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2019-04-15 09:46阅读: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数次造访福克兰群岛和南乔治亚岛之后,我又将目光对准了新西兰的亚南极群岛。同样处于风雨飘摇的南大洋边缘,这里却没有常年不化的冰雪或者冰川,虽然与南极环境有着密切关系,但本身具备独特的气候、生物和海洋特征,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生物种群非常丰富,被誉为南大洋上的“加拉帕戈斯”。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2019年伊始,大年初三,我便踏上了第十次赴南极的旅途。二月十号,新西兰探险公司Heritage Expeditions的“恩德比精神号”(Spirit of Enderby)缓缓驶出南岛最南端的布拉夫(Bluff)港口码头。未来的二十多天中,我将乘坐这艘仅搭载50名乘客的俄罗斯探险船,再次经受极地风浪的考验。站在甲板上,我注视着平静的海面,感慨万千,从未想过,热爱旅行的我,有朝一日,去的最多的目的地竟然是南极。最多时候一年有两个月在极地船上,航行对我已不陌生,然而这一次,却是前往更为遥远的东南极罗斯海(Ross Sea),一个除了科研船,极少有游客造访的神秘世界。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航行第一个阶段是登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亚南极群岛,对我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后面的东南极罗斯海。新西兰的亚南极岛屿分别是:斯奈尔斯群岛(Snares Islands)、奥克兰群岛(Auckland Islands)、坎贝尔岛(Campbell Island)、安迪波蒂斯群岛(Antipodes Islands)和邦廸群岛(Bounty Islands);澳大利亚方面则是麦夸里岛(Macquaire Island),全部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由于地理隔绝,在人类到来之前,已经形成了纯粹而独特的生态圈,堪比鼎鼎大名的加拉帕戈斯群岛,被誉为“南大洋的加拉帕戈斯”(Galapagos of Southern Ocean )。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地理位置上,这些群岛均位于南纬45度以南,属于“咆哮的40度”(Roaring Forties),又称“咆哮西风带”的地理范畴。这个称号来自水手对南纬40度到50度间海域的俗称,这个低气压区的特殊在于一年四季盛行五六级强度的西风,时常刮起好几米高的巨浪。然而,虽然南极幅合带气候恶劣,却是极地冷水和北部温水交汇的地方,海水养分非常丰富,孕育出多样性的物种。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麦夸里岛风景和岸边的王企鹅)
岛上的夏季气温最高的时候不过10度左右,到了冬季,从南极吹来的干燥寒冷的风将让这些群岛变成冰窖一般,只有海豹海狮以及部分海鸟才能在这里生存。我们在夏季即将结束时来到这里,草木依旧繁茂,鲜花却早已凋零。阴雨是这里的常态,好在旅行久了,我从不抱怨天气,既来之则安之。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首先抵达的是斯奈尔斯岛,早已禁止登陆(科研人员除外),于是冲锋艇巡游便成了我们唯一近距离观察岛上野生动物的方式。这里植被种类比福克兰群岛要丰富得多,加上没有外来物种的入侵,成为某些珍稀物种最后的家园,比如特有的斯岛黄眉企鹅(Snares Crested Penguin)。雏菊树下,它们成群结对,头部两侧的黄色冠羽和粗大粉色的喙,外貌与近亲黄眉企鹅几乎一样,然而只在这个岛上生存。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正式登陆从奥克兰群岛中的恩德比岛(Enderby Island)开始,到处是一人多高的生草丛(Poa litorosa),还有我没见过的各种奇特植物。灌木丛中,一只绒毛尚未褪尽的小企鹅羞涩地探出头来,这里是最古老也最稀少的企鹅—黄眼企鹅(Yellow-eyed Penguin)的栖息地之一。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很快我们又看到一只成年黄眼企鹅带着两只小企鹅,头部的黄色纹路很美。这种企鹅生性腼腆,目前总数仅四千余只。我们的出现显然打扰了它们,企鹅妈妈带着小企鹅迅速躲进拉塔树丛(Rata Tree)中。不像其它企鹅那样结群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黄眼企鹅喜欢各自为政,寻找隐秘的筑巢地。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小企鹅绒毛尚未褪去,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反而是岛上的鸟儿不怕人,三四只当地特有的红冠鹦鹉(Red-fronted Parakeet)在地上啄着草籽,任由我走近到可以用手机拍摄的距离。新西兰钟吸蜜鸟(New Zealand Bellbird)的歌声回荡在整个林子里,清脆悦耳。雀鸲鹟(New Zealand Tomtit)灵巧地在啄起一条虫子,新西兰鹨(New Zealand Pipit)干脆直接跳到你面前,生怕大家只关注那些更为珍稀的鸟儿。灰背乌信天翁将巢建在陡崖峭壁之上,从望远镜中可见浑身绒毛的雏鸟。这个岛屿植被和鸟儿的美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奥克兰岛雀鸲鹟)


坎贝尔岛,被英国植物学家 Joseph Hooker 形容为热带地区以外面积最大的“露天植物园”,巨大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已经适应了岛上恶劣的气候条件,漫山遍野。完美的生境成为南方皇家信天翁(Southern Royal Albatross)的主要繁殖地,这种体型第二大的信天翁偏爱在地势高而开阔的山顶上筑巢。看皇家信天翁迈着稳健的步子,淡定地从面前走过,身后是被十级大风吹得难以立足的我们,这种场景还真是有趣。上山时风雨交加,下来时艳阳高照,美好的风景让扛着器材徒步几公里的辛苦一扫而光。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奥克兰岛的海滩上,新西兰海狮(也称作胡克海狮 Hookeri)懒洋洋地趴在沙地里,不远处,这个夏季才出生的小海狮正在嬉戏打闹。作为新西兰群岛的特有物种,它们的数量一直在下降,难怪岛上的科研站的主要研究对象是胡克海狮,而非我们觉得更稀罕的企鹅。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亚南极群岛之行的最后一站,是四百万只企鹅和十万头海豹占据的澳大利亚最南端的属地—麦夸里岛。说实话,我从未在亚南极见过如此迷人的岛屿,虽然福克兰群岛和南乔治亚岛的某些地方也很漂亮,但比不上麦夸里岛上物种的奇特和数量。登陆时运气不错,遇到让摄影师欣喜若狂的绝美光线,可惜天气突变,不得不缩短停留时间,后来一天的登陆和巡游也因此取消,成为此行中最大的遗憾。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探秘新西兰亚南极
(正在蜕皮的象海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