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好法官:狄仁杰为啥也佩服张释之

2019-01-21 12:30阅读:
汉代好法官:狄仁杰为啥也佩服张释之
话说汉文帝是一个比较守法持正的君主,他的廷尉张释之就是汉代很有名的司法官,以让皇帝遵纪守法而博取盛名,还得到“东方神探”狄仁杰的盛赞,钦佩有加,可谓是英雄重英雄啊。


比如有一次,汉文帝出巡经过中渭桥时,突然有一个人从桥下冒失地跑出来,惊了皇帝座驾的马,让皇帝大吃一惊,十分恼怒的文帝立马追捕此人,并移交廷尉法办。原本以为惊了天子的马,一定会重刑侍候,张释之却只轻判此人交罚金,说是违反了清道戒严的规定而已,换句话说是普通的交通违规。


差点惊死的汉文帝听到奏报,大怒道:这人差点让我人仰马翻,要不是仗着这马脾性温和,而是换上其他脾气暴烈的马,我可能就已经遭受重伤,怎么只判他罚金呢?这明显是判得太轻了。
皇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因为皇帝认为这是大臣轻慢了他,这个差点让皇帝人仰马翻的人,即使是罪不至死,也不应当只是象征性地罚点款那么轻松,如果是这样,我作为天子脸都要丢光了,谁还会在乎我这个没面子的软弱皇帝?反正,你要这样判也可以,不过得给我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正在气头上的汉文帝呈现出了一种不依不饶的态势。


陛下息怒,我也能理解陛下此时此刻的心情,换了我,可能早就把那个冒失鬼给干脆利落地灭了。不过,这是在情的方面来说,于理却是有点说不过去。法,是天下公器,是用来保护大家的利益不受侵犯,按照大汉律例,这一案件目前也就是能这样来定罪,如果因为是惊了皇帝而不是普通人,才有意加重刑罚,法律就失去准绳而不能取信于民。如果当初在他惊动马匹之际,从危害皇帝安全方面考虑,也可以派保卫人员将他杀死,算是这人倒霉。不过,现在却只能就这样处理了,既然现在陛下您没事,而且又把他交给廷尉处置,作为最高司法长官,我就是代表大汉法律尊严和公平正义的典范,如果为了天子的私心而徇情枉法,搞乱朝纲,破坏了法律的严肃性,致使天下用法就此可轻可重,没有了严格标准,法律如儿戏,那么老百姓还怎样能放心安放自己的手脚呢!久之,天下必乱,请陛下三思。张释之不慌不忙、有理有利有节地解释道。


听廷尉这么一说,我也豁然开朗了,你的判决是对的。汉文帝深思熟虑之后,也只能拉下老脸承认了自己的过失。


而其后发生的一件突发事件,更加考验张释之的执法智慧。


因为居然有大胆盗墓者把黑手伸到了皇帝的祖庙上,这就犯了大忌了。其时,有人偷盗了汉高祖刘邦庙中神位前的玉环而被捕(想起了唐高宗李治因一棵皇陵上的柏树被误砍而想砍砍树人的事)。呀,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哪儿不好偷,却要偷天子家的,简直是太疯狂了吧,天下居然有此种利令智昏得忘乎所以的人,汉文帝越想越气,怒不可遏地把之交给廷尉治罪,看来这次不被凌迟都算是捡到便宜了。因为恨得牙痒痒的皇帝是想让其被灭族的。


这一次,勇敢的大汉先进司法工作者张释之,又一次让皇帝“失望”,因为皇帝又一次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判决,与上次一样。这还真是难为了这对君臣,为帝国的法律之公正如此较真如此硬碰硬,要是碰上秦始皇,张释之死一百次都不够。


其时,有心捍卫法律的公正性的张释之,给了皇帝这样的判决意见:按照偷盗宗庙服御器物的律例,案犯应当斩首弃市。也就是说,没有被灭族。


此贼如此胆大妄为、大逆不道,竟敢盗先帝宝物!朕把其交给廷尉审判,就是要灭他全家,以示惩戒。现在你却和稀泥只判他死罪,和朕的期望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行,这是公然违背朕恭奉宗庙之本意的。汉文帝大怒道。


见到皇帝如此震怒,勇敢的张释之还是没有因顾及自己的人身安危而退步,照样坚持原则,因为张法官知道碰到了好皇帝,不会因为他坚持原则而治他的罪,如果说有什么是“有恃无恐”的话,这就叫做有恃无恐。


那你是法官还是我是法官?既然你要我当最高司法官,案就应该全权由我来判,而且我这样判案,是依法进行,适当量刑,尽量做到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判决结果,也已经充分考虑到了犯罪情节的特殊性,照顾并抚恤了人主受伤的心灵。如果再加重,就会走向反面,让执法因人为干预而走样了,退一万步说,如果今天有人以偷窃宗庙器物之罪而被灭族,他日万一有更加愚昧无知、狂妄自大的鼠辈,从高祖的长陵上窃取了一捧土,那么,请问陛下又如何治其罪呢?张释之脱帽顿首谢罪道,态度非常好。


看到自己的最高司法长官张释之如此清晰的司法解释,简直滴水不漏无懈可击,于是很开明的有为皇帝汉文帝也不想因这事坏了自己英名,破坏刚刚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大汉律法,所以在征得太后同意之后,也爽快地批准了张释之的判刑意见,这一典型案例,还给张释之赢得了后世威名,连大名鼎鼎的狄仁杰都引为榜样,正是老狄援引张释之的这一振聋发聩的历史性判决,圆满解决了李治因自己父亲唐太宗陵园上的一棵树被误砍而引起的类似风波,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堪称经典,都是司法界闻人的大手笔。


而大汉有如此伸张法纪的大法官,当初还差点被埋没呢。据说,当初南阳人张释之当骑郎,却当了十年未得升迁,心灰意懒之际正想打道回府,回乡养老,就因为袁盎的慧眼识珠,向汉文帝推荐了颇有德才的张释之,果然此后爱才的文帝也升张释之为谒者仆射,才没有让张释之“明珠暗投”,让“历史珠子”蒙尘。


总之,张释之是汉代最好的司法官之一,他的最大建树就是能坚持依法办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严厉样,就算是未来皇帝的太子殿下不守法,他也敢出面干预,一点情面也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