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之学与儒学对对碰:汉武帝祖母窦太后为何让儒生与猪搏斗

2019-02-25 12:59阅读:
黄老之学与儒学对对碰:汉武帝祖母窦太后为何让儒生与猪搏斗
话说汉武帝祖母窦太后信奉黄老之学,黄老即是黄帝和老子,主张“无为而治”,实行宽松的统治政策,据说窦太后还是西汉最后一位信奉黄老哲学的统治者,这一点连后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武帝都不敢有异议。这时,窦太后喜欢黄老之术,汉景帝也不得不尊“黄老之术”,延续其父的无为而治,故后世把之称为“文景之治”,无论治理和取得的成绩都有相似之处是也,是无可争辩的中国封建王朝第一个盛世。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既然母亲大人喜老子,汉景帝也不得不把《老子》捧为金科玉律,几乎也是独尊的那种,故此窦太后在世时,故诸博士具官待问,未有进者。(《史记·儒林传》)总之是儒生在窦太后时期非常倒霉,他们只是具员领薪而已,当个摆设,很少有受重用的,想当高官十分难,可能比也十分讨厌腐儒的汉高祖刘邦还难,一个都不能进的样子



偏偏心高气傲的儒生还不识时务,所以曾在太后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十分狼狈。


这个说来还有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呢。


话说有一次,兴之所至的窦太后突然召来博士辕固生,兴致勃勃地问他对《老子》一书如何评价,作为黄老哲学的崇拜者,太后如此之问,当然是有意让辕固生大唱赞歌了,不说十分好,至少也有八九分好吧,居然辕固生这个“腐儒”不仅不恭维,还大放厥词(道不同不相为谋嘛),颇为轻视地答道:《老子》一书,不过就是一部平庸的书,一点也不值得读。反正就是把窦太后尊崇的黄老哲学贬得一文不值,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得窦太后勃然大怒,然后出口伤人,大骂儒生不识抬举不是东西。


心高气傲的辕固生挨了一顿臭骂之后,心中愤愤不平想转身就走,不料被震怒的太后厉声喝住,想走,没那么便宜,你一定要为你做的错事买单。为了平抑自己心中的怨恨,还立马命令这个出口伤人的腐儒去猪圈里去和猪搏斗,以出出他的丑(因为这样答简直就是猪的智商和情商,估计太后也这样想了)。


这当然是一种十分刁钻的侮辱方法,同样宅心仁厚的汉景帝有意帮助这个撞到枪口的倒霉儒生,因为皇帝知道辕固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并没有多大的过错,也不想他因言获罪,于是就赞助了一种锋利的兵器给他,好与野猪周旋。还好,这个辕固生算是有点勇力,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酸腐样,非常好运的他一下到兽圈就一刀刺死凶悍的野猪,迅速打扫战场,简直是大出别人的意料。本来想看一出笑话的窦太后最终也无计可施,再刁难下去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了,这哪是大国的太后的光明正大的作派?所以也只能悻悻样,纵使心中一万个不高兴,也只能放他走了。


正因为母后不喜欢儒生,所以汉景帝在位十六年之间,始终没有重用过儒生,直到他的伟大儿子汉武帝上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生们才迎来了政治上的春天。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是也。 


而纵观“文景之治”时期,之所以大加推行清静无为的“黄老之学”,除了国力的原因和刘邦的倡导,也与窦太后的大加坚持分不开。


大家知道,西汉立国之初,由于连年征战,国力较弱,极需和平环境休养生息,自从白登之围后,就积极进行和亲,笼络匈奴,争取和平环境发展生产。吕后、文帝、景帝等都推行了黄老治国的理念,也使国力迅速发展,即使是到了武帝时期,国力大增,已可以发动对匈奴的战争,但崇尚无为而治的窦太后还是不允许。一方面是西汉的养马业还不发达,没有强大的骑兵部队作为灭匈奴的主力;另一方面,虽然国力大增,但根基还是不太稳,很容易因战争的持久冲击又返贫,加上军事训练和将领选拔也不足以一举就能歼灭强大匈奴的份上,甚至于和西域各国没有联系,不能形成强大的军事支援,孤军深入的结果容易被缺少情报支持而被匈奴反击,所以尽管汉武帝很想和匈奴人过招,为前人报仇雪恨,最终还是被祖母否决,继续奉行无为而治,直到她在宫廷政争中失势,71岁高龄时孤独地死去为止。