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姑苏》虎丘“剑池”摩崖的来龙去脉

2020-07-02 19:01阅读:
《原味姑苏》虎丘“剑池”摩崖的来龙去脉
虎丘塔下的剑池,自古即为吴中绝景。《越绝书》云:“阖闾冢在虎丘,下池广六十步,水深一丈五尺”。 池壁旧有“剑池”摩崖石刻,题写者有说法二:一是东晋王羲之游虎丘所题,一是元代书法家周伯琦篆书。以上,仅为民间传说和志载,直到清末浙江人王成瑞再次题写“剑池”,虽已毁损另刻,但留下照片可识。
《原味姑苏》虎丘“剑池”摩崖的来龙去脉
清光绪十二年(1886),王成瑞两次游虎丘,在剑池西壁先后留下两组题刻:花朝(农历二月)的百花节,大字篆书“剑池”后题识:光绪丙戌花朝,澹云笼日,微雨浥尘,偕吴县周德瑞、席与寿、倪文照、王文
煦、戈福埜、颜荣琯、毛德浩,镇海朱世能、世纶兄弟,张葆恒、杨永寿、陈家恩、倪鋆,朱缙清、赞清、绅清、颂清兄弟,会稽陆家锦,慈溪裘诗震、童逊富、魏纯臣来游,儿子绶章、宝文、孙元祺侍,题二字于壁,即命绶章抚勒,平湖王成瑞识。
时隔数日后的上巳节(农历三月初三),王成瑞一行再次来到虎丘,在上次题刻后赋诗题识:重来春欲去,揽襼趁花时。苔繡贞孃塚,楳残短薄祠。浅斟新釀酒,曡龢旧游诗。回顾淋漓笔,龙蛇走剑池。
丙戌上巳,偕朱君唫秌、铁生昆季,童君成章,张君韭荪重游虎阜,儿子绶章、宝文、孙元祺侍,口占一律,步铁生韵,王成瑞初稿。
《原味姑苏》虎丘“剑池”摩崖的来龙去脉
王成瑞(1828-1899),字云卿,浙江平湖人。咸丰时岁贡生,工诗古文辞,兼四体书法,精篆刻。好游览留题,在天平山、沧浪亭尚有刻石。著有《瀛台爪雪集》、《玉玲珑馆诗钞》、《闽桥游草》、《梁溪游草》,《百古砖室诗钞》11卷等。
王成瑞在剑池题刻,因抹去古刻而遭受非议颇多。直到李根源实地勘察后,才略为其推脱。民国十五年(1926),李根源在《虎丘金石经眼录》曰:'佟彭年诗刻……高约七尺,广约四尺,摩剑池西石壁。此刻及王成瑞两刻,几占尽西壁,古刻其尚有存者耶?佟刻前后两石,似尚存旧刻,余架梯攀岩,亲为剔求,一无所获,并搜遍全壁,终无古残字发见,从知西壁古刻,毁磨已久,后之访古者,勿劳再来也'
对此,吴佩诤和王謇的《虎丘金石经眼录跋》评论说:“剑池西壁,古刻摧残剥削,磨灭殆尽,说者莫不归咎于光绪间浙人王成瑞,独先生能探源定识,得罪魁曰佟彭年,而于王成瑞亦不容曲恕,其疾恶如仇之概,益足补其好善如不及之诚”。
《原味姑苏》虎丘“剑池”摩崖的来龙去脉
文革时,虎丘的文物古迹破坏严重,摩崖、碑刻多被毁损。王成瑞的“剑池”题刻被凿平,新刻毛泽东手迹《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毛泽东“。
《原味姑苏》虎丘“剑池”摩崖的来龙去脉
文革后,虎丘的古迹陆续得到恢复,重刻篆体“剑池”摩崖,并附刻明代高启的《阖闾墓》诗:“水银为海接黄泉,一穴曾劳万卒穿。谩谈深机防盗贼,难令朽骨化神仙。空山虎去秋风后,废榭乌啼夜月边。地下应知无敌国,何须深葬剑三千”。
我收集的三张照片还原了“剑池”摩崖的近代演变:初为清末王成瑞题,后为摹毛泽东词,现为高启诗刻。一面石壁见证了虎丘百余年的历史变迁,也为人们研究虎丘的历史提供了旁证。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