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春秋121(楚)诸侯们都希望和平

2019-12-02 22:27阅读:
听书:http://www.ximalaya.com/manage_album/9328566
国以一种还算体面的方式降楚后,鲁也转而依附楚国。于是鲁、郑、陈、宋等中原国家先后归附楚国,中原形势基本落入楚国的掌握之中楚庄王如愿取得了中原霸权。在楚国的历史上,楚庄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在春秋历史上,甚至超过齐桓公和晋文公,中原的新霸主诞生了。
春秋时期虽然出现了几个霸主,但没有一个霸权像周天子那样,能统治全天下,他们只能在它自己的周围建立势力,齐国霸权限于东方,晋国霸权限于北方,秦国霸权限于西方,楚王国和吴王国霸权限于南方。当齐国称霸时,秦国不受影响。楚王国称霸时,齐国也不受影响。另一方面,诸侯争霸基本上是在承认周天子是天下共主的前提下进行的,诸侯大多还是周天子的宗亲。
然诸侯争霸的结果,使周王进一步失去“政治”和“武治”的能力。虽然他们也曾打出“尊王”的旗号,但是越用这种方式尊王,王就越来越不尊。打出尊王旗号的人反倒比王更像王,因此,尊王实际上是霸者借王权行霸事。
还有一点,王权一旦建立,它是世袭的,因此,是相对稳固的、统一的、可持续发展的。而霸权则不
一样,霸权是谁都可以争取的,往往是你方唱罢我凳场,过把瘾就死。因此,只要有足够的势力,或有点势力的国家都想当上台露露脸,做一回霸主。有大势力的当大霸主,有中势力的当中霸主,有小势力的当小霸主。因此,霸权没有王权可靠而有规矩,相比之下,霸权是泥饭碗,而王权则是铁饭碗。因此,霸权不如王权,霸道不如王道。
争霸之风一起,战争频繁。据范文澜的《中国通史》:鲁史《春秋》记载的二百四十二年里面,列国间军事冲突483次,朝聘盟会450次。这是什么概念呢?差不多一年二次军事冲突,二次朝聘盟会。军事冲突、战争与朝聘基本成正比。
为什么是这样?因为朝聘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打扑克交贡粮,输者要向赢者交贡粮。所以每打一仗,就有败者向胜者交贡粮。大家都想不劳而获,大家都想吃贡粮,而不想交贡粮,因此,大家都想打仗,当然是找势力不如自己的打。
比如,邾国(山东邹城),是鲁国的一个附属国 ,也许很多人没有听说,但这样的小国也会欺负比它更小的国家。鄅国(都在今山东临沂城北)就是比它更小的国家。有一年六月,鄅国国君巡视农奴耕种,回城后发现城门大开,城里没有一个人。
人到哪里去了?
原来,邾国入侵鄅国。状况还很惨,鄅国人看到邾国人来了,准备关闭城门。邾国人羊罗把关闭城门人的脑袋砍下,用手提着,邾国人因此进入鄅国,把百姓全都俘虏带回邾国。
国国君促耕来一看,妻子儿女没了,子民也没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就跟随他的妻子儿女到了邾国,要求“被包养”
邾庄公发现这事做得有点过了,就归还了鄅国国君的夫人而留下了他的女儿。但是鄅国国君没能力,他的夫人是有能力的,因为他的夫人是宋国大夫向戌的女儿。因此,宋国人出面了,邾庄公只好把人还给鄅国。
这就是春秋的乱象之一。
因此,军事行动与朝聘频繁是不正常的,因为这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强权政治,在这种环境下,最大的受益者是势力强大、取胜的大国,所谓霸国。
还是根据范先生的《中国通史》的描述,大国打大仗,大仗取胜,接着而来的就是朝聘盟会。这种朝聘盟会,一般说来,都是大国对小国进行剥削掠夺。小国怕大国无厌的诛求,更怕残暴的讨伐。当初晋文公创霸,教诸侯三年一聘,五年一朝,有事开会,歃血盟誓。到后来霸主娶妾或妾死,也要诸侯去吊贺。霸国用各种名义,向列国榨取贡献。贡献一次,要用一百辆货车,一千人护送。到了霸国,住在破烂的客馆里,大概要例外送些贿赂,才肯收受礼物。小国对邻近的非霸主大国,也同样要纳贡以求得和好。贡献如果不合受贡国的要求,将会遭受可怕的讨伐。受伐的国家,井被填塞,树被砍断,禾麦被收割,车马彼掠夺,人民不分男女老小,逃不脱的都当俘虏。男子做各种奴隶,女子年青的做婢妾,一般的做舂米酿酒的工奴。战败国人民被俘当奴隶,国家损失的车马器械当然还是要百姓来补充。
被敌人围城的时候,痛苦更不可想象。据《墨子》所载守城法,城下比较不重要的地方,每五十步置壮男十人,壮女二十人,老小十人。城上守兵每一步一人。城下重要地方,每五百步置壮男一千人,壮女二千人,老小一千人。男兵六分用弩,四分用矛戟盾等器械,女乓和老小兵全用矛。民间粮食布帛金钱牛马畜产一切可用的物品,都借给公家使用。围城里面,人民每天规定吃二升米粮凡二十天,吃三升凡三十天,吃四升凡四十天。春秋时期的度量,大约五升等于现在的一升。这样,几十天每人共食米二石九斗。平均每天吃三升多,合现在大半升。既要作战死伤,又要忍饿破产。有时甚至穷困到“易子而食,析骸以”。人民怕在战败被俘后充当奴隶,只好忍受这样的痛苦来守城。(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第一辑)
因此,在打了一百多年仗以后,诸侯们都期盼和平。和平之声一起,一下得到很多中小国家的响应。与朝聘盟会不同,春秋时代,还真召开过两次弥兵会议。
3. 第一次弥兵会议
第一次在公元前579年,这次会议就是由宋国执政华元发起的。华元邀请晋楚两国代表在宋国开会,订立了彼此不使用武力,共同讨伐违命诸侯的盟约。
华元那么大本事,能让晋楚两国坐下来讲和?
