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欠了的债,终将连本带息偿还

2019-06-12 06:02阅读:
电话那头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王成仍旧没找到儿子。2019年3月26日,这是王成只身前往广东寻子的第20天。此时,距离儿子与家中失去联系,已将近五年。
儿子为何会与家里断绝往来?内中有何隐情?是与家中有什么难以调和的矛盾吗?日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成都重病父亲王成只身前往广东寻子的故事进行了独家报道。记者调查后发现,原来,所谓的“隐情”与“矛盾”,追根溯源,都一同指向了时光的最深处——儿子童年“家庭教育”的缺失。
采访中,父亲王成亲口承认,造成今天的局面,家庭教育是很大一方面原因。小时候,王波几乎都是一个人在家。父亲王成常年在外务工,只在必要的时候回来两次;母亲罗小英尽管在家,但也总是忙于工厂的活计。许多时候,王波连饭都是在相邻的二舅妈家解决的。
在这种长期缺乏管教的情况下,王波小学五六年级就迷上了网络游戏,进入初中以后,他开始经常骗取家里面的钱通宵上网。两口子发现以后,并未积极展开教育,只是口头简单说了他两句。对此,亲戚们曾批评,“当初你们就该好好教育下他,口头不行的话,该打就打”。两口子只有讪笑,那时候他们都忙着挣钱养家,没时间管儿子。
挣钱怎么比孩子还重要呢?某些人士不免要发表高见了。孩子当然重要。我深信,理论上,但凡没有利欲熏心,如果要在挣钱与孩子之间做出抉择,父母们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孩子。但现实是,有时候,不少农民工父母根本没得选。如果他们不外出打工挣钱,他们很可能连孩子最基本的温饱都无法解决。
那总不可能一点空暇也没有吧?即便不得不外出务工,那能否利用空闲对孩子施以教育呢?这一种声音,同样用一层感情的滤纸,将复杂的现实情况略过了不提。
首先,经常加班的人都知道,对于某些工作强度与密度巨大的工作,确实难以抽出时间;其次,对于许多家庭来说,尤其是像“成都重病父亲千里寻子”里只有小学学历的那一对农民工父母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他们即便想管,也无从管起。
没人一生下来就会教育孩子,大家一开始都没有做父母的经验。为人父母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将近百年前,鲁迅先生就在《我们现在如何做父亲》里就提到了。由此可见,父母难做,是个长久的历史遗留问题。那发展到今天,问题得到解决了吗?去年,成都商报报道了一对90后父母学习如
何为人父母的故事,他们专门到社区课堂上学习。报道中特别提到,除开他们,这堂讲座还有其他400多名听众。
由此可见,伴随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眼下,大家已经认识到家庭教育的紧要,都在努力学习如何做好父母,希望给孩子良好的家庭教育。但是,既然还在学习途中,那也就说明,父母难做的问题暂时还未得到妥善解决,目前依然存在。
令人不安的地方就在这里:一方面,许多人不知道如何为人父母,如何开展家庭教育,但另一方面,作为个人终身教育的起点和基础,家庭教育对于孩子的成长却无比重要。
在千里寻子的故事中,王波的辍学、赌(游戏)币,借钱,离家出走,再到最后和家里彻底失联,每一个不叫父母省心的决定,都让他备受争议。在报道刊发后,有网友甚至痛斥“这样的儿子不找也罢”。那么,儿子错了吗?如果抛开一切外部因素,如果他是主动与家中断绝往来长达五年之久,中间连一句问候也没有,似乎确实过于薄情寡义了。可是,孩子一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吗?
我们并非活在真空中,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如果王波小时候的家庭教育可以稍稍好些,父母能在他沉迷网络时及时唤一声;如果社会上多一些教人如何做父母的课堂,可以为像王成两口子这样不懂家庭教育的父母支一两招,那么,现在的结果是否可能两样呢?
采访中,王成曾对记者说,如果有机会,他希望一切能够重来,宁愿不出去打工,也要陪在儿子身边。但是,人生没有推倒重来的机会。即便儿子的失联无法全然怪责于他们两口子,但为人父母,对于当初欠下的那笔教育债,他们总是第一偿还人。
在深圳的这些天,王成每天早上八点就出门,一直到下午六七点才回住处,每天要在儿子曾去过的两个网吧之间来来回回走上十好几趟。他希望能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找到儿子,再见他一面。可是,能找到吗?找到之后又怎样呢?儿子愿意和他回家吗?回家后怎么相处呢?他的前面,还有无数问题在等待着他。这些问题,都是当初欠下的教育债,需要他现在来加倍偿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