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得天下:李世民为何不杀武则天

2016-12-07 09:27阅读:
上篇,我们讲了李唐凭一条政治谣言得天下,那么好事成双,现在我们也来八一八武则天是如何又以一条政治谣言得天下的吧。
作为历史一姐和唯一正式女皇帝的武则天,让其得天下的那就是政治谶语“女主武王代有天下”,而由此所延伸出来的有点可笑又可悲甚至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有人甚至怀疑是武女皇自编自导自演的上位舆论造势),更是煽情。
谣言得天下:李世民为何不杀武则天
关于此事,首先,我们引用历史牛书《资治通鉴》的记载:初,左武卫将军武连县公武安李君羡直玄武门,时太白屡昼见,主史占云:“女主昌。”民间又传《秘记》云:“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上恶之。会与诸武臣宴宫中,行酒令,使各言小名。君羡自言名五娘,上愕然,因笑曰:“何物女子,乃尔勇健!”又以君羡官称封邑皆有“武”字,深恶之,后出为华州刺史。有布衣员道信,自言能绝粒,晓佛法,君羡深敬信之,数相从,屏人语。御史奏君羡与妖人交通,谋不轨。壬辰,君羡坐诛,籍没其家。(见《资治通鉴·第一百九十九卷》)
基本上你看完这段文字也已经知道是什么回事了,这当然又是政治谶语惹的祸。《秘记》中的所谓“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本身就是一种典型的示范性的政治谶语,和以前轰传的“李氏当为天子”如出一辙,居然也能引起了英明神武、天不怕地不怕的明君李世民的疑神疑鬼,甚至于有点恐惧,虽然程度上和更加神经过敏的隋炀帝不可同日而语,反正他内心世界是害怕的,打天下不容易,龙椅还没坐热就被别人搂了去,这个怎么说都会很冤,所以也不能怪十分明智的他患得患失了,所以俗语有曰守成比创业更难,保江山才是头等重要的事。
好了,现在我们回过头来说说“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的谶语故事。
关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的谶语谁是始作俑者基本上无从考究,要追查这样的信息源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据某些专家分析甚至怀疑是极善权术的武女皇“贼喊捉贼”的把戏),是真的有高人能卜世事还是无耻之人的恶作剧谁也不能区分,反正这两者基本上也是很难泾渭分明,正如天才和白痴有时候是同类项一样,有时候卜卦和恶作剧基本上也是同类项,没什么明显的分界线。反正是不死也脱你一层皮,天不
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甚至能使伟大领袖李世民寝食不安,于是暗地发誓要揪出元凶才善罢甘休。因为关系到江山社稷的头等大事,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大度到当没事发生,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李世民就吩咐当时的著名星相术士李淳风(他是太史令,也就是占星方面的“学术权威”,大师级的)用法术去搜寻,然后杀掉以绝后患。在防止政权易手的问题上,中国历代统治者都是“英雄所见略同”,从不手软,利益才是驱动世界转动的最大永动机。后来不知是李淳风装神弄鬼还是实在找不到证据,于是用一套“天命难违”的话搪塞了事,反正也就是打死狗讲价死无对证的无稽之谈,李世民也没有办法,简直就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那么荒诞不经嘛,于是就不再追究,不过在李世民心中却从此生了芥蒂。
反正这话让李世民非常不高兴,比吃了一只绿头苍蝇还反胃。
