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徐灵胎墓在吴江松陵镇凌益村田心里。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其子徐爔将墓由原吴江县的“飞地”越溪迁葬于今址,系徐灵胎与其三位夫人的四穴合葬墓。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徐大椿(1693-1771),原名大业,字灵胎,晚号洄溪道人。松陵镇人,其祖父徐釚是康熙十八年(1679)鸿词科翰林,任检讨职,纂修明史。父徐养浩,精水利之学,曾聘修《吴中水利志》。徐灵胎年近三十时,因家人多病而致力医学,攻研历代名医之书,速成深邃。悬壶济世,洞明药性,虽至重之疾,每能手到病除。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徐灵胎曾两度奉诏赴京,乾隆二十五年(1760),直言质朴而得乾隆帝嘉赏,原拟留职京师,坚辞放归隐居画眉泉。第二次是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已七十九岁,携子徐爔同行,到京后三日死。死前自拟墓门曰:“满山芳草仙人药,一径清风处士坟”。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清同治《苏州府志》:洄溪道人徐大椿墓,在二十七都副八图大字圩,彭启丰志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徐灵胎著述甚丰,皆其所评论阐发,如《医学源流论》、《医贯砭》、《兰台轨范》、《慎疾刍言》等,实中医史上千百年独见之医学评论大家。又著《难经经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伤寒类方》、《内经诠释》、《六经病解》等,后人将其所著辑为《徐氏医学全书十六种》等,流传甚广影响极大。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徐灵胎自叙
医,小道也,精义也,重任也,贱工也。古者大人之学,将以治天下国家,使无一夫不被其泽,甚者天地位而万物育,斯学者之极功也。若夫日救一人,月治数病,顾此失彼,虽数十里之近,不能兼及。况乎不可治者,有非使能起死者而使之生,其道不已小乎?虽然,古圣人之治病也,通于天地之故,究乎性命之源,经络、脏腑、气血、骨脉,洞然如见,然后察其受病之由,用药以驱除而调剂之。其中自有玄机妙悟,不可得而言喻者,盖与造化相维,其义不亦精乎?道小,则有志之士有所不屑为,义精,则无识之徒有所不能窥也。人之所系,莫大乎生死。王公大人,圣贤豪杰,可以旋转乾坤,而不能保无疾病之患。一有疾病,不得不听之医者,而生杀唯命矣。夫一人系天下之重,而天下所系之人,其命由悬于医者。下而一国一家所系之人更无论矣,其任不亦重乎?而独是其人者,又非有爵禄道德之尊,父兄师保之重。既非世之所隆,而其人之自视,亦不过为衣服口食之计。虽以一介之微,呼之而立至,其业不甚贱乎?任重,则托之者必得传人;工贱,则业之者必无奇士。所以势出于相违,而道因之易坠也。余少时颇有志于穷经,而骨肉数人疾病连年,死亡略尽。于是博览方书,寝食俱废。如是数年,虽无生死骨肉之方,实有寻本溯源之学。九折臂而成医,至今尤信。而窃慨唐宋以来,无儒者为之振兴,视为下业,逡巡失传,至理已失,良法并亡,惄然伤怀,恐自今以往,不复有生人之术。不揣庸妄,用敷厥言,倘有所补所全者,或不仅一人一世已乎?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神道南端原有牌坊已毁,新建水泥牌坊。冲天四柱三间,题额“名世鸿儒”,柱联“魂返九原,满腹经纶埋地下;书传四海,万季利济在人间”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坊右前立1984年的“徐灵胎先生墓重修记”碑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1958年,徐墓被盗掘,尸骨和部分遗物复葬墓内。1963年,重修并立墓碑。文革中,墓遭到平毁。1984年,墓地重修扩大为1401.6平方米,筑以墓道。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1984年,重立“清名医徐灵胎墓”碑。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封土高2.3米,底径10米。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墓园疏于管理,亟待修整。
“名世鸿儒”名医徐灵胎墓
1995年,徐灵胎墓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