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59.(晋)骊姬不该让儿子做国君

2019-08-14 12:38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重耳来到狄国,公元前653年,因为重耳的缘故,晋国攻打翟国,翟国为也攻打晋国,结果晋国退兵。献公也没有去赶尽杀绝,重耳终于可以暂时歇口气,在翟国安居。
国国对这个流亡的外甥——晋国公子还不错,有一年,狄国讨伐另外一小国咎如,俘获两位女子,叔隗和季隗。年长的叔隗嫁给了赵衰,年龄小的季隗嫁给了重耳,季隗为重耳生了两个儿子:伯鯈(tiáo,条)、叔刘;叔隗也为赵衰也生了个儿子,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赵盾。
生活在平淡中度过,重耳在翟国一呆竟然就是12年。有些人平平淡淡是最真,平淡就是幸福,有些人生来就不能平淡,就是要折腾或被折腾。对他们来说,生命在于折腾,生活就要折腾。于是看着你平淡折腾就来了。
重耳在狄国生活的第十二年,又有人来追杀他了。这一次追杀他的不是晋献公,而是他最亲的一个弟弟,此前与重耳同病相怜的夷吾,那时已经是晋国国君晋惠公。
夷吾是重耳母亲的妹妹的儿子
,是晋献公所有公子中与重耳血缘最近、最亲的,他为什么要杀重耳,他不是逃亡了,怎么又当上国君了?
这还得从头说起。
重耳逃到狄国的第五年,献公病重,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要赶快安排后事。他知道身边的人对骊姬逼死太子十分不满,都同情太子而不支持奚齐,就选择了忠诚老实的荀息,把奚齐托付给荀息。他对荀息说:“我让奚齐继位,可是他还年幼,大臣们都不服,恐怕要起乱子,你能立他吗?”
荀息说:“能。”
献公并不放心,说:“拿什么做凭证?”献公这时需要一个承诺。
荀息回答说:“假使您死后复生,我仍然不感到惭愧,这就是凭证。”这话在今天看来算不上是什么承诺,但在当时,是很重的,贵族讲诚信,也信鬼神。对将死之人的承诺是要认真的,不然,做鬼也放不过你,何况国君死后不是一般的鬼,而是神一级别的鬼,是可以调动小鬼的鬼,因此,更不能糊弄。
于是,献公把奚齐托付给荀息。在去世之前,安排荀息做国相,主持国家政务。
这年九月,献公逝世。
晋国国人早就看不惯骊姬的做法,尤其对太子申生的死感到惋惜、愤愤不平,早已积蓄了一股怨气、一股力量。有那么句说,出来混是需要还的。骊姬这样弄死太子,是需要还的。
晋献公一死,拥护太子的里克、邳郑和拥护重耳、夷吾的大臣国人联合起来,他们要给骊姬算总账,除掉她和她的本不该立为太子却被立为太子的儿子奚齐,然后接回重耳继任国君。晋献公在时,他们没有这样的能力,但现在晋献公死了,他们面对就是孤儿寡母和受命帮助他们的大臣荀息。作为同僚,里克与荀息无冤无仇,荀氏家族也是晋国的大家族,因此,里克带有善意地对荀息说:“三个怨家将要起来,外有秦国、内有晋国百姓帮助他们,你打算怎么办?”那意思,国人利用三位公子的党徒准备除掉奚齐,你最好别管闲事。
但荀息说:“我不能违背对先君的承诺。”
荀息不违背承诺,里克们则不会放过奚息,就是这个小子,把太子逼死了。所以,晋献公九月去世,十月,里克在守丧的地方杀死奚齐,当时,献公还未被安葬。
看到自己不能信守承诺,荀息打算一死了之,有人建议说,与其自杀,不如立奚齐的弟弟悼子并辅佐他。荀息便立了悼子并安葬了献公。
荀息信守诺言的精神值得称赞,但他就这么立悼子却未必高明,说不好听的,就是又给反对派一个机会,弄死悼子。如果他把悼子保护起来,耍些阴谋,像管仲那样,带着公子逃难,然后再寻找机会让悼子上台,未必就不是不信守诺言。但是他却是真正的贵族,正直的有些不会拐弯,因此立了悼子。他应该想到,献公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他们都能杀,何况这冒牌的?
十一月,里克在朝堂上杀死了悼子,看到悼子被杀,荀息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再活在世上,也自杀了。
里克等人已杀死了奚齐、悼子,国君的位置虚位以待。虽然晋献公有许多公子,但有能力的就是重耳和夷吾。于是里克等人就派人去请重耳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