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120.(楚)测试霸权讨伐宋国

2019-11-29 09:59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邲之战取胜后,楚军并未马上回撤,而是把军队驻扎在衡雍(今河南原阳西)。
楚庄王取得了邲之战的胜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样的胜利是要建纪念碑的。建凯旋门?那是法国人干的事,我们是要树碑立传的,因此,大臣潘党建议收集晋国人的尸首建立一个大坟堆,以兹作为战胜敌人的纪念物,让子孙牢记自己的武功。
楚庄王是很清醒的,也很有文化,虽然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他并不一味地强调武力,这也是他能成为一个霸主并能为中原诸侯认可的一个原因,楚庄王说:你理解“武”字的含义吗?“止”“戈”二字合起来是个武字。也就是武功的最高境界是息兵。当年周武王战胜商朝,作《周颂》,说:“收拾干戈,包藏弓箭。追求美德”。现在我让两国士兵暴露尸骨,这是强暴了;显耀武力以使诸侯畏惧,战争不能消灭了;武功具有七种美德,我对晋国用兵却没有一项美德,用什么来昭示子孙后代?还是为楚国的先君修建宗庙,把成功的事祭告先君罢了。于是楚庄王就在黄河边上祭祀了河神,修建了先君的神庙,报告战争胜利,然后回国。
楚庄王得胜回国,失败的晋国主帅荀林父也要回国,他带着残兵败将回到晋国,自请死罪。晋景公想答应,但士会劝谏阻止了这一行为。想想当初城濮之战后,楚成王逼成子玉自杀后谁最高兴?那是在为晋国免除后患。我们不能学习楚成王,为楚国免后患。于是,晋景公仍用荀林父为中军元帅。
一方面,邲之战,晋国丧失长达数十年的霸主地位,楚国夺得中原霸权,晋在与楚争霸中虽暂处下风,但并未损害元气,晋国仍然有力量与楚对抗。另一方面,楚庄王要测试自己的霸权,看看自己的威望管不管用,就派大臣申舟到齐国访问,公子冯到晋国访问,但不让二人向宋国和郑国借路。
楚国到齐国必须经过宋国,楚国到晋国必须经过郑国。从这两个国家经过,而不向这两个国家打招呼,这是一种什么情况?这是把这两个国家当作自己的领地了。只有在自己的领地内行走,才不需要外交照会,不需要向
任何人打招呼,否则,即使礼节性的考虑,也要向两国通报一下,但是楚庄王明确说明,不让两个人向这两个国家借路,只管通过。
申舟知道此去是有去无回,他对楚庄王说:“郑国明白、宋国糊涂,去晋国的使者没有危险,我就必然会死。”
楚庄王说:“宋国人要是杀死了你,我就收拾宋国。”
申舟做了后事的安排,把儿子申犀引见给楚庄王然后出使。果然,申舟到达宋国,宋国人把他扣留。宋国大夫华元说:“经过我国而不请求借路,这是把我国作为楚国边境内的县城。把我们当作县城,这是视我为被灭亡之国。没有这样欺负人的,现在,杀了这个不讲礼的楚国使者,楚国必然会进攻我国,进攻我国也不过是被灭亡。反正一样是灭亡,不如亡得有尊严。”于是真的就杀死了申舟。
楚庄王听说申舟被杀,暴怒。史书记载,他听到申舟被杀的消息,一甩袖子就站起来,鞋也没穿就去调动军队。随从赶上去到前院才送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才送上佩剑,追到街市才让他坐上车子。
楚庄王大举进攻宋国。
宋国人看到楚国大举进攻,就派乐婴齐到晋国报告急难。
晋景公想要救援宋国,但是晋国刚被楚国打败,楚国势头正盛,此时与楚国交锋是不明智的。因此,大夫伯宗用古人的话劝谏说:“‘‘鞭子虽然长,达不到马肚子。’上天正在保佑楚国,不能和他竞争。晋国虽然强盛,但不能违背天意。河流湖泊里容纳污泥浊水,山林草野里暗藏毒虫猛兽,美玉也藏匿着斑痕,国君也得忍受点耻辱,这是上天的常道。君王还是等着吧!”
