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43.(齐国)五子争位,齐国重蹈郑国覆辄

2019-07-22 10:55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易牙、竖刀看来是齐桓公最贴身的人,因此,一开始占据了上风。他们掌握并控制了齐桓公死亡的信息,然后,借助宫内宠臣杀死诸大夫,立公子无诡为齐君。
太子昭知道管仲曾把自己托付给宋国,就逃亡到宋国。
易牙、竖刀这么做事,人们是不服的,于是宫中大乱。齐桓公的几个公子都有自己的势力,都有自己的人马。他们各自为战,为争夺君位大打出手,互相残杀,根本没有人管死去的齐桓公。齐桓公是十月死的,到了十二月,六十多天以后,尸体腐烂生蛆、苍蝇云集,无数的蛆爬出墙外,才报到了他死亡的消息。
无诡在易牙、竖刀的辅佐下即位,看样子是成功了,但是别着急,好戏都是在后面。无诡即位刚刚三月,宋襄公率领的诸侯军队就来了,一同来的还有齐太子昭。正常情况下,齐国不怕什么诸侯国的,霸主嘛。但这个时候,齐国四分五裂,根本就难以形成对宋襄公的有效抵抗,更何况国内还有人支持太子眧、帮助太子昭的。易牙等人无法抵抗宋襄公,齐国的大臣们害怕受牵连,杀死无诡。
在宋襄率领的联合国军队的压力下,齐人又立太子昭为齐国国君。但这个时候,其余四公子不干 了,他们率领自己的徒众联合起来又攻打太子,太子昭无力抵抗,再次逃到宋国。无奈,宋国与齐国四公子的军队作战。五月,宋军打败四公子,终于立太子昭为君,就是齐孝公。
管仲的预见不幸成为事实,好在宋襄公没有辜负齐桓公和管仲的嘱托,终于帮助太子昭继位,做了齐国的国君。因为战乱,到八月,齐桓公死后十个月,即位的齐孝公才埋葬了齐桓公。
齐孝公在宋国的帮助下做了国君,但齐孝公在位时,齐国的国际地位急速下降。齐孝公是在宋襄公的帮助下做的国君,身边既没有能人辅佐,周围又都是虎视眈眈的兄弟。他没有能力与手腕除掉这些竞争对手,对内根本无法整合齐国的力量,对外又受宋襄公的牵掣,国际地位不可能恢复。因此,齐国虽然还是一个大国,有称霸的绝对实力,但齐孝公在位时,虽然别的国家不能拿齐国怎么样,但
齐国的霸权实际已经丧失。齐孝公可能也不服,可能也委屈,但形势比人强,谁叫你齐国不团结,搞内讧呢?团结便家国进步,内讧使家国落后,这也是一个真理。
但是,齐孝公还是想有所表现的,他要通过讨伐其他国家来重树齐国的国威,但是他的讨伐最终却成为一次不着调的行动。
公元前634年夏天,鲁国发生了严重的灾荒。邻国发生灾荒,对自己是一个关节点,要不趁此机会,救济人家,施恩于人,让人欠下你的人情债,从而在其他方面支持你,报答你,至少无法与你做对,成为敌人。要么趁此机会,讨伐他们,在这个时候,一般都能取得可观的利益。齐孝公选择了后者,乘人之危,亲率大军,浩浩荡荡来讨伐鲁国。
当时鲁国的国君鲁僖公看到齐国大军压境,并没有慌张,只派了一个名叫展喜的大夫出使齐孝公的大军。结果展喜一堂历史课就把齐国大军打回去了。
  在讨伐鲁国的路上,展喜遇到了齐孝公。展喜对齐孝公说;我们大王派我前来慰劳贵军。

齐孝公问:你们鲁国人害怕了吗?”那意思不敢派兵,只派了一个人。
展喜说:那些没有见识的人可能有些怕,但我们大王一点也不害怕。
齐孝公说:你们鲁国国库空虚,地里连青草也不长,你们凭什么不感到害怕呢?”
展喜说:我们依仗的是周成王的遗命。 当初,鲁国的祖先周公和齐国的祖先姜太公,同心协力地辅助成王。成王对他俩十分感激,让他俩立下盟誓,子孙世代友好下去。我们的祖先这样友好,大王您怎么会背弃祖先的盟约,进攻我们呢? 我们依仗着这一点不害怕。
齐孝公无言以对。是啊,师出要有名,率领大军讨伐鲁国,鲁国有什么错?这个问题还没想好,怎么就把大军带出来了呢?于是齐孝公打消了讨伐鲁国的念头,率领军队班师回国了。
春秋初期的贵族毕竟是贵族,还是讲游戏规则的,还不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放在后来,要讨伐你,还能找不出理由?我这里随便就来两个:你家的苍蝇飞到了我国领土,我家的蚂蚁被你家的农夫踩死,然后,是可忍,叔不可忍,然后就打他得了。那用这么多废话。有理由要打,没有理由创造理由也要打。理由还不好找?
这就是强盗逻辑。
春秋初期的贵族一般情况下还不懂这个逻辑。
齐孝公当了10年国君,公元前633年六月逝世。他的儿子继位。
齐桓公那几位“如夫人”所生的公子不会让政权交接如此顺利。结果,公子潘在卫开方的帮助下杀了孝公的儿子,然后自己做了国君,是为齐昭公。
齐昭公是齐桓公的“如夫人”葛赢所生。齐昭公当了20年君主,同齐孝公一样,他在位期间,内不能整合齐国的力量,外没有诸侯国的支持,齐国依然强大,但仍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而这时晋文公已经成为霸主,齐国只能追随晋国了。
齐昭公死于公元前613年,他死后,他的儿子舍继位。
于是相同的一幕又上演了。渐成气候的公子商人杀了舍,然后也亲自做了国君。
公子商人是齐桓公的“如夫人”密姬所生。公子商人在宫内没有强有力的支持,因此,他与公子元联手,自成一帮。公子商人是有心计的,为了能够当上君主,他在齐孝公、齐昭公两兄弟在位期间,在国内施舍财物,以讨好国人。他还蓄养了许多门客和武士。他的家产有限,但他不在乎,把家产用完了,便向掌管公室财物的官员借贷,继续施舍。在他看来,早晚有一天他要做国君,早晚有一天,这些财物国家都会给他报销的。因此,他非常有底气。
昭公逝世,他的机会来了,在昭公去世的两个月之后的一个夜晚,商人杀了即将即位的昭公的太子舍。杀了舍以后,公子商人并没有急于摘取这个果实,而是先玩一个谦让,玩一下道德,假装地把这个位置让给自己的同伙,齐桓公另一位如夫人的儿子公子元。
公子元是齐桓公的“如夫人”少卫姬所生,是商人的异母兄。公子元说:“这个君主的位置,你已经谋求很久了,还是让我事奉你吧。如果我做国君,你一定会怨恨我,我也难免被杀,还是你去干吧!”
  商人如愿即位当了齐国的国君,就是齐懿公。

