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2017-05-30 16:23阅读: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在池州市东至县一个偏僻的废弃乡村小学。在那里,有一个公益的留守儿童音乐课堂,每到周末,十里八村的孩子都会聚拢过来,跟着两位热爱音乐的修行者学习音乐。经过三年的坚持,现在这个音乐课堂已有50多个孩子,不久的将来,他们还将派出代表合唱团,走出大山到省城合肥来汇演。
5月28日摄影:塔影横江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用音乐打开和建设孩子的心灵,这样的事情不仅只有在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才会发生,在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张溪镇花塘村,一个闲置的废弃乡村小学里,有关于音乐和孩子的故事,正在上演。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原中国科技大学中华文化大学堂艺术团陈团长,一年前来到位于东至县的金玲寺修行,法号仁一师父。当注意到附近山村的很多留守儿童都没有上过音乐课时,他和也在此隐居的潘居士有了一个共同的心愿:一起办个公益的留守儿童音乐课堂,将音乐的快乐和熏陶,播种在这些孩子的童年。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在此隐居的潘居士有了一个共同的心愿:一起办个公益的留守儿童音乐课堂,将音乐的快乐和熏陶,播种在这些孩子的童年。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因为两人都有着很好的音乐素养,便就地利用起闲置的小学教室,每逢周末就给孩子们开课,孩子们只要有兴趣就可以来学。如今,这个音乐课堂已经在这片偏僻的山村里开办了三年时间。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自从这个音乐课堂办起,前来学习的孩子越来越多,三年下来,如今已有50多个留守儿童,每到周末就翻山越岭赶来。跟着仁一师父和潘居士,他们在简陋的教室和广袤的山野间学习乐理、乐器与演唱。路远的孩子即便住在10多里开外,每到周末也由家人专程送来。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弘一法师李叔同曾经谱写的曲子,也在这里传唱开来。除了学习乐器、乐理,他们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合唱团。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当孩子们如同天籁的童音响起,偏僻的山村仿佛第一次离音乐这么近。孩子们学得入迷,家长们也都喜上眉梢。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由于孩子们所用的乐器和书籍,大多数都由两位老师自费筹来,随着孩子们的增多,设施越加显得不够用了。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一个口琴、一支竖笛,一支竹箫、一把旧提琴,你所闲置或捐赠的乐器,将在这里焕发生机,带给山里的孩子不一样的音乐启迪。如果您有闲置的课外图书请不要丢弃,可以和您的孩子一起捐赠给留守儿童图书馆。”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二O一四年的夏天,由于一心向往陶渊明隐居之地的我来到升金湖之畔的大陡岭上,准备在这里的一个小寺庵里住上三年抄写心经的。这里的山村很美丽,温和。当时有一些好奇的村民上大陡岭寺里看我舞文弄墨的,接着有一些孩子想来学书法了,那些孩子看上去非常纯朴…正好那年有些干旱,枯水季节的秋天山上缺水,不得不来山下一所废弃的花塘小学避避。这小学埸地上常有三、五成群的孩子来玩耍,有一天,我正在抄心经,很静,突然有一阵孩子的狂喊打破了这个静态,把我的注意力移到了他们的身上,他们不停地仰天狂笑狂叫狂喊,我听不清孩子们在喊什么,但感受到他们在发泄什么…为此我沉思了:'孩子们,你们怎么了?'自此我开始关心起这里的孩子了,这里的孩子几乎全都是留守儿,父母皆在外打工,做生意。这个山村平时除了老的就是小的。老的将逝去,孩子是未来!留守的孩子难道就任此下去?…这些留守孩子需要良好的教育、引导啊…我是个女人,天性充满母爱,我就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关照孩子自带小板凳,每个星期六、日集中教音乐,讲德行故事,教书法…一年后,这个山村的每天早晨回响起美妙的音乐声,孩子们每天晨练葫芦丝、笛子等已成了良好的习惯…消息不径而走,方园三十里的孩子都爷爷奶奶们送来学习了,至今名册上已有七十多位孩子了。就在这教学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难以想象的,各种各样的情况…有一个小女孩经常由老爷爷送来,名叫龙云,小龙云很聪慧,但性格内向,孤僻,自卑,不善与人交流,经常生病,有一次在小学吃中钣,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旁人沒有顾及到她的感受,引起了她的痛哭,沒人能劝,我看她不知受了多大的委屈,如此痛苦不堪…这个场面令我痛心而深思。后来我了解到这个留守女孩的爸妈已离异,孩子无故的,她的心受伤了,我当她为自己的孩子对她说:'苦是人生的老师。苦难能磨练人的意志。我们不但要忘记自己的痛苦,更要给予别人以欢乐!'一年多时间,那女孩不但把书法、葫芦丝、二胡学的很好,主要是孩子的心灵彻底变化了,脸上充满了微笑。
又有一个名叫婉慧的小女孩,当时七岁,家住学校门口,平时就与奶奶两人相依为命,奶奶又有病,父母离异,当时刚见刮她时,讲话都成问题,旁人都说她是个有病、不健全的孩子,別的孩子看不起她,她自卑、恐惧、情绪不稳。我与小婉慧交流中,感觉得到孩子内心的不安,我让孩子的眼睛看着我,告诉她'孩子,你沒有病,很健康,很可爱。跟我一起朗诵诗歌好吗?!'…我教她唱歌、朗读、弹琴等给她讲德行故事。二年多了,这个孩子的发音问题不进医院全部正常。葫芦丝吹得很好,小孩的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很自信,很阳光!
又有一名男孩,当时八岁,名小鹏,当时家长逼着来花塘小学时,野性十足到无法管教的地步,学校里的孩子都怕他,他到处打人,厌学至极,当地学校老师已不把他当数了。他一来,整个气氛乱了,大喊大叫,打闹成片…我看到这孩子给他讲一些感兴趣的故事,给他讲象形文字的起源,边讲边教他写,教学中有意表扬他,激励他。二年多来,这孩子笛子吹得非常棒,篆书写得也不错。特别是现在的小鹏变得腼腆了,好学了!…山村依然是这个山村。废弃的学校很破落,但我们拥有一座心灵的殿堂。这里的孩子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孩子的心灵是一块奇妙的土地,播种什么样的种子就会收获什么样的果实。法国文学家巴尔扎克曾经说:'一个民族的未来掌握在母亲的手中.”作为一个女性,我随缘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付出了一些本自具有的母爱.'愿天下所有的女性都能培养出优秀品质、充满爱心的孩子,我想那该是对社会最了不起的贡献!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
#我的童年有个你#天籁的童音、旧弃的教室,大山留守儿童的音乐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