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粒无家:神仙宰相李泌多年不吃饭?

2017-12-06 18:08阅读:
绝粒无家:神仙宰相李泌多年不吃饭?
前文我们讲了唐朝神仙宰相圆融的处世哲学,这一篇来讲讲李泌的道士本色和在宗教界的影响。
关于李泌的道士本色以及传奇故事很多,就曾有过一个上天和凡间共同争夺李泌生命的“白日升天”传说,最终李家赢得李泌的落脚凡间并造福人类。
关于此事,据《邺侯外传》记载,说在李泌还未出生时,就显示出了种种仙界灵异事件。前文也曾讲过有一位奇怪和尚预言李泌一定成为帝王之师。很小的时候李泌就能轻而易举地站立在屏风上或行走在笼上,不需要任何外物的支撑,换句话说他是神仙也。于是有道士断言道:“年十五必白日升天。”白日升天当然就是去当神仙,当了神仙就得和家人离别,李家当然也舍不得,于是人神之间就展开了一场惨烈而有趣的争夺。
于是,《邺侯外传》继续有曰:“父母保惜,亲族怜爱,闻之,皆若有甚厄也。一旦空中有异香之气,及音乐之声,李公之血属必迎骂之。至其年八月十五日,笙歌在室,时有彩云挂于庭树。李公之亲爱乃多捣蒜齑,至数斛,伺其异音奇香至,潜令人登屋,以巨杓飏浓蒜泼之,香、乐遂散,自此更不复至。”
李泌的儿子李繁果然好文采,把人神争夺战描述得这么绘声绘色,简直就是媲美现代声光电3D电影版的精彩绝伦画面,反正就是一段蒜汁打败了天上神仙的奇香的神奇故事(原来神仙也怕大蒜的浓重口味啊,大开眼界),最终也保住了神童李泌的地球籍,并上演了他在人间的大写人生。
反正,李泌一生下来就充满了仙家气息,也基本上是过着“服气修道,周游名山”的亦仙亦道的神秘生活。据说李泌游衡山、嵩山时“遇神仙桓真人、羡门子、安期生先生降之,羽车幢节,流云神光,照灼山谷,将曙乃去,仍授以长生、羽化、服饵之道,且戒之曰:‘太上有命,以国祚中衰,朝廷多难,宜以文武之道,佐佑人主,功及生灵,然后可登真脱屣耳。’”(《邺侯外传》) 这段记载神话色彩更浓,这些传说来来回回也是想证实李泌不是凡人,不过透过神秘而炫目的神话传说也透露出了这样的一种信息,那就是李泌早年曾有过进山修道的经历。又据说从此以后神仙李泌就不用再吃人间烟火,而是长期绝粒食气修黄老谷神之要,神得不能再神了

正因为从小聪颖好学,又遍访名山拜师学道,所以李泌成年后非常博学强记,尤其是对《易经》等神秘文化更是深得其精髓。李隆基就曾征召他来讲《老子》,还任命他待诏翰林,供奉东宫,也赚取了足够的官场人脉,开创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即使是李泌如此有仙家之气,也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生经历还特别坎坷(也只能理解为上帝有意考验他了,就比如西天取经的唐僧四师徒,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也),在修道期间也吃尽了苦头,还差点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据《邺侯外传》)记载,他“山居累年,夜为寇所害,投之深谷中。及明,乃攀援他径而出,为槁叶所藉,略无所损。”大意就是说,李泌山居期间曾遇到贼寇抢劫,可能是没有多少金银财宝吧,因为李泌是苦行僧吧,经常以“绝粒(不吃饭)无家”为荣,所以白忙活的盗贼恼羞成怒把他丢进了深谷,如果按正常情况他是应该摔死的,可能是上帝有意不让他死让他造福大唐,所以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死,因为山谷中的枯叶特别厚,就像跳楼的人遇到了营救人员准备好的带弹簧的软垫,当然不会死。