齐懿公在位四年,为服侍在身边的仇人邴歜(音触)和阎职杀死。事情是这样的:
  齐懿公作公子的时候,和一个名叫邴歜的人的父亲争夺一块土地,结果没有争到,土地归了邴歜的父亲,因此,他一直没有耿耿于怀。但等到他即位以后,邴歜的父亲已经死去,为了报复,他就命人掘出尸体,砍去脚,表示惩罚。这还不解恨,于是又让他的儿子邴歜为自己赶车。

齐懿公也基本上属于好色之徒,见一个叫阎职的人的媳妇长得好看,就亲自做了人家的丈夫。夺了人家的媳妇已经够缺德了,夺妻之恨还没有化解,他又让被夺妻的阎职做自己的骖(音参)乘。
什么是参乘?古时乘车,尊者在左,驾车的御者在中间,右边还需要一个人,这个人称车右或骖乘。可想而知,参乘不是没事坐车玩的,而是专职保镖,一般由武士充任。这样,在齐懿公乘车出行时,一辆车上三个人,除自己之外,其他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仇人。齐懿公很高兴,后果很严重。
齐懿公在位的第四年,公元前609年五月,齐懿公在申池(在齐国都城外,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区西)游玩,这一次就玩出事了。这个事就是他的两个跟班引起的。
齐懿公在玩,他的车夫和保镖邴歜和阎职两个人在池子里洗澡。洗着洗着,就争吵起来,这个时候,邴歜用马鞭抽打阎职,阎职大怒。
邴歜说:“别人夺取了你的老婆你不发怒,用鞭子打你两下,又算什么?”
阎职回敬他说:“和他父亲被砍掉脚而不敢怨恨的人相比又怎么样?”
于是二人对骂起来。
阎职骂邴歜是“断足子”,邴歜骂阎职是“夺妻者”。
两人热闹地对骂起来,骂着骂着,忽然不骂了,这个时候,两人才反应过来,才想明白,原来两个人的耻辱都是那个暴君齐懿公造成的,咱们哥俩互相骂什么?
于是两人一计议,干脆杀了齐懿公,把仇报了再说。他们两个要杀齐懿公,那太容易了,于是在齐懿公玩得还没有尽兴的时候,他们就把齐懿公的生命弄到尽头了。二人把尸体丢在竹林中,回去祭祀了宗庙,在供案上摆好了爵,然后便从容地逃走了。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齐懿公去世后,他的同党的哥哥公子元又做了十年的国君,是为齐惠公。
齐桓公逝世前后,“五子争立”,前后延续了43多年,至此告一段落。
现在我们归纳一下,作一小结:  
齐桓公的六位“如夫人”(宠姬)生了六个儿子,争位在“如夫人”的儿子中进行。
  长卫姬生武孟(无亏),齐桓公死后,由易牙、竖刁拥立,仅三个月就被杀,没有谥号。
  郑姬生公子昭,被立为太子,就是齐孝公,由宋襄公带兵前来拥立。他是太子,“五子争位”,并不包括他。在位十年逝世。
  葛赢生公子潘。齐孝公死后,卫公子开方杀了孝公的儿子而立公子潘,就是齐昭公。昭公在位二十年,逝世后由儿子舍即位。
  密姬生公子商人,杀了昭公的儿子舍而自立,就是齐懿公。齐懿公在位四年,被仇人邴歜,阎职杀死。
  少卫姬生公子元,齐懿公被杀后即位,就是齐惠公,在位十年。
在争位的五子中,有四子先后做了国君,只有公子雍没有坐上君位。

在“五子争立”的43年中,经过了宋襄图霸、晋文、襄称霸、楚庄王创霸,齐国虽然仍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但复霸之梦已经渺茫了。

五子争位的结果,把齐国大好的开局弄没有了。
摘自博主《鉴往春秋》,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