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87.(秦)晋怀公继位秦穆公很恼火

2019-10-05 11:55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晋惠公虽然回国复位又坐上了国君的位置,但人都是要脸面的,贵族可能更甚,如此多次失信于秦国,又被秦国讨伐俘获,晋惠公自己也觉得没有脸回去了。所以他曾经派吕省等人回报国人说:“我虽然能回晋,但也没有脸面见社稷,选个吉日让太子圉即位吧!”
晋国国人听到这话都伤心地哭了。最终晋惠公回国又坐了国君,晋惠公返回晋国,杀了庆郑。但有了这样的事情,国人的态度也会发生变化,国君被俘,毕竟是个耻辱,他们自然会从心底拿晋惠公与逃亡在外的重耳做一个比较,自然有人希望重耳回国。而晋惠公自然会有所标察觉,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的心理一定会发生某些变化,变得越来越猜疑,越来越不自信。而这个时候,逃亡在外重耳成为他潜在的最大的敌人,对他构成了最大的威胁,于是在做了国君几年后,他派人到狄杀死重耳——这个算是最亲的亲哥哥——他们有同一个父亲,他们的母亲则是亲姐妹。
重耳听到风声,跑到齐国去了。
晋惠公按约定让太子子圉到秦国做人质。秦穆公则对子圉很关照,把女儿嫁给了他。待他为上宾。
子圉是晋惠公在梁国生的儿子。重耳逃亡到狄,狄国的舅舅给重耳娶了媳妇。夷吾逃亡到梁国,梁国国君也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逃亡在外的大国公子。然后,梁国国女为惠公生下了一男一女。孩子的姥爷——梁国国君为孩子占卜,结果男孩是做臣的,女孩是做妾的,所以男孩取名为圉,女孩取名为妾。
从宿命论的观点,这个名字又没有起好。圉既有监狱的意思,又有养马人的意思,也就是说既不高贵,人身自由还要受到限制,摆明了是不让他成大事。于是,子圉被弄到秦国做人质,人身自由多少受到点限制。
公元前637年,晋惠公从秦国回国六年后,郁闷并郁闷着的晋惠公病重,不能理政,就让亲信去秦国,告知正在秦国为人质的公子圉。公子圉怕父亲死后,君位被别的公子侵夺,就与秦穆公的女儿、自己的夫人商量,说:“我母亲家在梁国,现在梁国已被秦国灭亡,我是没有母国的人,我在国外被秦轻视,在国内又无援助。父亲病重卧床不起,我担心晋国大夫看不起我,改立其他公子为太子。所以必须立刻回晋国。”他想让妻子一起逃回去。他是来秦国做人质的,即使来做客,走的时候也要跟主人打个招呼,不能不辞而别,何况做人质。实际上他与秦国商量,秦国未必不支持他做晋国国
君,只是他担心国内有人瞧不上他,让别的公子做国君,因此,急于回国。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夫人的秦穆公女儿如果跟他逃回晋国就是对父亲、对祖国的不敬。而告发子圉,又是对丈夫的不敬。怎么办?
她采取了中立的态度,她对子圉说:“您是一国的太子,在此受辱。秦国让我服侍您,为的是稳住您的心。现在为了继承君位,您要逃跑,那您就逃吧,我不跟您去,不拖累你,但也不声张出去。”
太子圉于是不给秦国老丈人打个招呼就偷偷地跑回晋国。
当年九月,晋惠公去世,太子圉即位,史称晋怀公。
太子圉逃走,秦国十分生气,晋惠公死后,子圉作了晋君。
晋国又一次无信于秦,即使有人质,人质也逃了。
子圉的逃跑,使秦穆公非常恼火,于是决定从楚国接回重耳,最终帮助重耳做了晋国国君。
事情总是这样,当秦国嫌他扶持的国君不像话时,他们就不支持,但当晋国的国君太像话时,他们感到了失落甚至威胁。谁都不希望自己的邻居远远地强过自己。而姬重耳继位以后,晋国一下强大了。晋国强大了吃肉,连汤也不给秦国剩一点。
周天子周襄王的弟弟子带叛乱,周襄王出逃,住在郑国,向各国诸侯求救。秦穆公率兵屯住黄河边,准备帮助周襄王回朝,但秦国出兵要经过晋国,这就需要晋国同意。晋国经过一番算计以后,觉得这事可干,是树立威信的一个好机会,于是就谢绝了秦穆公,把勤王的功劳弄到自己身上。秦国连共同出兵的份都没有捞上。
后来,发生了城濮之战,晋国知道对手楚国不好对付,就施计让秦国出兵,虽然秦军最后只是做了啦啦队,但晋国还是利用了秦国,然后晋国打败了楚国,成为中原的霸主。但是对于秦国来说,晋国的强大使秦国向东发展也就是向中原发展的路上树起了一座大山,秦国只有翻过大山才能通往中原,这与秦的国策不相符,因此,秦晋之间的冲突是一定会爆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