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当体育遇到剧本杀

2020-09-22 18:03阅读:

棋哥

体育专栏作家 体育产业工作者棋哥

关注
当体育遇到剧本杀
《东方体育日报》918日“棋从断处生”专栏
当体育遇到剧本杀
剧本杀!一个悬疑推理的桌游项目,它能算是体育类吗?在去天津的高铁上,一位文化部门和一位体育部门的老同志都提出这个问题,大家一起探讨。
这让我想起一位桥牌前辈讲过的一段体育往事。
早在1952年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简称:国家体委,现在叫:国家体育总局)成立初期,就曾经有人提出:“围棋、象棋、桥牌、扑克……到底是应该归文化部管理?还是归国家体委管”?在那个年代,也只能参考社会主义苏联的部委管理划分。不用问就发现,苏联的国际象棋等智力运动项目归苏联国家体委管。
于是,在新中国体育近70年的发展历程中,中国棋院,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应运而生。几十年来,围棋聂卫平、马晓春、常昊、柯洁,中国象棋胡荣华、柳大华、许银川、蒋川,国际象棋叶江川、谢军、诸宸、侯逸凡,桥牌潘开健、陈泽兰、张伟利、王为民……,一代又一代棋牌高手驰骋在智力运动舞台。

时代在进步,云,5GVR/AR、互联网,机器人、电子竞技……,一场全新的科技体育运动变革在809000后一代群体中风靡。这阵势有点像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开场白:“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
咱们这些靠体育吃饭的同志们,如果不思考科技时代体育发展的风云变幻,还想靠着足篮排、体操、武术、游泳、田径……等传统体育项目吃饭,日子会越过越艰难。这也难怪财大气粗的国际奥委会都要考虑青年一代对体育的关注,都要提出“传统体育要与虚拟技术结合,电子竞技要向传统体育靠拢”的新发展理念。
曾经在传统体育项目中担任国际排球联合会主席的魏纪中先生,在80高龄之后又担任了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的副主席。
当魏老听说我要去天津参加“剧本杀——首届悬疑推理高峰论坛”的时候,也主动发来一段短信建言:“我考虑剧本杀这项智力运动,改为智力博奕为好,因为它是一种游戏。游戏英文是games,而博奕的英文可翻成game,既有区别又包括在游戏之内。智力则赋予它教育意义,英文为intelligence game,博奕就是互相揣测的竞技之争。最后必有胜者,也可能和棋,它介于智力运动与电子竞技之间”。
我都没想到,一个从传统桌游项目派生发展出来的“杀人游戏、三国杀、剧本杀”,居然能得到老一代国际体育专家的认可和解读。由此可见,数字时代新兴的科技体育运动项目,自然会引起这个时代的重视。当然,老同志说了,最好不要叫“剧本杀”。任何游戏或智力体育运动,都要考虑对青少年一代的影响,少用“杀”字。就像京剧《甘露寺》乔玄的名段“劝千岁杀字休出口,老臣与主说从头……”。
名字很重要!记得2011年武汉举办全国智力运动会,组委会特意安排举办了一场“斗地主”扑克表演项目比赛,武汉的棋牌爱好者欣喜若狂。号称“斗地主”这个比赛就是为武汉人设计的,汉阳、汉口“斗”武昌。但后来组委会领导还是考虑“斗地主”这三个字不理想,放在竞技智力运动中还是叫“二打一”比较恰当,于是就有了《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管理中心欢乐21竞赛规则》。
新时代,新体育,新竞技,新科技。当体育遇到“剧本杀”时,给这个一代新人喜爱的新项目起一个大众认可的名字,对该项智力运动的普及有益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