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大势所趋,是诸侯的愿望,因为这一百多年来,小诸侯国们身受其害,尤其是处在中原的郑宋两国。但是弱国无外交,小国的想法,大国未必理会,弱国的哀告,强国早已习惯。因此,郑宋等国的想法只是一种愿望。
和平会议所以能达成,主要是晋楚两国的国情导致。
楚国在邲之战后不久,楚庄王去世,继位的楚共王还是个孩子,这种情况下,楚国需要休养生息也需要等着楚共王这孩子长大。
晋国则在晋厉公继位以后,既想和楚国争夺中原霸权,又要腾出手对付西边正在积极备战的秦国,解除西方侧背威胁,以免自己两线作战。楚国当然不好对付,邲之战中,晋国又战败,所以,他们决定先稳住楚国,先对付秦国,在秦国的问题解决之后,再来考虑楚国的问题。而要稳住楚国就不能激怒楚国,把楚国当敌人,最好能使两国和平,维持两国正常的外交关系。
公元前588年(晋景公十一年),晋主动释放了在邲之战俘虏的楚国公子縠臣,并归还了连尹襄老的尸体。
外交也讲究礼尚往来,看到晋国如此,楚国也放回了晋国被俘的荀罃。两国的敌对关系有了松动。晋景公十八年,晋景公为了进一步缓和两国关系,又亲自出面释放了楚国俘虏钟仪,并让他回到国向楚国传达晋国想与楚国谋求和平的意愿。
钟仪回到,向楚共王转达了晋国的意愿,楚共王立即派大宰公子辰访问晋国,以回报晋国放回钟仪,然后第二年春,晋国派大夫籴伐回访国。
从俘虏外交开始,两个敌对的国家开始有了走动。
晋、楚两国使者的交往,宋国执政官华元看到了机会,华元就想做一件大事。华元有人脉,华元和楚国令尹子重是朋友,又跟晋国执政官栾书私交甚厚。宋国也想和平,因为宋国饱受两国战争的危害,晋楚打仗不是在宋郑的国土上进行,就是先打宋郑两国给对方看,因此,宋郑两国是晋楚争霸最大的受害者,也因此,最希望晋楚和平。
于是华元施展外交动作,向两国宣传说:两国相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最终两败俱伤,我们中原小国也跟着受罪,无所适从。”希望晋楚两和为贵,宋国可以当调停人。
经过华元努力,在晋厉公二年(公元前579年),晋楚两国终于会盟于宋国西门之外,达成和平协议。这个协议史称西门之盟协议有三个内容:晋、楚两国休战,并帮助对方攻打来犯的敌人;开通两集团间的道路交通;共同讨伐背叛晋或楚的国家。接着晋国的郤至到楚国签约,楚国的公子罢到晋国签约。两国宣布裁减武器,归还战俘,收容难民,终止战争。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华元弥兵
但这次弥兵会议仅维持了中原地区的短暂和平,实际上,对晋国来说,这本是缓兵之策,目的是为了对付秦国,当晋国腾出手来对付秦国,秦国就吃了大亏,秦军惨败,几乎被打到都城雍州。随着晋国在与秦国战争中的胜利,晋国解除了后顾之忧,晋国有了与楚重新开战的资本。
而对楚国来说,对休战的盟约,楚国并不想恪守。国家利益怎么能让一纸盟约限制?3楚国想要讨伐、卫。楚国令尹子襄对力主攻郑的司马子反说:刚与晋结盟就背叛它,是不可以的吧。子反却回答说:'只要有利于我就进攻,管它什么盟约!'
两国和平并无牢固的基础当和平达到双方休养生息的目的后,和平已经没有了意义,和平会议的成果即宣告作废,然后爆发了晋楚鄢陵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