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的故乡在安徽淮北市烈山吗

2017-11-14 07:02阅读:
炎帝的故乡在安徽淮北市烈山吗
赵汗青
炎帝,中国上古时期姜姓部落的首领尊称,号神农氏,又号魁隗氏、连山氏、烈山氏,列山氏,别号朱襄(尚有争议,也有说朱襄氏部落曾有三代首领尊号炎帝)。
传说姜姓部落的首领由于懂得用火而得到王位,所以称为炎帝。从神农起姜姓部落共有九代炎帝,神农生帝魁,魁生帝承,承生帝明,明生帝直,直生帝氂,氂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榆罔,传位五百三十年。
炎帝所处时代为新石器时代,炎帝故里之前有六地之争,分别是:陕西宝鸡、湖南会同县连山、湖南株洲炎陵县、湖北的随州、山西高平、河南柘城。炎帝部落的活动范围在黄河中下游,在姜水(一说是今宝鸡市渭滨区的清姜河,一说是今宝鸡市岐山县的岐水。)一带时部落开始兴盛,最初定都在陈地,后来又将都城迁移到曲阜。
相传炎帝牛首人身,他亲尝百草,发展用草药治病;他发明刀耕火种创造了两种翻土农具,教民垦荒种植粮食作物;他还领导部落人民制造出了饮食用的陶器和炊具。
传说炎帝部落后来和黄帝部落结盟,共同击败了蚩尤。
华人(不仅汉族)自称炎黄子孙,将炎帝与黄帝共同尊奉为中华民族人文初祖,成为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精神动力。
炎帝被道教尊为神农大帝,也称五榖神农大帝。
近几年来,有学者傅洁华、田恩科、武时良等先生又有新论;
那就是炎帝的故乡在安徽淮北市烈山的新说———
在烈山南湖公园新建的居士林内,有一块从烈山顶上移下的清代古碑。碑文大意为外地人来烈山问:为什么叫烈山?其意是什么?答曰:烈山形状底圆上尖,像五行火,炎帝遂称之为烈山(或炎帝遂以烈山之名而名)。这段文字从侧面注解了烈山的由来,暗含炎帝故乡之意。
另外,烈山上有烈隙,地下瓦斯上升与雷电相撞形成熊熊烈火,火焰冲天,远看就像一座山头,与石碑刻文“烈山园而锐于首”相符合。远古人围火而居。有关专家据此推断,因烈山之火是天然火种,被居住于此的炎帝族奉为神山、神火当属必然。所以,其部族首领便以该山之名而名,称烈山氏、列山氏、历山氏、连山氏(炎帝名,烈、列、历、连字古相通)。因炎火山之名,又有炎帝、赤帝之尊。
炎帝即是以烈山之名而名,那么就有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烈山之名的历史。《列国志》曰:“大禹治水,烈山焚泽”,这是目前在文史资料
里发现的最早依据。中国之大如何记载这个小小的淮北烈山,而且与“大禹治水”相提并论,这其中有何原由呢?首先,“烈山焚泽”中烈山是地名,焚是烧,泽是汪洋,即烈山之火日夜在汪洋大海中燃烧。以当时人的迷信理念,水火相克,火是天火、神火,便以为上天也在帮助百姓治水患。也恰恰证明了烈山地名可追溯到春秋列国之前。联想前文,“古烈山氏称之与”,有相同的渊源之处。其次,大禹治水主要是黄、淮河,在安徽、河南、山东、陕西和河北一带。聚焦这些地区,再看《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有淮北烈山、湖北烈山等。但湖北烈山不在黄淮流域,而其他地区的“烈山”均不符合“焚泽”的条件,因此只有圈定淮北烈山。
有学者考证,伏羲氏是东夷人最早的领袖,炎帝为伏羲氏的后裔。史书记述伏羲氏建都于宛丘,并葬于宛丘。历史越过了千年,炎帝带领族民从烈山走来,定都伏羲旧墟。“宛丘”即现在的河南省淮阳县(古为陈国)。上世纪90年代,当地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宛丘地下古都城的发掘,更使这一记载变为信史。安徽省社科院的陈立柱教授也认为,淮阳———亳州———淮北———徐州一线,为上古的交通要道,是炎帝族群迁徙的重要线路,而淮北地区是该族群的主要活动区。此外,苏鲁豫皖交界地区多有炎帝族蚩尤部的传闻与足迹,这些都为炎帝出生在烈山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上世纪1984年,安徽省考古队在烈山隔濉河相望的新石器中晚期遗址石山孜中,发掘出大量的贝壳、红、黑陶器,与山东北辛村的红顶碗、蒙城红烧陶房,年代基本一致。大约是7000年前的北辛文化,也就是伏羲文化。石山孜因此被考古队疑为“炎帝部落群居遗址”。
传说“女登游华阳怀孕生炎帝”。由于那时出门全靠步行,且道路坎坷、虎狼出没,故女登不可能长途出游。她去华阳很可能是母系社会实行的“走婚”,所以会在华阳怀孕。由此可知,女登的家就在华阳附近。华阳,就是华胥之阳。华胥既是伏羲母亲之名,又是华胥国名。远古时代没有文字,华胥实为华墟,在今费县东北。《汉书地理志注释》云:“(华墟)平泽中泉眼百余,似华也。”原来是该地百泉喷涌如华(花)遂得名华泉。古人喜欢傍水而居,久而久之,华泉之畔形成了华墟之邑,才有了华胥氏、华胥国。这是华夏之华、中华之华的最早出处。所以炎帝时代的华阳只能是华胥国之阳,即今山东与苏皖两省的交界地带。
《山海经·北次三山》云:“是炎帝之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湮于东海”。《述异记》云“昔炎帝女溺死东海中,化为精卫。”根据“精卫填海”的故事,可知炎帝的故乡应濒临东海。
《淮北市志》、《濉溪县志》均载:淮北市东部山丘为半淹没土层,由此可佐证在远古时期淮北地区属东海沿。谭其骧的《中国古代地图集》标明在秦朝时期东海沿为江苏射阳(淮安东老射阳)两千多年后,东海沿退至盐城东约30公里,相当于淮北至盐城东三分之一的距离(总计200多公里)。按照这个速度计算,七、八千年前淮北地区正是东海沿。淮北市近年发现的古溶岩洞,濉溪县发掘的五万年前古大象牙化石,也都是有力的证据。由此可推测位于东夷华胥国之阳、东海之滨的今淮北烈山极可能是炎帝的故乡。
《列仙传》卷上云:“赤松子者,神农(炎帝)时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烧……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 这很可能是指赤松子在烈山上,手持用水玉制成的礼器教炎帝求雨时,不慎跌入裂隙中。炎帝少女上前求助,不幸也一并被大火吞没。这本是一起意外的事故,却被先民演绎成了美丽的神话。据淮北市烈山一些老人讲,烈山山顶上原有一个寨子,在建泰山神行宫庙之前,扒了一个叫烈女庙的小破庙。庙有一间屋大小,纯石无砖,也不知什么时候建的。专家认为,烈女庙很可能就是先民为了纪念“炎帝少女”而建的。
目前,关于炎帝的故乡在烈山的新说越来越得到学术界的重视,有专家称这是淮北乃至中国文化研究的大课题。当然,炎帝的故乡到底是不是在烈山,希望有更权威的专家来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