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怆然而涕下:北漂诗人陈子昂为何被武三思迫害冤死

2018-02-12 15:05阅读:
独怆然而涕下:北漂诗人陈子昂为何被武三思迫害冤死
话说初唐著名诗人陈子昂没有出名的时候,也学人做“北漂族”,从家乡四川跑到“中国的纽约”长安去碰运气,因为京城文学巨匠太多,说不定自己也能“转角遇到爱”,也就是爱自己诗文的诗界泰斗赏识举荐自己,那不就发达了?于是,他义无反顾地背起了背包,做“北漂族”去了。
陈子昂刚到长安的时候,像现在很多漂泊京城的“北漂族”一样,一个人也不认识,那时也没有圆明园遗址作为免费睡觉的地方。好在他家是四川有名的财主,少年时就行侠仗义乐施好善,白白分给别人很多钱,“相逢意气为君饮”的样子。所以一到“世界首都”,他就住上了高级宾馆,只是京城人不认识他,他满腹经纶也没有什么文学泰斗来发掘,每天也就借酒浇愁,大声念自己写的没有什么名气的诗句,差点被人投诉是噪音骚扰,十分郁闷。
那天,陈子昂喝完闷酒后,便百无聊赖顺路溜达看街上风景。突然前面人头攒动,一群人正在“扎闹猛”围着一个卖琴的人。最奇怪的是,一把很普通的破琴,居然要价百万,当然是很难找到买家的了。
不过,一把破琴居然要卖一百万,这确实是非同小可,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演绎《高山流水》仙乐给钟子期听的伯牙的神琴?于是这消息不胫而走,好热闹的大都市人,纷纷来景仰一下这把百万身价的破琴,其中不乏好惹事生非人脉又广的王公贵族子弟,聪明的大户人家陈子昂终于嗅到了成功的一些气息。
机遇总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着,而陈子昂也抓住了这一机遇。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把天价琴,他的豪放行为早已又成了新的注意中心,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果然是善于炒作新闻的大操盘手。惊讶得有点合不拢嘴的人们,立马认为陈子昂是一个能弹高山流水的高雅音乐家,便纷纷要求点唱。其实他几乎是一个五音不全的小文人,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干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不过既然大家这么热心,而且他要创造的效果也达到目的了,于是便对人们说:“如果大家有雅兴,那就烦你们明天都来宣阳里一听为快吧。”大家于是欢呼散去。
第二天,当爱看热闹的长安人应约前来后,陈子昂于是大摆筵席,猛点好酒好菜让人们先品尝,大家先“哥俩好
”地联络一下感情,气氛十分热闹,全场的情绪全被带动起来了。
然后陈子昂不失时机地把那把百万天价的破琴呈于案上,于是世上最早文稿拍卖会之一正式开始。
“各位,我叫陈子昂,为了理想千里迢迢从四川来到长安,就是为了得到某种认可。不瞒你们说,我不是一个精通音律的音乐人,而是一个写有百轴诗文的文学青年,特来长安觅知音。这把琴虽然名贵,也不过是用来弹唱的道具而已,于我们文人来说还真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它再贵于我们文人也只是一个点缀罢了,没有多大用场,留之何用,徒增累赘而已。”陈子昂一说完,就高高举起那把百万天价琴狠狠地摔在地上,琴立马破碎成八片花瓣,像伯牙听到钟子期死讯后摔琴那么决绝,看热闹的人顿时惊愕不已。
于是,炒作效果出来了,以百万破琴为代价。接下来,陈子昂趁热打铁把他的曾经默默无闻的诗文像发商品广告一样当街发给所有的人,文稿竞价会终于轰轰烈烈地上演,以一百万自己买单方式成交,而且一摔成名。大家读他的诗文,越看越有点神,都拍手称好,说这样好的诗文不流传千古一定是埋没人才,陈子昂的诗文也从此走红,成了诗坛当红炸子鸡。
后来,他跟随武女皇亲戚建安王武攸宜北征契丹时写下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可谓是寓意深远,哲理悠悠,果然也成了千古绝唱。
武则天圣历元年(公元698年),因老父病重需要照顾,38岁的陈子昂只好辞职回乡,不久父亲便死了。
居丧期间,由于生性耿直的他,曾三番五次地上书直谏(也曾因此被贬官),“历抵群公”,甚至于连武则天的政议也敢谏阻,让当朝权贵如芒刺在背,于是权臣武三思便想定点清除,唆使射洪县令段简(想起了被来俊臣连夺妻妾的那个倒霉段简,不知是否是同一人)罗织罪名,加以残酷迫害,最终冤死狱中。
陈子昂现存诗歌100多首,《登幽州台歌》便是其最著名的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