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六月初,据说太白金星每每在白天像一盏明灯般赫然出现于天际,十分耀眼,按照古人的说法天有异像(比如大地震啊什么的天像)则人间有变,很多人都会相信这一套(包括现在名牌武装到牙齿的名人),李世民有点慌神,于是叫主观星相的官员太史令察看,而占卜的最终结果,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将有女皇帝出现。而这也暗合了当时的秘记也就是谶记 “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的谣言。李世民说不慌那是骗人,自己九死一生打了那么多的胜仗才坐上的龙椅,居然没坐热就要换主人,这也太便宜别人了吧,我还想把之传给子孙万代呢,难道叫我强盛大唐也学秦二世?我看谁有这样的能耐,于是便卯上了劲,非干个翻天覆地鱼死网破才善罢干休,这也是巩固天下的大仗也。
当时御前将军李君羡做着左武卫将军,把守着玄武门。后来李世民在一次宴请武官的时候,做了一个酒令,让大伙都说出自己的小名。轮到李君羡,他说自己的小名叫“五娘子”,然后得意地哈哈大笑,大家也跟着大笑不止。李世民听了一怔,立刻想起了“女主昌”的谶语(多么会理论联系实际,善于透过事物表象看到本质,心思如此细密,不枉他成千古一帝),从此好像对上了暗号似地松了那颗被谶语搞得焦头烂额的憔悴的心,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好了,我知道是谁了,就是你小子了。
当然李世民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谋,他不大可能立即暴露目标,让自己的所思所想立马暴晒在阳光下,不然他就不是李世民了。于是他立马掩饰激动心情,并假意地大笑道:“什么女子竟能如此勇猛!”大家更加暴笑如雷。回家后,李世民又迫不及待地重组“案情”,作了一次鞭辟入里的全面分析,李君羡的封邑是武连县公,官职是左武卫将军,把守的是玄武门,连籍贯也是武安,再加上又叫“五娘子”,这回你还不是“五(武)子登科”?谁能中这么大的六合彩呢?不用说“女主武王”就是他了,连傻瓜都知道。在那时分里,李世民一定庆幸老爹老妈给了他一个逻辑缜密的神探般脑袋,终于也像他表叔杨广干掉“反贼”李浑时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大唐江山从此不会被别人所觊觎。哇,这简直比干掉敌将窦建德还有快感和成就感。
从此,李世民在内心里对这个屡建奇功且深受信任,五百年前还是同宗的李君羡深怀疑忌和憎恶,认为李君羡就是一个威胁唐王朝天下的政治谋反“疑似者”(这个政治谋反疑似者比“猪流感疑似者”还可怕十倍,猪流感疑似者大都可能不会死,而政治谋反疑似者则大都必死无疑,不管真假)。所以在宫宴之后不久,李世民便将李君羡调离中央,出任华州刺史。即使如此,李世民仍是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后来,有好事的御史奏“君羡与妖人交通,谋不轨”,这正中下怀,于是连审问都免了(那多费事),忙不迭将李君羡杀了,一了百了。
唉,正应了那句老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据说,这也是伟大领袖李世民制造的一宗最大的冤假错案,最终由谶语的最大受益者武女皇来进行平反昭雪。
很显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谶语应在了谁的身上。四十二年后,也就是公元690年武则天代有天下,到了武则天天授二年(公元691年),即武则天称帝建武周的第二年,李君羡的遗属终于“谐阕称冤”。武则天“乃追复其(李君羡)官爵,以礼改葬”。就是说给遭受无妄之灾而冤死的李君羡正式平反昭雪,追复官爵,厚礼改葬。也纠正了伟大领袖李世民因主观臆想而造成的冤假错案。这个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武女皇知恩图报,也彰显了她翻身不忘本、喝水不忘挖井人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如果不是当时喝凉水也塞牙倒霉透顶的李君羡,无意中为她挡住了这场灭顶之灾,估计聪明过人的李世民始终有一天会查到她的头上,因为这不知真假的秘记明显对她不利,显然她也符合了其中的很多条件。有人甚至认为李世民已经知道是她,由于星相大师李淳风的搅局,才使她免于一死,并如愿以偿登上帝位,成了中国历史上威风八面的唯一女皇帝,这个基本上是有点玄,比侦探小说还悬念迭起。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么,聪明绝顶贵为千古一帝的李世民,为什么会糊涂到因一条子虚乌有的谶语,而制造了一起贻笑大方的千古冤案的呢?
