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汉唐和亲75.再见宫阙,太和公主回到长安

2019-05-12 13:28阅读:
平说汉唐和亲75.再见宫阙,太和公主回到长安
乌介可汗的牙帐设在河东大同军以北的闾门山。杨观出使回鹘回到京城,向武宗转达乌介可汗的意思。乌介请求朝廷赈济粮食和牛羊,以及把自己的兄弟兼仇人没斯逮捕送还等。
唐武宗下诏答复说:“朝廷同意你们用马匹在振武换取三千石粮食;但赈济牛羊不行。牛是百姓耕地所不可缺少的,中国的法律禁止随便屠宰;羊则中国很少畜养,大多出于北边杂居的各夷族部落,国家未曾向他们课取调拨,所以,无法给予你们。同时,没斯也不能送还。自从回鹘被黠戛斯击败,没斯就率先投奔到天德边塞,已经有两年没有随从可汗了,他实际上已经是唐王朝的臣子。当年,他正是由于受到可汗的猜忌,穷困走投无路,才归降朝廷的。前可汗也正是由于猜忌臣下,残虐无道,以至内外无亲,众叛亲离而国破人亡。现今可汗失地远来,客居于边塞,特别应当痛改前非。如果仍然兄弟之间互相残杀,那么,可汗左右的亲信大臣人人自危,谁能保证自己不被猜忌而受害呢!朕从来都尽力平等爱人,所以,已经接受了他的归降。这样,对于可汗来说,不致失去兄弟间的恩爱仁慈;对于朝廷来说,也不致亏欠信义,岂不两全其美。希望你深切地领会朕的一片好意。”
在给了乌介可汗正式的诏书后,唐武宗又命令留在京城的回鹘人石戒直捎信给给乌介可汗。如果说诏书是官方的表白,这封信就带有私人性质的,通过这种私密的方式让乌介可汗感受到唐朝皇帝的关怀,最终的目的是让乌介可汗按照自己的意思办。书信说:“自从你们国家被黠戛斯灭亡以后,你率领残余部落远来投居我国边境,朝廷对你们接纳安抚,无所不周。但至今可汗仍居住在边塞,不打算返回。甚至还侵犯掠夺云州、朔州等地,攻击剽掠党项、吐谷浑等各族部落。朕猜想你的用意,似乎是依恃以太和公主作为人质,因而每次行动都恣意驰骋唐突,无所顾忌。现在,朝廷内外的将相大臣都一致要求诛讨你们,但朕仍然
从以往两国的友好关系出发,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忍使你们遭受灾难。所以,可汗应当迅速作出正确抉择,率领部落尽快返回沙漠以南,以免将来后悔!”
唐武宗对乌介可汗的话是诚恳的,也是当时的实际情况。
在皇帝与可汗层面沟通的同时,在官员层面,唐武宗又命宰相李德裕代河东节度使刘沔起草书信答复回鹘宰相颉干迦斯。信中说:
“回鹘远来投靠我国边境,应当效法当年匈奴呼韩邪单于投靠汉朝时,派遣儿子入京侍卫,并且亲自来京城拜见汉宣帝的榜样。现在,如果可汗同意让太和公主来京城看望她的母亲郭皇后,届时请求朝廷可怜回鹘国破人亡,那么,朝廷救济你们,也就无愧于心了。但是,你们却一直桀傲不驯,鄙视我国的边防军将,不断提出非份的要求,就好像是在自己部落中一样。有时,甚至还出兵深入到我国境内,侵扰掠夺不已。你们一再请求援助,两国和好,难道就是这样吗!前不久,你来信又说回鹘人性情躁动,难以安定,如果不满足要求把他们激怒,就无法制止。我认为,回鹘被黠戛斯灭亡,将相大臣的遗骨都被抛弃在荒草中,历代可汗的陵墓远隔天涯海角,回鹘人的怒气不往黠戛斯身上发泄,却蔑视朝廷,抛弃仁义,在我国逞威。天地神灵如果知道的话,怎么能够容忍你们这样做!过去,匈奴郅支单于不顺从汉朝,结果被消灭。前车之鉴,怎能不认真记取!”
