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110(楚)若敖氏与王权的矛盾

2019-11-07 09:19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成子玉应当也是一个人才。虽然在城濮之战中他打了败仗,好像使楚国受到了侮辱,但从晋文公对他的忌惮和斗子文对他的赞扬来看,子玉一定不是一个窝囊废。因此,城濮之战虽打了败仗,但子玉指挥的中军完好无损,算得上是过中有功。但是子玉还是被逼自杀,这也成为此后各国国君援引的一个案例,每当因过失要逼迫自己的大将时,子玉就成为劝谏的案例,楚成王也为此后悔。但楚民族是一个强悍的民族,不允许自己的将领、甚至国王打败仗,成子玉自杀,未尝不是这种强悍的文化使然。后来鄢陵之战的子反也是这样自杀的。历史总是会重复的,因为楚民族有这样的习惯,就像人有这样的习惯一样。后悔,但此后还会这么做。
子玉任令尹时,就有人不服,这个人就是蒍吕臣,子玉自杀后。蒍吕臣担任令尹。令尹的位置虽然交出去了,但经过二代人的努力与积淀,若敖家族的势力已经形成,楚国政坛的很多实权实际上仍然在若敖族之手。
这必然与王族的权力发生冲突。
若敖族与王族的矛盾出现在楚成王晚期国王的废立上。在楚穆王立废的问题上,若敖家族的子西等人是不支持楚穆王的,看样子若敖氏要成功了,但是楚穆王是强悍的,霸王硬上墙,杀了自己的父亲夺了王位。这对子西很不利,因此,在楚穆王继位后,公元前617年(楚穆王九年),被贬为商公的子西串通大夫仲归等人谋杀楚穆王,但这样的事大多难以成功,因行事不周密,政变败露,两人被囚禁。
此时,楚国的令尹是若敖氏家族的斗般。楚穆王让若敖家族的另一位人物司马斗越椒去调查这次谋反事件,这个斗越椒就是这次谋反的斗越椒,尽管斗越椒与令尹斗般同为若敖氏家族的人,但斗越椒一直企盼自己当令尹相国,苦于没有机会。这一次他要抓住机会,处死了参与谋杀的斗宜申和仲归两人。然后趁机向穆王诬告说,斗宜申
和仲归的背后主谋是令伊斗般,说他们已串通好了,想扶持楚成王当时欲废长立幼的公子职为楚王。
这时在位国王最忌讳的。
穆王杀了斗般,但斗越椒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令尹位置,楚穆王任命子玉的儿子成大心为令尹。这已经是若敖家族产生的第六个令尹。楚穆王除掉了若敖家族的斗般,又任命这个家族的成大心为令尹国相。可见这个家族在楚国的地位已经百同一般了。
楚庄王继位后,王位还没有坐稳,就被斗氏家族的斗克绑架当做人质。也许因为庄王年轻,若敖家族的人在争权夺利时,并不怎么看重他,因此,趁机掌握了楚国的大部分政权。因此,有人说,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楚庄王才三年不鸣。他的不鸣是一种手段,他是在韬光养晦,在观察积累,在等待时机。他要用时间来观察,让该表演的人、能表演的人充分表演,看看到底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搞不清这个是要吃大亏的,因此,他才三年不鸣。因此,楚庄王就不是一般的浪子了,而是一个城府颇深的政客了。当他发现苏从、伍举这样既忠于他,又有才能的人以后,果断行动,突然出山。他一鸣惊人的一项重要措施就是“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伍参(伍子胥之祖)、苏从被任以国政,蒍贾为司马。然后借讨伐庸国为名,收回王族军权。
强势的楚庄王增强王权的举措,自然会影响到若敖氏家族,也一定会影响若敖家族的势力。但这个国家就是王的,就是他说了算,其他家族再尊贵,也只能服从于王的选择。因此,历史上由于君王的更迭,显赫的家族不显赫了,重要的家族不重要了,这不稀罕。但因此导致显赫家族叛乱的却不多,若敖家族的叛乱与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狼子野心”的斗越椒。
为什么说斗越椒狼子野心呢?这个成语就来自对他的描述。这也是有故事的。
史书的记载是很简略的,且颇富有神秘色彩。斗越椒是斗子良的儿子。斗子良是斗子文的弟弟,斗子良又添了一个孩子,做伯父的斗子文自然会去探视。不看则已,这一看斗子文大吃一惊。他对弟弟说,这孩子不能留下,“必杀之!”
为什么?
斗子文有他的道理,他说:“是子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谚曰:‘狼子野心。其可畜乎?’”这孩子长得熊虎之状,发出的声音却像豺狼一样,所以不能养。
这有些违背人之常情了,刚生下的婴儿还没看上几眼的,就让他父亲把他杀了,这是说不通的,兴你被老虎喂奶,就不兴人家的声音像小狼?
要么是子文真的有特异功能,要么就是《左传》记录有问题。斗子文就是这么说了。
斗子良当然不会听从哥哥的话。虽然是哥哥,但不能为了哥哥,就不要自己的儿子,因此,斗子良最终没有杀掉自己的儿子。但斗子文这个当伯伯的始终对这个侄子耿耿于怀,在他临死之时,他把直系族人聚在一起,郑重告诫:如果斗越椒做了令尹相国,你们快逃,因为灭族之祸已经不远。如果说先人没有人祭祀而饿肚子,那若敖氏族的鬼们以后便会流浪天际之中。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事实或如斗子文预测的那样,或如《左传》所建立的那套神秘的逻辑那样,斗越椒真的发动了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