这个问题当然与李氏得天下的过程结果息息相关,因为李家也是由一条流行语般的谶语,即“李氏当为天子”而得天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谶语也就是古代的流行词,类似于“打酱油”、“躲猫猫“等网络超强流行语,而且政治意味和政治指数更高。
基于以上的论述,你也基本上能理解李世民所做的“荒唐事”,是基于怎样的政治高度来维持唐朝政权的了,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算是可笑的举动,如果不是用现代人的眼光和高度来衡量的话,而是把之纳入李世民生活的那个特定历史时代中来考量的话,那么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李家本来也是靠一句谶语发家打下大唐江山的,又怎么会将“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这种政治指向性很强,关系到大唐存亡的谶语置若罔闻假装扮清高呢?那简直就是把李家的福祉不当一回事,这当然不是精明强干的李世民能犯的“低级错误”,当根本利益受到侵害时,人的本能基本上也是奋起反抗,不管这反抗本身是否合乎情理和逻辑。
在那种科技文化和资讯都不发达的封建时代,当时的人们基本上都非常相信谶语,因为这很多的时候基本上等同于政治路线,至少是一种指向性很强的“先进政治理念”,李世民不顾交情,立马对以前十分信任和重用的御前将军李君羡反目成仇,大部分源自于当时世人那严重得可以影响政局稳定的民间迷信,以至不能不把之当作洪水猛兽来严阵以待,这个基本上可以理解。
《苏轼集》卷一百五·志林十三条中也有曰:“汉景帝以鞅鞅而杀周亚夫,曹操以名重而杀孔融,晋文帝以卧龙而杀嵇康,晋景帝亦以名重而杀夏侯玄,宋明帝以族大而杀王彧,齐后主以谣言而杀斛律光,唐太宗以谶而杀李君羡,武后以谣言而杀裴炎,世皆以为非也。” 基本上也点明了李君羡的死因,是源于统治者的那种巩固江山的政治需要使然,换谁都会这么干,概莫能外!
关于斛律光之死,就是死在一个著名的童谣上,这个相当有趣,简直就是一种别开生面的死亡游戏。当时北周勋州刺史韦孝宽(李世民的韦贵妃的曾祖,和李世民的曾祖李虎一样功名显赫,这个在那种士族门阀制度森严的社会里,李世民娶寡妇的原因可想而知)搞了一个“反间计”,派人在邺城散布“百升(斛)飞上天,明月(斛律光表字)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木不扶自举”的童谣,唱得街知巷闻,朝中的死对头弄臣祖公公还怕他不死,也胡编什么“盲公公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 盲公公就是指他自己,而饶舌老母估计说的是后主的奶妈)的歌谣里应外合,恨不得打倒了再踏上N只脚,推波助澜兴风作浪的结果使得北齐后主高纬冤杀了忠臣良将斛律光,并把北齐的政治支柱也砍倒了,最终导致了北齐的灭亡,大家一起完蛋。可见童谣谶语并非什么神秘预言,完全是出自别有用心者的早有预谋的策划,有很重的人为设定的痕迹,最终目的也就是进行另类政治宣传以兜售其奸,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并不像唐朝星相大师李淳风所说的什么“天命难违”那么冠冕堂皇,尽管据说此老易学学得很到家,其《推背图》可预知千年事。