唐武宗派遣使者给太和公主送去冬装,命宰相李德裕起草书信给太和公主,信中的大概意思是:“穆宗皇帝割爱让你出嫁回鹘可汗,目的是为了国家安宁。当时认为回鹘肯定能抵御外来侵略,保卫朝廷的北部边疆。但今天回鹘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遵循常理,往往铁骑南下,侵扰边境。这样做,难道姑姑就不惧怕高祖、太宗的在天威灵,不思念太皇太后对你的慈爱。你作为回鹘的国母,应当能够指使他们。如果回鹘不听你的指令,那么,就是断绝两国长期和亲的友好关系。从今以后,回鹘不得再以姑姑的名义和朝廷交往。”
反复的书信来往,唐朝朝廷搞清了这样一个事实,回鹘人已经不打算回去,他们就赖着要进入唐朝的边境混吃混喝,否则就给你添麻烦,找treble。
这样,唐朝朝廷开始了武力驱逐回鹘人的准备。在此之前应当想办法营救太和公主。
宰相李德裕提出春季用兵。他认为,“回鹘皆骑兵,长于野战”,但也有缺陷和不足,春天出兵,既可趁回鹘人困马乏的大好时机,又可免除官军严冬出兵不堪寒冷的苦恼。但是,进入冬季后,黄河结冰,原本可资防卫的黄河,就成为很容易逾越的通道。为防止回鹘利用这一特点纵兵侵扰,就应当在天气尚未寒冷以前,尽早作出决策,把河朔藩镇的兵力调拨给河东,争取在两个月内完成战斗。”
朝廷百官多数人认为等明年春天出兵为妥。
唐武宗接受众人的建议,下诏,征发陈州、许州、徐州、汝州、襄阳等地的兵力屯防太原和振武、天德,待来年春天出兵驱逐回鹘。
春天很就到来了。
正月,唐军还没有行动,回鹘乌介可汗就已率兵逼近振武,河东节度使刘沔派遣麟州刺史石雄、都知兵马使王逢率领沙陀三部,以及契、党项族三千骑兵袭击可汗的牙帐。刘沔亲率大军随后赶来。石雄到达振武后,登到城上察看回鹘有多少兵马,发现回鹘的队伍中有十来辆毡车,跟随毡车的人都穿着红色和青绿色的衣服,像是汉人。于是,派侦探前去查询,随从毡车的人回答说:“这是太和公主的帐幕。”
石雄得到这个消息后很高兴,派侦探去告诉公主说:“公主到这里,也就算是到家啦,应当寻找安全返回的办法。现在,官军即将出兵袭击可汗,请公主秘密地和侍从相互保护,毡车驻守原地,不要惊慌乱动!”
唐军在对付游牧部落的围困,多还是有些办法。为了保证对乌介袭击的出其不意,石雄让士兵从城里向城外挖凿了十多个地道。半夜,石雄率兵从地道冲出,直攻可汗的牙帐。因城门没有动静,所以,当石雄的兵马抵达可汗牙帐外面的时候,回鹘兵才发觉,狼狈状自是可以想象,可汗也大惊失色,不知所措,丢弃辎重逃走。石雄率兵追击,在杀胡山大败回鹘兵,乌介可汗被枪刺伤,伙同几百名骑兵慌忙逃走。石雄收降回鹘部落二万多人。太和公主由于事先接到情报,原地未动,石雄迎接太和公主返回。
太和公主在朝廷军队的保护下抵达京城。
唐武宗以盛大的礼仪迎接公主的归来,下令左右神策军出动400人与太常仪仗一起出城迎接。在京的文武百官自宰相以下,全部在章京寺门前列班出迎。
太和公主先进宫拜见了太皇太后郭氏,接着参拜了父亲唐宪宗和哥哥唐穆宗的神位,然后来到永顺门,脱去华丽的服装,卸掉头上的首饰,痛哭流涕,自言辜负了朝廷的重托,没有尽到责任,没有完成和亲的任务,请朝廷降罪。
这一幕,催人泪下。我必须承认,我在打下这些文字时,流泪了。
无论是皇帝的亲闺女,所谓公主,还是普通人的女儿,少小离家老大还,过去风华正茂的少女,如今已经人过中年,草原的风霜催白了太和公主青乌的发丝,游牧生活的熏陶,使得太和公主更多了塞外女人的皱纹。庆幸的是,太和公主终于又回到了长安。说不清太和公主的心情是悲喜交加,还是悲惨凄凉。一个历尽沧桑的公主,如今要跪在自家的宫殿前,为自己无能为力做的事情请罪。痛哭流涕的请罪,这难道不能打动在场和不在场的人?
不知有谁还记得她在告别送亲使者时的依依不舍、号啕痛哭,又有谁能体会她的怀土多思。而今又只能以忏悔、请罪的泪表达出来,又怎么不感动人?
但这泪中也有幸福,太和公主又是幸运的,因为她“今已脱离……,再见宫阙”。
作为侄儿的唐武宗不得不怜悯自己的亲姑姑——这位嫁给五个可汗的公主,改封公主为安定大长公主,下诏敕令诸公主并宗室近亲前去慰问。
但是,那些没有和亲的异母姐妹们——唐朝的非和亲公主们却鄙视太和公主,他们讨厌她身上所沾染的草原的味道,草原男人的味道,觉得她根本不配享有朝廷如此隆重的礼仪。当武宗命令诸公主迎接太和公主时,唐宣宗女阳安长公主、唐宪宗女宣城公主义宁公主真源公主等七位公主居然拒不从命,不肯出迎,事后也故意不去看望她。武宗很生气,这些公主被罚俸禄以及朝廷每年供给他们的丝绢。阳安长公主被夺封绢300匹、宣城等公主被夺封绢各100匹,以此赎罪。唐武宗还下令把他们的行为与对他们惩罚记载于史,诏示后世。
因此,我们才能看到对他们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