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当老实人!老实人会被退票!

2019-06-05 00:09阅读: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别当老实人!老实人会被退票!



人还真是一种扯淡的东西。一切被赞美和讴歌的东西一旦触及到自己利益时,便会弃之如履,甚至被唾弃和谩骂。

我想,韩雪和音乐剧《白夜行》的演出方定是没有洞悉人性当中的这点,才会在开演前主动告诉观众:因为韩雪声带出现问题,所以演出将使用录音带假唱。然后那些观众就仿佛受到了非礼一般跳了起来——怎么能这么欺骗?退钱!

最后,便退了钱。

当然不是说这样假唱做得对,而是出现了下一个问题:将来演员再出现这样的问题,还要不要告诉观众呢?

事实上,那些跳起脚来骂演出方骗钱的人在之前也不知道听过多少次假唱的演唱会了,哪怕事后被爆出来明星假唱,只要本主不承认,便不会有人觉得受到了侮辱,一切都和谐得很。
SPAN>这就像一个人被白睡了几百次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遇到个睡完还给打车钱回家的,反而暴跳如雷,骂人家给少了——贱人犯贱通常不是因为觉得失去了什么,而是发现有便宜可占,便癫狂起来。



说实话,并不是要为韩雪或者《白夜行》的出品方开脱什么,而是这里头有个基本的常识——如果以最恶意的想法去揣测他们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啥也不说,就像那么多假唱的明星一样,这件事也就黑不提白不提的过去了。即便有人发现他们假唱,只要打死不承认,那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反而主动交代了——这次我们要假唱。那么我们何不从另一个角度去猜测——也许他们真的是在尽了最后一分努力之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但是,我想那些去退票的人是万万不会这么去想的,而且他们还会理直气壮地说:我凭什么要这么想?难道不是他们不对在先吗?

当然是的。

如果纯粹就演出来说,就是这样——音乐剧还假唱?这与公鸡拜堂有啥区别?

但事情又不能只这么想,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如果都是孤立的,那得多好啊。



上初中时,我的班主任叫李清富,是我的政治老师,也确实是一个很讲政治的老师,所以绰号叫“老泥巴”——大约是说他黏糊的意思吧。

初三开学报到的那天,他讲完所有话之后,忽然说:据我所知,班上很多男生都抽过烟。放学后,所有抽过烟的同学主动来找我。主动找我的,那么这事就仅限于我们之间。如果抽了烟,又不来找我的,过了今天,我会让你叫家长来。

像我这种抽了烟的人那时是很忐忑的,好在全班几十个男生几乎无一例外的抽过烟,有的可能就抽了一口,但那时也怕得要死。于是放学大家就坐在教室里一边抽烟,一边讨论对策。最后,有胆大的先去找“老泥巴”谈,回来明显神清气爽了很多。见到此种疗效,没多久,“老泥巴”的办公室门口便排起了长队。

“老泥巴”虽然一直觉得他做人做事有点黏糊,但这次却很爽利,一言九鼎,说坦白从宽,就坦白从宽。

后来在整个初三一年,班上发生了很多事,打群架的,早恋的,考试舞弊的,群嘲老师的……但只要“老泥巴”进来,在讲台上一说:昨天下午出去打群架的都站起来……

那么,不管平时多皮多屌的孩子,都会老老实实站起来。并且无论是干了什么荒唐事,只要“老泥巴”问,便没有人会去欺瞒他。

我不知道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这是什么效应。但“老泥巴”的理论很朴素:人不可能不犯错,但是可以少说谎。

而如何让一群青春期的孩子少说谎呢?“老泥巴”的做法就是——别让老实人吃亏。



看到此处,可能会有人嗤笑起来:你太幼稚了。

但如果我说,这世界人心都坏了;人与人之间一点信任都没有了;人心不古了;骗子横行了……这些嗤笑的人大抵是会点头如啄米的,还要一副高深的样子反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

因为老实人会被退票呀!

我无数次回忆初三的那段时间,如果“老泥巴”耍诈,骗大家“自首”,然后一勺烩,叫家长,后果会怎样呢?可能我会对人心认识得更多,不会如此幼稚吧?

当没人给老实人甜头的时候,就只能去吃狡猾者的苦头。所以,这次《白夜行》的假唱,当然不值得表扬,但也不该去挞伐,难道我们不是应该通过这件事去找那些未经我们同意就偷偷摸摸假唱的人退票吗?不然这世界不就生生被逼成了——谁真唱,谁傻逼!谁老实,谁傻逼?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别当老实人!老实人会被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