古书的“昔黄帝受命,风后受河图;舜、禹有天下,凤皇翔,洛出书;汤之王,白鸟为符;文王为西伯,赤鸟衔丹书;武王伐殷,白鱼升舟;高祖始起,白蛇为征”其实都是此类谶语,只不过是正式点与典故点而已,基本上也逃脱不了“谣言”的范畴。
而关于这种带有明显政治宣传的谶语故事自古往今可谓是不胜枚举,不说也罢。据说李小龙拍摄《死亡游戏》就是他暴亡的一种预兆,也算是“一语成谶”吧,此是闲话,打住。
现在,我们来说李君羡被判处死刑的表面证供即其具体罪状,也就是所谓“与妖人交通,谋不轨”的罪名,当然就是谋反罪,这是名正言顺要杀头的,决不会是谶语入罪,那显得太滑稽,谋反证据基本上也不会太难找,就像中世纪的外国红衣主教,都可以任由别人密告处置人一样简单。据《资治通鉴》卷一九五载曰:“有布衣员道信,自言能绝粒,晓佛法,君羡(在华州)深敬信之,数相从,屏人语。”李世民本人曾信过佛(以前想认老子做祖宗时好像也信过道教),还是十分热衷的那种,晚年也并不排佛。李君羡敬信员道信,并与之“数相从”,也只不过是一种信佛的行为,关键是这可以解读为谋反证据,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要死的话说什么都没用,因为你是夺大唐江山的下凡神人“五(武)娘子”,必须死,就这么简单。至于“屏人语”,语什么?史书吞吞吐吐语焉不详。反正你们是想造反,当然是语谋反的事情了,还能语什么呢?原来犯罪证据也是可以设定的,只要有这样的需要。于是,李世民连审都懒得审,“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于是一宗千古奇案就这样因一个小酒令中的一个小名而水到渠成,想想还真有一点草菅人命的味道。
事情发展的结果大家都已经一目了然,李世民的武才人才是真身,说起来武才人也是应该发达,而且是行运行到脚趾尾的那种,本来已经下岗,却被娘娘腔皇帝“慧眼识珠”,从尼姑庵接回来当皇后,还因一条莫名其妙的谶语当上了女皇帝。唉,上帝在关上一扇窗时也一定给你打开一道门。兄弟,如果你暂时不走运,别气馁呵。
最后,我们用出现《秘记》谶语后李世民和李淳风的对话作结。那时候,李世民曾秘密召见太史令李淳风在皇宫密室加以垂询:“《秘记》所云,信有之乎?”李淳风答道:“臣仰稽天象,俯察历数,其人已在陛下宫中,为亲属,自今不过三十年,当王天下,杀唐子孙殆尽,其兆既成矣。”太宗又问:“疑似者尽杀之,何如?”李淳风答道:“天之所命,人不能违也。王者不死,徒多杀无辜。且自今以往三十年,其人已老,庶几颇有慈心,为祸或浅。今借使得而杀之,天或生壮者肆其怨毒,恐陛下子孙,无遗类矣。”
历史的诡异之音好像还历历在耳,仿似昨天,并且呈倍数增长,像那些神话故事里神的洪亮之声由近及远响得深远。这次密谈后,还算有良好控制能力的李世民虽没将“疑似者尽杀之”的想法付诸行动(有好事者,也曾劝隋炀帝尽杀天下李氏),然而晚年逐渐没有雄才大略逐渐迷信的他,对传言与天象术数的迷信却与日俱增、与时俱进,并大到无穷大,以至于吃方士的“三无牌”金丹而暴亡,为迷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然他对武氏女王将取代唐朝天下这件事特别留意,日日惦记,成了一大心病。最终导致了曾经的爱将李君羡被无辜冤杀。
呜呼哀哉!
