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臣强强联合:老板和他的最佳职业经理人之公司保卫战

2016-12-01 09:37阅读:
博弈宦官:李德裕与唐武宗的最后突围3
晚唐君臣合作典范的唐武宗和李德裕,即大老板和最佳职业经理人“强强联合”,在利用高超政治运作能力和智谋获得与宦官分庭抗礼的权力筹码后,旋即与宦官进行巧妙而富有成效的周旋,直至把唐文宗朝代十分膨胀的宦官势力有效抑制,一方面利用曾与枢密使杨钦义这一类宦官新贵结下的互利互惠情谊实现一些政治主张(如限制监军权力);另一方面,又对把朝官甚至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首恶权宦仇士良进行不遗余力针锋相对的斗争,最终有效地取得了大唐公司的控股权,完成了公司保卫战的漂亮反转,成功地进行了最后的政治突围。
  
化解“政治火锅”
  
唐武宗不倚重甚至经常冷落宦官,再加之宰相李德裕高超的行政能力,宦官势力当然会受到削弱,也使南北司找到了某种心照不宣的权力平衡点。最后唐武宗还大胆到自己任用宰相却不用和宦官枢密使商量的地步。朝廷政治形势在强力宰相李德裕的运转下发生了有利于朝官的某种逆转———一个李德裕就够宦官们穷于应付了,而唐武宗这样能韬光养晦的强力皇帝更加让宦官防不胜防。
  
仇士良因拥立有功,手中既有枪杆子,又是平定“甘露之变”的头面人物,所以在朝廷上一手遮天嚣张跋扈。而对于仇士良,从来扮猪吃老虎的唐武宗表面上很宠信尊敬他,毕竟这是宦官界导师式领袖人物也。
  
李德裕起初羽翼未丰之时对付宦官很讲究策略,尽量安抚笼络,少给自己增加施政阻力,公元840年,一名给事中想阻止仇士良的养子利用荫庇特权,李德裕出于平衡关系却把此人降级使用,引起朝官的憎恶和误解。而这之后,他又联合另外三位宰相,一天之内三度递交奏疏,同时敦请和自己关系非同一般的权宦枢密使杨钦义向皇帝死谏,虎口抢食救出仇士良想要杀死的前任宰相杨嗣复和李珏,制约了老仇的无节制权力。
  
见皇帝十分信任李德裕,仇士良自是颇为警觉,他当然知道失去权力意味着什么,何况又是以玩弄权术立身的宦官大佬,所以善于策划权变的阴谋老手便想给李德裕来一个火辣辣的“政治火锅”品尝一下:
  
唐武宗要受封尊号,将御驾到丹凤楼宣读赦书。有人乘机在仇士良处造谣诬陷宰相和度支起草文件减军饷,仇当即对众人说,要是这样,到皇帝宣赦那天必定煽动军士闹事哗变。
  
老仇用这一无中生有、嫁祸于
人的阴招要陷李德裕于不义,意在趁机打倒李德裕拔出眼中钉。不想,最后皇帝居然不顾政治安危自己出面辟谣——— 唐武宗派宦官宣谕军队,说赦书初无此事,且皆出朕意,不是宰相定的。武宗此举既保了宰相,又打击了宦官的嚣张气焰,可谓一石二鸟。
君臣强强联合:老板和他的最佳职业经理人之公司保卫战
君臣强强联合:老板和他的最佳职业经理人之公司保卫战
  
清除权宦仇士良
  
老仇本以为一出马就会轻而易举摆平李德裕,这回他却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碰了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被从来“逆来顺受”的皇帝巧妙化解掉了。这使仇士良刮目相看之后大吃一惊,知道自己碰到了对手。
  
