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86.(秦)秦穆公要拿不守信的晋惠公祭天

2019-10-03 08:56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抓住晋惠公,秦穆公的第一个想法会大大超出姬姓诸侯国的预料——秦穆公想用晋君祭祀上帝。
为达此目的,他要把晋惠公豢养起来。豢养,一般是指喂养牺牲。牺牲是指祭祀时用的纯色全体牲畜,民以食为天,神也离不开食。人要祭祀神,就要提供食品,不能让神在那个世界饿着冻着,因此,必须提供上好的食物,纯色全体牲畜就是上好的食物,就是提供奉给神的。
这是周人的传统。
商朝的人不是这样,商朝的人上好的供奉神的牺牲不是动物,而是人。因为是提供给神的,因此,祭祀用的人就不能只是一些下贱的穷人,当然包括贵族。越高贵越有面子,因此,祭祀最高的神上帝,就可以用诸侯国的国君。
这是商人的传统。
周人以人为本,早就不兴用人祭祀了。秦穆公打算用人祭祀,而且是用晋国的国君祭祀,这一看就是一个没有“改造”好的殷商“余孽”。这也证明,周人几百年的移风易俗是有限的,文化传统是骨子里的东西,是很难被“改造”的。即使暴风骤雨般的革命,也很难触及到这地底下的根系,或者说越是暴风骤雨般的革命,越难从根上清楚地底下的根系,看起来彻底的革命了,结果,长着长着,根系发生了作用,又回到了传统与过去。
姬姓大国的国君被别的诸侯国俘虏,这没有先例。姬姓诸侯大国的国君要被用来祭祀上帝,这更是没有先例——这让废除人祭的周天子、周公们情何以堪。晋惠公真是破纪录地丢人现眼了,这也成为此后称霸百年的霸主晋国最耿耿于怀,最痛的伤疤和最不愿提及的历史。尽管此后秦晋交锋,秦国基本上占不到便宜,尽管崤之战,晋国打得秦国只剩下三个领兵的主将。
尽管春秋时期两国的战争大多不是你死我活的,只是为了道义,或者干脆为了争一口气,但这口气解决了,事情也就解决了,因此,春秋时期,讨伐不灭国,教训一下对方,达到目的就得了。虽然看起来很乱,但内在的有其规范,不能乱来,秦穆公打算用惠公祭祀上帝在东夷人的传统里不算乱来,在周人那里就是乱来了。要知道晋国是周武王儿子建立的国家,有周武王的神灵在,周天子也不敢随意地处置晋国国君,你一个秦国怎么能做周天子都不敢随意做的事?
于是周天子不干了,派人捎话说:“晋君是我的同姓”,晋惠公是俺家亲戚,是我们家人,请掂量点、宽容些。
如果说周天子的话暂
可以不理会,但眼前夫人话就不得不听了。秦穆公夫人听到晋惠公被捉,而且要祭祀上帝,不干了——确切地说是不活了。不要忘了,晋惠公的姐姐是秦穆公的夫人,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国君夫人不顾高贵的躯体,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功夫。而且这个功夫得到《列女传》的赞扬。秦穆公夫人听说晋惠公被俘,穿上丧服,光着脚,带着太子、公子,还有公主们,站在柴火上,一面痛哭,一面准备玩自焚。除了行为感染外,当然还有语言感染,说:“我不能挽救自己的兄弟,以致还得让君上下命令杀他,实在有辱于君上。”
秦穆公一下被这一道具和现场打懵了,说:“俘获了晋侯应该庆贺高兴啊,现在你竟悲痛起来。况且我听说箕子看到唐叔刚刚被分封时说过‘他的后代一定繁荣昌盛’,晋怎么能灭亡呢?”
秦穆公本以为俘获了晋君,成就了一件大事,应该庆贺,可是现在天子来求情,夫人也为此事而忧愁。说明这个事情并不简单,搞不好会成为坏事。
他发现这事真的需要重新考虑、认真对待。
秦穆公想了解一下晋国国内的情况,于是问晋国大夫,晋惠公的得力大臣吕省:“晋国人和睦吗?”
吕省回答说:“不和睦。老百姓是一种态度 ,他们怕失去国君,可以让太子子圉即位,他们都说:‘此仇必报,宁可侍奉戎、狄,也要与秦国一战。’贵族是一种态度,那些贵族们很爱护自己的国君,知道国君有罪,但他们仍然希望秦国能送回国君,他们说:‘一定报答秦国对晋国的恩惠’。因为这两种情况,所以晋国不和睦。”
吕省是晋惠公的心腹,当然是希望晋惠公回国,因此,从有利于晋惠公回国的角度说话。老百姓是宁愿投靠野蛮人,也要与秦国一战,救回国君,贵族知道晋国错了,认错了,希望秦国放回国君,晋国人一定会报答秦国的恩惠。那么,秦穆公是想与晋国百姓为敌,还是获得晋国贵族的感激与回报,虽然,晋国的回报是那么的不靠谱。
实际上他真的杀了晋惠公会导致两国的仇恨,是两国关系的积恶,而不是积善。那样秦晋两国的历史或许会改写。但是历史没有假如、是唯一的,因此,不需要改写,也没有改写。
秦穆公最终改变了主意。于是,秦穆公最终仇将恩报,以诸侯之礼相待,把惠公从豢养的囚牢里请出,以国君的待遇,换到了上等的房舍,并送给他牛羊猪各七头,这也是诸侯来访问时的见面礼——把晋惠公当成来秦国访问的外国国君。然后秦穆公和晋惠公在王城结盟,晋惠公最终答应献出晋国河西的土地,并派太子圉(y,语)到秦国做人质。秦穆公则允许或答应在适当的时候送晋惠公返回晋国复位。
九月发生的韩原之战,十一月,秦穆公送回晋惠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