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2021-04-06 15:06阅读:

张栋伟

张栋伟,市场营销专家众筹网合伙人 互联网科技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高级女人用高级的”,这款Ulike脱毛仪广告又成了争议广告词,此前还有“女人美了才完整”的新氧广告,都因为物化女性的嫌疑引发争议。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广告是一种营销传播手段,引发争议的做法行话叫做“负面传播”,就像有人在直播里喊“我要吃Shi”,王思聪在微博里写“我要吃翔”一样,在成名需趁早的今天,貌似也不是什么大罪过。
“吃Shi”是一种个人自由,但如果把“吃屎”行为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甚至让公众不看不行,那就涉嫌违反公序良俗,甚至有违法违规的嫌疑了。

一、城市里的“牛皮癣”

城市牛皮癣是人们形容城市里,车站、街道、厕所、小区等公共场合张贴或者涂写小广告的现象。
多数情况下,这些广告是不合法的,涉及办假证、非法行医等违法经营行为,而且数量大、清除困难,对城市的市容市貌、环境卫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严重影响城市的精神文明建设。
城市牛皮癣伴随着市场经济出现,经历了四十年依然无法绝迹,根本原因在于两点:
1、有一定的市场需

虽然平日时居民对遍布楼道墙壁的小广告深恶痛绝,但是真遇到了有马桶堵塞、管道疏导的时候,又会主动去墙上寻找广告电话拨打,给予违法者“正向刺激”。
同样在快捷酒店门缝里送进来的小卡片,虽然“仙人跳”的比例极大,但还是抚慰了不少寂寞少男的钱包。
有需必有供,一定的市场需求的存在,正是“牛皮癣”得以生存的最根本的原因。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2、成本低、收益高
小广告长期占据公共空间,一次铺设、长期收益,分摊下来宣传和运营成本都很低,收益率非常可观。
资本逐利,违法者也不例外。
不过,随着近年来城市环境整治,传统的小广告城市牛皮癣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倒是一种新式的广告形式,越来越“合法”的侵入公众生活空间。

二、电梯里的“野蛮人”

2003年,对于中国广告界是一个划时代的日子,江南春在全球范围里首创了电梯媒体“分众传媒诞生于”。2005年成为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传媒股。
2015年,在美国股市饱经沧桑的分众传媒率先回到了祖国,完成了在中国A股市场的借壳上市,市值最高达到2700亿人民币,较纳斯达克退市时暴涨13倍。
新加坡华人江南春,深深感恩于祖国的温暖,2017年分众传媒4位大股东累计减持次数达49次,以累计151.9亿元的减持额,当之无愧成了17年A股的“减持王”。
江南春和他的分众血洗股民,不关我事儿。
我关注的是,你TMD别整天在楼道里发神经地哭喊。
2007年,Keso洪波写了一篇《为什么美国没有分众传媒》:
“为什么在商业更加发达的美国,出不来一个分众传媒?因为在那里,没有一个商人敢把公共空间如此肆无忌惮地私有化,货币化。在我们这里,他们不但侵蚀了酒店、写字楼、机场班车等公共空间,甚至连业主共同花钱买下的住宅楼的电梯都不放过。我相信,只要可能,他们一定会把他们该死的广告,嵌入到空气和阳光中,因为他们是诗人,他们充满想象力。”
分众传媒通过侵蚀公共空间,获得了私人财富的成功,这种权贵资本主义模式激发了更多后来者的热情仿效,各种“共享单车”也同样肆无忌惮的占据了公交车站、人行道路、盲道和停车位。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共享单车”最终在社会舆论的谴责下,收敛了一些,毕竟影响了公开面上的市容市貌。
但是“分众传媒”不仅仅没有收敛,还从电梯口的外墙,走进了电梯里的内壁,从内到外侮辱你的耳膜。
有关部门去哪里了?说好的反垄断呢?说好的物业法物权法呢?
还有广告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当事人同意或者请求,不得向其住宅、交通工具等发送广告,也不得以电子信息方式向其发送广告。”
分众传媒用手机发垃圾短信是上过3.5晚会的,占着住宅电梯发广告也十几年了,有关部门的人眼瞎吗?
其实,住宅广告这个事儿,分众传媒是温水煮青蛙,逐步占领的。
早前,是先在电梯里装个无声的框架,然后在测试居民反应、确定物业勾搭之后,逐步更换为有声的电视屏。
然后,就可以大半夜在楼道里听着各种呼喊“XX同城!”“想去哪里XX,就去哪里XX!”

三、分众传媒真有价值吗?

从前有个著名策划大师叶茂中,他的公式是“一句广告词+央视投放+明星代言”。
现在有个著名策划大师红制作,它的公式是“一句广告词+分众投放+连喊三遍”。
“红制作”是Ulike脱毛仪的广告代理商,也是Boss直聘、铂爵旅拍等品牌的广告代理商。
红制作创始人岳华平和BOBO对界面新闻说,“现在的媒介环境里,传播的杂音太多,老百姓的选择太多,品牌必须通过强有力的、出乎意料的方式才钉进消费者的心智。”
“强有力”,“出乎意料”,我觉得与其花这么多钱,真不如前面那个直播吃Shi的网红来得快,来得便宜。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所以,真正让企业选择叶茂中或者红制作的原因,显然并不是所谓效果,而是---口袋里真没钱!
恒源祥首创“羊羊羊”,是因为当时央视投放最低15秒起,只能剑走偏锋压缩制作成本,重复三次5秒的简单动画。
但毕竟电视台是公共产品,全国人民需要审美而不是审丑,洗脑广告的歪风邪气逐年式微。
而分众传媒却捡起了这根棍子,一竿子插进城市人民的公共空间,而且“不能换台”。
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一次性铺设成本低、效益高,新城市牛皮癣不仅仅诞生了,还上市发展壮大了。
这种简单粗暴庸俗的宣传方法,确实能在短时期内形成观众记忆,但是这种知名度对“品牌建设”真的有作用吗?
在分众传媒官网首页,写着“5400多个品牌投分众”,请问你记得几个?用过几个?
分众传媒电梯广告是不是“新城市牛皮癣”?
选分众打广告,不过是老板和市场部,用“术”来偷懒而已。

呼吁:

企业有选择广告形式的权力,无可厚非。
但是公众也有不在私有场所(居民楼)受打扰的权利。业主在购房时已经支付了楼道的钱,物业费则包括了维持院落和草地等一切场所的费用。
如果放任自己的权利受侵犯,迟早有一天你会听到“祖传老中医”的声音,在你家门口响起。
没有杀害,就没有买卖。
#分众传媒#
作者:张栋伟(市场营销专家、资深互联网人士、大学生就业创业导师)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