现在的情形是,外有不怀好意的强藩威胁,内有老狐狸李德裕横刀立马,最重要的是居然唐武宗这个忘恩负义的皇帝心里倍儿清,自己彻头彻尾被蒙骗了———因为皇帝是宦官选出的,自然也应是宦官驾驭时局的权力工具和盖章“机器人”,现在看来皇帝已经掉转枪头来对付自己了,皇帝的觉醒也就是自己权力噩梦的开始。
  
于是,经过一番密谋,仇士良再施一个“以退为进”的招数。
  
会昌三年(公元843年),仇士良以老病为由,提出退职回乡静养。纵横官场几十年,老仇的自我感觉日益膨胀,尤其是“甘露之变”后的日子过得太写意,很容易搞不清状况,顺带把自己陷入困境,甚至于输得一败涂地。
  
仇士良本意是想假模假式给皇帝出点难题,顺便摸一下皇帝的政治底牌。不料,唐武宗一听仇士良这话,没有一点挽留的虚情假意,顺水推舟把仇士良的军权给干脆利落地撸了。
  
仇士良这回玩大了,最后却被皇帝反制,把自己逼上尴尬境地。一生曾杀二王、一妃、四宰相的仇士良被迫退休,他的心腹爪牙也被逐步清除。
  
总之,这一“自杀式”的政治试探最终让在朝中一言九鼎的仇士良卷铺盖走人。事实上,这也是诡计多端的仇士良在玩自保。
  
削弱宦官军权
  
李德裕不仅减少了南北司之间的摩擦,保证了政令的畅通,与此同时还高瞻远瞩地从军事角度大刀阔斧地调整了宦官监军的既定方针,为唐武宗用兵胜利奠定了制度保证。
  
唐朝宦官最初的发迹在李隆基时代,唐肃宗、唐代宗时期宦官还只是有限制性地拥有军权,到了唐德宗时代宦官则是直接掌握和指挥军队,作为军事作战“门外汉”的宦官指挥战斗,当然是瞎胡闹,毫无战斗力。
  
李德裕认为,大唐自德宗皇帝把军权全权交给宦官以后,每次征战总打败仗的原因有三:“一是诏令自宫内发到军前,每天有三四次,宰相多不预闻;二是监军任意指挥军事,将帅不得自为进退;三是每军各有宦官作监使。监使选军中壮士为牙队(卫队),留老弱兵出阵战斗,战时,监使率卫队骑马在阵后高处观望,见阵势小却,便策马先走,阵上兵士望见,跟着溃散。”(引自范文澜《中国通史》)
  
基于此,李德裕对症下药,利用和权宦杨钦义的特殊关系,一起磋商制定了一套相当完备的整改措施,以天子名义颁布敕令,禁止监军干预军事指挥权,而且每个监军只能挑选十名士兵作为卫队,军队获胜监军也可跟着立功受奖。此外还限制了皇帝直接下诏指挥作战的方法,这让将帅有充分的指挥权,皇帝的军事诏令也不再从宫中直接发出。将帅一拥有合法指挥权,指挥起作战没有了掣肘,军事才能也完全得以施展。与此同时在制定作战方案上针对性也强了很多,使前线指挥官进退有据游刃有余,为平定昭义之乱奠定了良好基础。从此战场上也捷报频传。
  
关于不让宦官主军,也曾是很多唐朝皇帝梦寐以求的事情,却大都失败了,直到李德裕用非常手段对付宦官得法,巧妙消除了其对军政的影响力和负面干扰,加上励精图治的唐武宗的支持,才有了比较好的效果,最终成就了晚唐对外用兵的胜利,外抵御回鹘、内收复昭义,重振了国威军威,取得了会昌中兴的佳绩。
  
后来,想成仙的唐武宗因狂吃仙丹中毒而死,装傻皇帝唐宣宗华丽登场。唐宣宗被唐武宗捉弄得非常狼狈,上位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密谋整垮前任皇帝的治政班底,于是李德裕首当其冲被清洗出去。最终,李德裕郁郁死于贬所,一代名相结束了最后的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