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自杀事件”:老实人与窝囊废

2017-09-13 08:00阅读: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程序员自杀事件”:老实人与窝囊废

一个程序员被老婆给逼自杀了……武大郎被潘金莲逼成那样了,都还顽强的活着,程序员这家人得把日子过成啥样才要以死相拼啊?
这是一个挺悲哀的事儿。我一直认为,自杀都是对这个世界巨大的失望之后选择的简单办法。但又是什么让这个程序员有如此大的失望呢?被人骗财骗色?或者杀父夺子?
还是那句话,连武大郎都不想死,还有啥想不开的?
武大郎不想死,可能因为心里从来没有失去希望,他总盼着那个能打死老虎的弟弟来为自己主持公道;而这个程序员义无反顾的自杀,肯定是觉得没有盼头,不仅不会从天而降一个能打死老虎的弟弟,连眼前的生活也与自己想象相去甚远并且无法改变。
古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对程序员来说,活着,连“赖”的水平都没有的话,那还不如去“好死”了。

创业时公司有个员工小龙,就是属于你只要看他一眼,针眼都能自愈的老实孩子。那种典型老派家庭出来的子弟:内向、拘谨、温文尔雅、勤恳踏实。事实上,他比看上去还要老实。
公司第一次开支。我们决定庆祝一下,下馆子吃饭。公司财务把给大家统一办的卡发给大家,里头都存着各自的钱,并且把密码贴在了卡的背面。
而小龙呢,老实人嘛,所以特别吃苦耐劳,除了工资,里头还有稿费,加起来大约六七千块。对当时的员工来说,这就是巨款了。
结果乐极生悲,等小龙到家时发现,钱包丢饭店了。赶紧杀回去找。肯定没有了。于是打电话给我,问怎么办。
我说:报警啊!
过了一会儿又打来电话,小龙带着哭腔说:妖妖灵说,让我找派出所……
那你找派出所了吗?
派出所说不是刑事案,他们不管。
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当警察的朋友问这种事怎么样才能让妖妖灵管。
朋友说:你别报遗失了,报失窃吧。
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小龙,把这个办法告诉他。结果小龙在电话那头诺诺地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听完我大怒:什么叫算了?那是你的钱,后头几个月都指它活了,你是不打算活了吗?
小龙说:但是……我不敢……
说:你就跟派出所说‘我现在报遗失,要是你们不管我,我就打妖妖灵报失窃’,他们就会管你,有啥不敢的?
可我就是不敢……
你这个窝囊废!……
并不是我不能替他打个电话给妖妖灵,而是就想着锤炼锤炼他的性格。结果我这骂得越凶,那边越怕,最后在电话里大哭,“我死也不会打这个电话的……”说完挂了。
合伙人在边上跟我说,算了,你别逼他了。成长需要时间,你逼急了,他真会死给你看。
那天比我自己丢了钱还生气,原因无非是:人可以老实,但不能窝囊,如果实在要窝囊,就千万别“废”。可他就典型窝囊还废。创业公司,员工智商的不足是可以通过性格的彪悍来弥补的。但如果性格就是懦弱,要他何用?

很多人在说中国教育的时候,最大的控诉是说它只会死记硬背,而不总是创造创新。但在我看来,它最大的不足是与实际脱节,不只是知识与实际脱节,而是全面的与实际脱节。
举例子,我们在学校时都会被教育,需要当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孩子,可等你走进公司,到了单位却发现——靠!现在公司都在提倡狼性!
小时候都在教育要与人为善,要团结有爱,走向社会发现——靠!哪有那么多和平有爱,全是穷凶极恶和弱肉强食。
可想而知,一群吃草的羊要被改造成吃肉的狼得多难,而如果变不成狼,至少也得变成吃屎的狗,对于大多数羊来说,这种“活”,就真的比“赖”的水平都低了。
从本质上来说,我并不觉得小龙和那个程序员有多大差别。唯一的不同就是他没有走上那么一条不归路……事实上,他压根没敢上路。

现在程序员群体的单身问题已经是个社会问题了。很多分析人士认为造成这个问题关键是:他们工作时间长,工作环境女性少,社交圈小,所以婚恋机会少。
但世界上还真的会有被一泡屎憋死的人?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群人不是不想找厕所,但就是不找,宁可憋死。因为他们就怕像那个自杀的程序员一样,好不容易找了个豪华厕所,刚进门,掉粪坑里淹死了。
小龙就是如此。他前前后后谈过几个女朋友。中间甚至出现他用抠抠撩妹的时候跑过来求助,最后我替他聊了俩小时,女孩都想立刻来北京了。可他接着聊,没几天就杳无音讯的事儿。于是对小龙来说,恋爱是越谈越不敢谈,越谈越不想谈,因为谈恋爱的过程,他一点也不享受。每个女孩就像一面镜子,小龙只能从这个镜子里看到那个木讷、单调、拘谨、乏味……连自己都不喜欢的样子,这感觉就像让一个胖子每天称一百次体重。心情注定是不会愉悦的。
小龙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不谈朋友了,我们就会说他:恋爱就得多谈,练习练习就好了。
但小龙总会愤怒地说:你们够了没?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我都不知道他的恋爱过程中经历了什么,但明显感觉到他怕了。这种怕不是受到了什么伤害,而是害怕见到恋爱中的自己,害怕迈出这一步,就会有“程序员”那样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原地徘徊,所以踟蹰不前。
这是老实吗?不是,我觉得是窝囊,而且废。不敢面对是窝囊废,出事儿了搞不定同样也是窝囊废。

在大学“见义勇为”,打架被处分,最后学位证都被学校扣了不发。爸爸跑到校长的办公室拍着桌子质问:我们学校在培养什么样的人?要是一个人被人砍了还不敢还手,看见同学被打也不帮忙,这是什么人?是窝囊废!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没有拿到那个学位证,因为学校压根儿不在乎培养出来的是栋梁还是窝囊废。于是,栋梁和窝囊废们拿着一模一样的证书奔向社会,只是那时他们并不知道将要经历两样的人生——有的人要去打虎,有的人会成为“程序员”……
鸡汤都在劝世人当个老实人,现实却从来不给老实人留活路。这可能这就是社会进化中淘汰窝囊废的残酷法则吧?管你拿的是啥证书呢!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程序员自杀事件”:老实人与窝囊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