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武宗:帝国大BOSS上位的政治障眼法

2016-11-30 09:48阅读:
博弈宦官:李德裕与唐武宗的最后突围2
唐武宗的上台,颇有戏剧性。
原本,按照唐朝皇帝正统承继伦理,他是没有资格继承皇位成为大唐公司的大老板的,因为他是前一个皇帝唐文宗的弟弟。但晚唐一支独大的宦官势力,颠覆了这种皇帝继承大统,使一切充满了喜感——— 在宦官的诡异运作下,唐武宗和唐文宗的上位模式如出一辙,都是弟承兄业,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帝——— 只要宦官认为行就行。
  
唐文宗原本立其兄唐敬宗的第六子陈王成美为太子。在唐文宗驾崩前,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诏让太子监国做代理皇帝,而手握军权的宦官神策军左右护军中尉仇士良、鱼弘志却为了贪拥立之功,违抗皇命私立唐文宗五弟李炎为皇太弟。经过一番争权夺利,实力派老仇等人还是以太子年幼多病难胜大任为由将其废掉了。唐文宗一死,冷手捡到热煎饼的李炎就上位做了皇帝,是为唐武宗。
  
唐朝晚期的皇帝绝大部分是由掌握实权的宦官拥立的,而能受到宦官青睐的就是那些昏庸无道缺少政治智慧的皇族子弟。那么仇士良等一众权宦为何独独选中了这一后来被证明是晚唐有为皇帝的唐武宗?
  
这些,皆因皇家威武少年李炎太会演戏,总是在飞扬跋扈搞不清状况的权宦面前装傻扮猪吃老虎。27岁上位的唐武宗深谙宦官拥立皇帝的“潜规则”,遂以毒攻毒。
  
据史载,唐武宗没有上位前,作为一种政治“障眼法”,他经常和一帮皇家少年“马上意气为君饮”,击球游乐无度。最惹眼的还有,虽然他笃信道教,常和一帮“臭味相投”的道士聚会坐而论道,却还人不离身地带着自己十分宠爱的舞伎出身的王才人到教坊喝花酒,时不时故意做出一些十分出格的行为来,生怕没有大内密探给宦官通风报信,说他是如何的扶不起。这些当然逃不过宦官的法眼——— 俺们需要的就是这种大唐“二世祖”,昏君驾驭起来当然容易,李炎这样的皇家“纨绔子弟”正暗合宦官大佬仇士良的“御龙宝典”和皇帝控,遂最得其青睐和垂注。
  
然而,仇士良们还是被李炎给涮了,深藏不露的唐武宗声色犬马之际还时刻保持着清醒头脑,并以此作烟幕弹骗过同样很有政治智慧的权宦,若没有高超的心智和超强的控制力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大唐皇室不缺人才啊!
  
皇帝的有为也就是权宦的失算,危及宦官的利益甚至生命———最后威风八面一言九鼎
且拥立有功的宦界权术超级导师仇士良正是被“恩将仇报”的唐武宗变相赶走了。
  
上台后的唐武宗信任并重用李德裕,继续与宦官周旋削弱其势力,最大限度地减少施政阻力,终于在君臣共同营造的宽松优质政治环境下,取得了唐朝晚期的中兴业绩。
唐武宗:帝国大BOSS上位的政治障眼法
  
不过可叹的是,虽然武宗在位时基本抑制了宦官势力,但晚唐根深蒂固的宦官专权根本不可能因武宗在位的短暂六年而肃清。沉迷仙道想长生不老的武宗狂吃道士的三无牌仙丹,年仅33岁就中毒而死。宦官势力在武宗身后仍一手遮天,将同样拼命装傻才得以活命的武宗的叔父唐宣宗推上皇位。——— 此前武宗灭佛,有传即是因为怕避难寺院的宣宗篡位而欲赶尽杀绝,此段历史亦为香港经典电视剧《宫心计》的故事背景。
  
武宗上台后如何与宰相李德裕联手打击宦官势力共谱“君臣相知成为晚唐之绝唱”请见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