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贱人都开始拼创意了,我门还有什么脸偷懒

2019-03-08 07:00阅读: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当贱人都开始拼创意了,我门还有什么脸偷懒


当手机弹窗说杨洋上了失信人名单时我是非常佩服他的营销团队的——几天前已经过气的叶璇就靠上失信人名单刷了一次屏,他们的团队立刻就照搬过来。想想都后怕,这要是再晚几天,别的小鲜肉团队就该把这个上头条的Idea给用掉了,那可怎么办啊?

粉丝对于流量明星的情感就像这就像国足球迷之于中国足球。踢那么烂,为什么还有人么多人魂牵梦绕?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的时间,一度也非常痴迷地看他们的所有比赛,包括和马尔代夫的热身赛。从黑色五分钟,到黑色三分钟,从踢断人家腿,到踢爆人家蛋……我的热情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更加高涨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下次会用什么方式输球,这样的思想启迪,已经超出了体育竞技的范畴,完全是灵魂洗礼级别的开悟——我去!太不可思议了,他们猥琐得太有创意了。

所以,像杨洋之流能够红,其实也是不容易的,得费多少脑力和创意去抢头条啊?就像也是昨天的新闻,发哥拍电影出现意外,头被打破了,满脸是血,可他就要拍完这个镜头,导演CUT了,才停。下
来还要安慰大家淡定,到了医院,医生说要缝针,发哥却说能不能别剪头发,因为还要接戏。这样的桥段对于杨洋这样的人来说,怎么拼得过?所以就得另辟蹊径。记得他也是晒过拍戏受伤的,看了下照片,还是挺替他担心的。脑补的画面是,一群人七手八脚,风驰电掣把他送到医院,大夫看了一眼,很慌:幸好你们送来得快啊……这要是再晚一点……他就长好了呀……

事迹不够,段子手凑,你以为是任何人都有的创意?



这世界最残酷的地方并不是贱人红了,而是就算想犯贱,如果思维不敏感,反应不够迅猛,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就像前几天鞠婧祎参加节目表演小提琴,然后被网友扒出来,她可能是假拉。这事儿有多少人知道?应该不多吧?为什么?因为假拉这样的创意也太烂大街了。

其实鞠婧祎当初能出名,还是很有创意的。

原来我们只听说过北影校花,中戏校花,再往后还有北师大校花,西南交大校花,江西师大化学系系花,蓝翔技校叉车专业车花……显然在抄袭概念的道路上已经人满为患,黔驴技穷了。但鞠婧祎一出来,且不说她长得咋样,但人家就腆着脸说自己是五千年第一美女,这一下就把自封人设拔高到了五千年最高水平,完全达到了恬不知耻,自说自话的无敌境界。可再看看这回,假拉小提琴……人家假唱都玩十几年了好不好?数字明星也几年了好不好?假脸替身都被点名了好不好?假拉这么烂俗的套路,怎么匹配你“五千年第一美女”的名号?你就该抱着马桶上台真拉,才是上头条的绝妙噱头吧?



人间正道从来就是沧桑的。

之前在网上写过一个叫《编辑的自我修养》的东西,然后没几年发现百度文库里就有了,我要下载居然还收费!我就去投诉,找到上传的人,跟他说这是我写的,但人家相当上道,立刻说,哦,你就是原作者啊,那我下架吧。

过了两天,发现百度文库还是搜得到,再去沟通,发现接电话的还是他。最后发现,人家用了十几个账号上传……颇有互联网思维——抄袭剽窃外加注册大量僵尸号上传文件骗流量,天知道你会点到哪条。

走正道从来就是这么难的。但如果你以为走点邪魔外道就行了?不!你会发现这边也很挤,人家不仅不仅比你阴险邪恶得多,还锲而不舍持之以恒的坏,你说气不气?

比如比利时艺术家发现中国艺术圈著名老炮叶某某抄了他30年,他对媒体说:我自己的一副画作最多能出手6000欧元,但是抄袭后的作品会是100倍以上的价格。

然后你一看,我去,这抄得也太……有创意了吧?画这么垃圾的画就已经够有创意了,但叶某某显然觉得这样噱头还是不够,于是——你们没想到这么垃圾的画,竟然还是抄的吧?

但换位思考一下,叶某某不让人敬佩吗?抄袭一个作品没有红,还要持之以恒的抄30年,直到抄红,有几人能做到?被人发现还拒不道歉,要是祖坟没被人改成厕所,谁能有这狠劲儿?



世界的宿命就是,坏人顶多是不得好死,好人却常常不得好活。而当贱人都开始绞尽脑汁拼创意的时候,我等凡人还有什么脸偷懒?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当贱人都开始拼创意了,我门还有什么脸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