何况据说他还有特异功能呢。
因为他多年学道,道术十分了得,多年不吃饭使他身轻如燕,传说他手指还能出真气(比海灯大师的“一指禅”还厉害吧),这股仙气还可以吹灭蜡烛,运气期间骨节咯咯作响,简直就是神得不能再神。
除了“特异功能”,据说他的一些充满仙家灵气的独特隐居方式和养生理论还大行其道(估计如果现在的十分火的养生专家有心整理李泌的养生专著的话有成为超级畅销书的可能耶),为时人和后人所效仿,从“泌每访隐选异,采怪木蟠枝,持以隐居,号曰养和,人至今效而为之,乃作《养和篇》,以献肃宗。”(《邺侯外传》)及“(李泌)隐衡山,……尝取松谬枝以隐背,名曰‘养和’,后得如龙形者,因以献帝,四方争效之。”(《新唐书·李泌传》)这两条大同小异的历史记载就可以窥见李泌的独特养生方法对当时产生的极大影响,简直就是趋之若鹜竞相效之,比张悟本的绿豆疗法还轰动。
此外,他创制的祭祀方式也为当时的人所接受和运用:“泌又作中和酒,祭勾芒神,以祈年谷,至今行之。”(《邺侯外传》),甚至于他的死都充满了仙家的传奇色彩,据说他死的那个月,还有中使遇见他单骑常服说要去南岳衡山暂住,回到长安才知其薨,也就是说他死后得道成仙了,灵魂已经飞升,这些都充分说明了李泌在当时人的心中的超然地位,也暗示了他在宗教界的举足轻重的领袖地位,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的宗教人物。
关于他的神秘得道故事,以下我们综合引用一些野史来讲讲。
这个当然又是一个名山遇仙的老套故事。
有一天晚上,李泌在自己修道的山寺里,突然听到一个和尚念经的怪异声音,反正就是特别怪,有一种苏子式的大慈大悲的遗世独立之响,十分有慧根的他认定这一定是一个佛道界高人,因为这声音响彻山林,音调先悲怆后喜悦,李泌是一个懂音乐的人,据说能辨别声音的喜庆和悲哀。他认为这一定是一个从天宫贬下凡界的谪仙人。于是就诚心诚意地要找到他,而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个李泌认为非同凡响的人物居然就是寺院里做苦工的老僧,大家甚至不知他姓甚名谁,因为此人平时专吃残羹冷炙,人又特别懒,故此大家都叫他懒残(也就是明瓒禅师,高人都有怪毛病啊)。
李泌当然也知道懒残禅师的传说,反正他始终认定此人是个得道高僧,于是总是想接触他,向他讨教。
机会终于来了,有一个寒冷冬夜,怀着十分景仰心情的李泌鼓起勇气偷偷去找他,正好碰到懒残和尚用干牛粪烤芋头,闻起来还蛮香的(据说唐朝一些人还是很向往神仙事的,就连有洁癖的晚唐名将高骈都是特别喜欢谈神仙,有人故意把一个十分肮脏全身都有牛皮癣的所谓仙人介绍给他谈仙道他也不为忤,照样“聆听”仙道,也不讲究清洁了)。李泌一到就恭敬地跪在他身边聆听仙音,而此人却满脸鼻涕地大啖香芋头,对李泌不理不睬,还自言自语地骂李泌是想偷他的好东西。等吃饱了,才把吃过的半只芋头递给李泌,示意他也吃。李泌当然是受宠若惊,立马很恭敬地接过来,和着和尚的口水也吃了下去。
“孺子可教也。”懒残和尚看到李泌把半个芋头吃完后,非常高兴地对李泌说。
然后,懒残和尚丢给了李泌一句话,说李泌将来会做十年的太平宰相,拍拍屁股便消失在了李泌的视线中。
反正这些事说得要多神秘有多神秘,还有几种版本的,正所谓“天道远而人道迩”,仙佛之道本来就虚无飘渺,大家也不用认真考证了,就当是谈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