整个国家资产负债表,产生的正的海外的投资净收益大概2200多亿美元,也就是说用他非常发达的一个资产管理和投资金融市场,低成本从国际市场借入了资金,而重新对外投资产生的收益足够覆盖这个成本还产生每年2200多亿美元的正收益,这是一个案例。
  还有第二个,日本,我们看到日本有比较大量的海外净资产,正的净资产3万多亿美元。产生的收益是正的,但是比美国这样一个有4.5万亿净负债产生的收益还要少。
  第三个对比,让我们觉得对比很强烈的,就是中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去年你看到我们国家的资产负债表上,海外资产是正的两万亿,大概1.8万亿美元。但是净收益是负的,也就是说在海外净资产这一方,我们对外投资的时候,你看它的结构,过分的集中在国家手里,过分地表现为外汇储备的投资,而这基本上投资在一些低风险、低收益、高流动性的资产,收益是比较低的。
  而在我们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的时候,基本上强调直接投资,这些优惠的招商引资,所付出的成本是相对高的。所以我们这样一个国家资产负债表,结果产生了负的净收益。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我们的资产管理,同时从资产方和投资方都可以做工作,在资产方,应该通过发展资产管理的市场提供多样化的产品,让居民、让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有这种驱动力去购买外汇进行海外投资。
我们假想一下,就是1.8万亿或者接近2万亿美元的海外净资产,收益率上升一到两个百分点,至少实现国家资产负债表从负收益变成正收益。如果我们的企业,金融机构在运用海外的投资工具更熟练一点,发债、各种金融产品,上市融资,而不是原来招商引资这种高成本模式,我们在负债方的成本在降一两个点,整个国家资产
负债表会是正的。
  所以财富管理能够在当下直接推动优化中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我觉得应该提高到这么一个高度来,如果在跨境方面有所新的突破,来鼓励藏富于民和外汇投资的多元化,从宏观层面,有助于优化中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