而且,居然李君羡的冤死为武则天成功上女皇之位作了必要的政治铺垫,有歪打正着的奇效。
其实,从李世民和李淳风的君臣对话中,我们也不难猜出是谁。有姓武的女王,还在李世民的宫中,是李世民的亲属,这样的具体提示,估计如果不是白痴都会怀疑到武则天头上吧?莫非李世民春宫皇恩浩荡娶了很多姓武的小老婆?假如排除了这种可能,估计就只能理解聪明绝顶的李世民有意放她一马了。
那么,为什么李世民不杀武则天以绝后患?这个确实是有点奇怪,甚至可以说是千古之谜。
关于这个,据著名唐史专家蒙曼认为,首先是史上最牛预言家李淳风的极力规劝,李淳风认为天降女主武王,你杀也没用,因为这是“天命难违”的事情,弄不好杀了一个老女武王,又新来一个更猛更年轻的新女武王,可能副作用更大,杀你的子孙更多更彻底,于是十分明智的李世民两权相害取其轻,只好作罢。人生本是无奈,连代表天神统治人间的天子皇帝也不例外。另一方面,蒙博士也认为,这恐怕是武则天当皇帝前后造神运动的一个产物。她要宣传自己:我就是受命于天,王者不死。即便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我的名字都要呼之欲出了,还有人出来为我做替死鬼。为了坐实这件事,武则天当了皇帝以后,还煞有介事地替李君羡平反。经过这么一折腾,武则天的努力没白废,因为效果显著,神话终于流传开来,百姓也开始相信了武则天天生就是皇帝,这时候,武则天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对于这样的种种猜测,基本上也只是停留在表面证供的层面上,古往今来没有谁(包括最权威的专家)能真真正正地破解其中的玄机,谶之所以成谶,就在于它的神秘性,是一种永远不可破解的绝密密码,不然的话就不成之为“谶”了。
关于李世民和预测大师李淳风对“女主武王”的预言的对话,按照唐史专家蒙曼的解读就是“李淳风说,臣夜观天象,发现有太白经天,这意味着有女主要兴起。又说,我经过一番推算,发现这个女人已经在陛下的宫里,是陛下的眷属。不出三十年后,她就要取代陛下,代掌陛下的大好河山,而且还要诛杀李唐皇室的子孙。”李世民于是说,既然这样,我就要把宫中凡是姓武的,甚至跟武字沾边的人全干掉算了,省时省事,以免睡不着觉。所以按照李世民当时的口吻,武则天当然是逃脱不了被杀的厄运,谁叫你姓武呢!
事实上,那时李世民也已经有了付诸行动的决心。据《太平广记》记载,当李世民知道这个女主武王就是他的亲属就在宫中之后,立马让李淳风到宫中来认人。李淳风好像不大乐意这样干(越看越像是武女皇卧底疑似者),总是扭扭捏捏地顾左右而言他,耍太极推手似地说,陛下,你的后宫三千佳丽,我怎么能辨认得过来,这工作量也太大了,我老了眼睛不好使啊。以计谋著称的李世民立马把大小老婆以及她们的丫头佣人全编成方队,以每100人为一个方阵,让李大师检阅(所以老婆太多也是麻烦事,这个问题令人想起了军事大佬孙子训练吴王宠姬时的可笑情形)。
也是啊,眼前春色无边,李世民的女人又个个如花似玉,不晃花老神棍才怪(我相信在那时分里,李大师一定猛咽了很多口水)。不过,这回李淳风也不能装神弄鬼了,再装下去连李世民都会感觉他心中有鬼,有意为武则天打掩护了(这确实也算是大唐“灵异事件”之一了),到时候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那就太傻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乖乖地具体指了一队。
可是一队也有100人,这目标也太大了,不可能把这100人都干掉吧,这传出去政治负面影响也太大了。于是绝顶聪明的李世民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又把这100人细分成两组,也就是每组50人,李淳风于是又顺藤摸瓜指出一组。
据说武则天就在这一组里,我相信那时如花似玉般俊俏的武媚娘,绝对不会是脸上春光明媚,勾魂目顾盼自如,甚至是惊得花容失色的(而且我敢肯定她和李世民一定大眼瞪过小眼),因为除了立心想死的人,没有谁不把死当成人生最惨烈的惩罚。在那时分里,她的心一定像七上八下的吊桶一样狂跳不已,好在她命好,上天还要馈赠大把豪华日子让她享用,王者不死啊,确实够灵异,鬼都没有这么神秘。