晋景公觉得有道理,于是,就停止发兵救宋,转而派遣解扬到宋国去忽悠宋国,让宋国不要投降楚国。鼓励宋国说:“晋国的军队都已经出发,将要到达了。”
解扬路过郑国时,郑国人把他囚禁起来献给楚国。楚庄王重重地贿赂他,让他把话反过来说。解扬不答应。经过三次劝说以后,解杨答应了。楚国人让解扬登上楼车,向宋国人喊话,但解扬却乘机传达晋景公的命令。让宋国坚持抗战,晋国大军就要开来了。
楚庄王准备杀死解扬,派人对他说:“你既已答应了我,现在又反过来,是想找死!”
解扬回答说:“臣听说,国君能制订命令就是道义,臣下能接受命令就是信用,道义不能有两种信用,信用不能接受两种命令。君王贿赂下臣,就是不懂得命令的意义。我既然接受了晋国国君的命令,就必须完成,不能因为你楚国国君的贿赂而放弃。而下臣我所以答应您,就是为了借机会完成国君的使命。死而能完成使命,这是下臣的福气。寡君有守信的下臣,下臣死得其所,又有什么可以追求的?”
楚庄王觉得解扬的话说得句句在理,春秋时期的贵族就敬重这样的人,于是就赦免了解扬,放他回到晋国。
然后楚庄王加紧攻打宋国,以行为告诉宋国,除了投降楚国,谁也靠不住。楚国围攻宋国,一天、二天、一个月、二个月……,宋国苦苦支撑,可总也盼不到晋国的救兵。宋国眼看着山穷水尽,互相交换孩子当粮食维持生命,把尸骨拆开来烧着做饭,这样下去宋国一定是要亡国的。这个时候就要看华元的了,因为这个事情是华元杀申舟引起的,而华元也敢于担当,他在一天夜里进入楚军营,居然爬上了楚国大将子反的床,对子反说:“寡君派我把困难情况告诉你,‘敝邑已经山穷水尽了,互相交换着儿子杀了吃掉,把尸骨拆开来烧着做饭。尽管如此,宁可让国家灭亡,也不打算无条件投降。但是,如果你们退兵三十里,宋国将唯命是听。’”
子反答应了华元要求,和华元私自订盟誓然后报告楚庄王。
楚军退兵三十里,宋国和楚国讲和。华元作为人质留在楚营。
华元以这种方式了结了两国的战事。
华元是前面提到的杀害孔子先祖也父嘉的那个华督的曾孙。华元在春秋时期是一个比较活跃的人物,不仅在宋国,在国际上也是。不仅有故事,也有趣事。在此几年以前的公元前601年,华元领兵攻打郑国。郑宋两国一直有过节,为了打败郑国,华元杀羊来犒赏三军,他把好吃的羊肉都给了将士,却忘了眼巴巴等着吃肉的自己的车夫羊斟,结果倒霉的事来了,战争一开始,车夫就驾着车带着他直接往郑国军营中冲去,车夫以这样的方式把他交给了郑国,他是“被”俘虏的。更让他郁闷的是,车夫告诉他,吃羊肉的时候,你说了算;今天的事(打仗)我说了算。原话是,“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
这就是各自为政的来历。
主帅被郑军俘获,宋军自然打了败仗。宋国不得已用四百匹马作为筹码来交换华元,但华元有本事,自己先逃了回来。车夫羊斟看他跑回宋国,就逃到鲁国去了。
有了这样的经历,华元的政治形象就有问题了,于是有下面的故事。宋国修筑城墙,华元作为监工去视察工程进度。修筑城墙的人一看,这是谁呀,华元来了!于是就唱歌调戏道:“瞪着眼睛,鼓着肚子,丢盔弃甲地回来了!满腮胡子,胡子满腮;抛甲丢盔逃回来!”
华元一听,知道是在损自己,就命令车上的侍从对唱:“只要有牛就有皮,犀牛兕牛多的是;丢些甲盔怕什么?”过去甲盔是用犀牛皮做的,华元的意思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了俘虏不算什么。
修筑城墙的劳役们有才,接着唱:“就算你的牛皮多,油漆又怎么办?”
华元一看不对路,也不视察了,对驾车人说:“走吧,他们人多嘴多,我只有一张嘴!”
但不要以为华元只是出洋相,他也做过大事,这个大事不仅是国内的,也有国际的,而这个国际的大事就是他促成了春秋时期第一次国际和平会议的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