因为50人也还是太多了,李世民便让李淳风送佛送到西,干脆点名是谁不就结了(第二次严重怀疑李淳风的卧底角色),李淳风却说天机不可泄露,说出来也就不是天机了,甚至可能会受到上天的诅咒,让李世民自己看着办。这不是违抗皇命公开耍滑头吗?李世民居然也有点来气了,这老乌龟葫芦里卖什么药呢?说话吞吞吐吐拖泥带水很不爽的样子,立马表示要把这50人全部就地处决。这回,老乌龟也不含糊了,少有的决断,斩钉截铁地正告李世民说,这样违反天意,你会受到天神惩罚的,这是典型的滥杀无辜行为。哇,这不是明摆着诅咒皇帝天子吗?吃了豹子胆了。
最后李世民居然不敢动手,也不知是不是怕李大师所说的那份诅咒应验在自己身上(据说或许生命诅咒还真有那么一回事,美国著名的肯尼迪家族就有很多家族成员死于非命;旧社会民间,曾有一个一气生了10个儿子的狂人说,自己绝对命不会绝,后来他的10个年轻儿子全部先他而去),这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方为明智之举,一个字:玄。
而最后星相“学术权威”李淳风还一锤定音地继续了他的宏论(第三次超级严重怀疑李淳风是不是武女皇的超级卧底),他借故发挥了自己那套很吃得开的周易预测学理论的威力(不然李世民也不会找他“排忧解难”了,顶级军师啊),说王者不死,你杀了又如何?既然天庭里尊贵的玉皇大帝,派了女主武王来“监护”你的大唐王朝,她最终必定是大唐的监护人,是天庭的超级保护动物,不是你想杀就杀得掉的,你也只是代天牧民的天子而已,杀来杀去的结果,估计不仅杀不了她,还会滥杀无辜,于事无补。就算你成功地把她杀了,老天爷还是会有应变的接续动作,这肯定是生生不息的,因为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天命难违。如果三十年后,玉皇大帝又派一个比现在的女主武王更年轻、更泼辣的美女来干掉你的子孙,一定不比现在的这个女主武王更加仁厚些,因为现在的这个,三十年后已经老了,相信老年人行事起来,会比年轻气盛的后生有章法有顾忌一点。这个不是我反对你杀人,是为你全家好啊,如果你不听,就杀吧,我再劝也没用,你是有杀人权力的天子,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这等于是甩鞭子式的威胁了。我不干了,你爱谁谁了,果然又是一只大唐著名老狐狸,连天子都敢骗。
果然,李世民后来乖乖地听了李大师的话,没有动手杀掉武则天,不过从此也给他落下了一个十分严重的心病,直至他找到“替死鬼”李君羡并痛快淋漓地干掉了君羡同志,才让内心的一块石头落地,至少比以前好受点,人基本上都是此种可怜虫。最可怜的就是勇不可挡的李君羡死了都不知是什么回事,反正这事很诡异,诡异了上千年,比达芬奇密码还诡异。
看到这,我们基本上也能下了这样的历史结论,李世民之所以不杀武则天,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星相大师李淳风的功劳(是不是武媚娘的卧底有待考证)。当然历史密码从来都是很难破解的,正如埃及金字塔里的法老墓门后面还是门,扑朔迷离一如琢磨不透的历史。
据说,李淳风在他的大名鼎鼎的《推背图》(大唐牛人多,从这个也可略见一斑,连装神弄鬼的水平都是世界级的,据说他是和世界顶级预言大师《诸世纪》的作者诺察丹玛斯平起平坐的全球最著名占星家之一)里的第二象的图画中第四个果子是没有把的,于是聪明的李大师崇拜者立马解读为特指武则天,因为武则天是唐朝第四任“总统”,当然她是一个没有“把”的女人,更加令人震惊的是,盘子里的水果不多不少正好21个,预示了唐朝会有21个皇帝,而诗谶里的“二九先成实”其实就是暗示唐朝的气数,换句话说也就是唐朝统治的大致时间是290年,基本上和唐朝实际的统治年限只差一年,差了那么一点点,也算是八九不离十非常优秀了,反正那些解释不了的谶语就用“天机不可泄露”来一言以蔽之,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爽的事了,难怪算命先生总是占理,原来他的解读方法是最著名的“双重标准”,好的标准总是为他留着,他不占理那才是天打五雷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